关系研究为构建“中国话语”提供支撑

2017-05-17 15:15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刘永根

  构建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话语体系,一个非常重要的方面就是要融通中华传统文化资源。只有通过深入挖掘阐发中华文化脉络中的精神内涵与逻辑启示,把内生于中国社会的概念、表述通过融通性的语言表达并推广,才能更恰当地体现出哲学社会科学话语体系构建的中国特色、中国风格和中国气派。 

  作为中国社会中的一个核心概念,“关系”不但为大众所熟知,还是洞察中国社会的一个重要工具。长久以来,强调社会和谐及人际关系合理安排一直被认为是中华文化最显著的特征之一,常常被看成是个人间社会活动的最重要机制。如此重要的社会事实引起中外研究者的广泛关注,并得以在比较研究中确立自己的学术话语与解释标准。这一成功,主要得益于它成功跨越了三个常见陷阱。 

  首先,它跨越了“特殊主义”陷阱。受西方二元对立思想影响,关系起初“自然而然”地被当作中国特有的一种文化,附着于中国特色之上,是特殊主义的一个典型代表。在西方学术著作中,关系多与商业伦理有关,被视为在中国获得商业成功的一个关键运作机制,而关系文化则被看作是西方企业机制和规则在中国运行困难的最主要原因。这些研究催热了国际学界对关系的关注,却把关系置于工具理性的狭隘范畴内。针对这一现状,一些持主体性思考的本土研究者从中国传统文明事实与当前中国经验出发,指出中国企业经营者对关系的看重涉及利益、合作层次以及信任的产生,工具理性只是其中的一个部分而非全部。实证的国际比较研究也发现西方社会同样存在这样的现象,企业经营者为了维系长期的合作而注重对双方关系的投资及维护。从中国的关系研究中得到启发,西方研究者基于西方经验提出“非对称社会交换”、“情感先导的工具性联系”、“基于利益和义务的社会连接”等术语。在研究类似现象的时候,中国的关系研究成果已经成为必不可少的理论渊源与经验对照。 

  其次,它跨越了“去中国化”陷阱。这一观点认为,关系作为普遍存在,无需承载其文化意涵,只需把它纳入西方现有的知识体系中即可。一些研究者用社会资本概念代替关系概念,认为社会资本足以涵盖关系的方方面面。他们认为这一做法不仅可以验证社会资本理论的普适性,而且还能为关系现象找到理论归属。这一学术筹划颇为诱人,吸引了大量的追随者,即使熟谙关系内涵的中国研究者也难以抑制这一冲动,为中国经验与西方理论对接欢欣鼓舞。然而,当中国经验的重要性需由其在西方知识中的位置来决定时,关系的中国特色便不可避免地受到极大的弱化。关系之所以成为中国社会中的一个核心概念,在于它是经由长时期的实践而形成的认知风格、智慧形态和生存态度。华人学者根据中国人实践特征提炼出的“儒家关系主义”、“方法论关系主义”、“关系本位”、“关系理性”等概念,揭示出中国人的日常实践往往将关系置于核心位置,并以此来解决个体对自我处境的觉察问题。中国社会的稳定首先是各种关系的顺达,而社会规范多是关于调理关系的规范。通过关系,又可以延伸出人情、面子、缘、义、礼等相关概念。经过一批在西方受过学术训练的学者在国际期刊与会议上的发声,“中国式关系”的文化意涵和解释标准在国际学界得到承认。 

  最后,它跨越了“伴生研究”陷阱。在一些研究领域,经常会出现西方理论与中国经验相冲突的场景。一些学者惯常的做法是从伴生的角度来弥合这一冲突,如把中国经验视为非制度化、非正式、非规则性、柔性,相对应的西方概念则是制度化、正式、规则与刚性。在这一观念影响下,关系也曾被视为是缺乏正式法律制度实践的产物,并会随着中国现代化进程的加快以及各种制度建设的完善而逐渐消失。然而历经几十年的经验比较之后,研究者从这种伴生研究中获得的知识反馈再一次表明,关系是中国人最基本的文化基因。关系与其他社会机制已经形成较为紧密的文化连锁,因此,用中国自己的理论和话语体系来阐释关系实践及其背后机制,才能避免盲目追随所引起的负面效果。 

  如今,通过扎根中国,关系研究者提出了一系列的概念与分析框架。在他们的努力下,当前中国的关系研究呈现多元发展的态势,对关系本质的探索在具体经验研究的基础上已经取得了一定的成果。它们不但完美地阐释了中国现实,更令人惊喜地是,通过本土提炼出的概念和分析框架在国际上也找到了共鸣者:“guanxi”、“renqing”、“xinyong”等已经成为通用的学术概念;“关系本位”与国际学界的“关系分析单位观”遥相呼应;“关系理性”成为一种新的理性形态;基于关系研究而提出的过程建构主义范式,体现了将中国理念植入国际学术体系的努力。这些概念和分析框架的提出,既面向哲学社会科学理论,又尊重中国事实,表现出中国经验与理论构建的良好互动。可以说,在关系研究领域,中国学者已经初步实现了从文化自觉到学术自觉的转变。 

  在这一学术努力的影响下,一些西方学者对关系的研究也为我们提供了不少启发。如有的学者提出,中国式关系不是简单的二人结构,而是三人结构,其中第三个人是观察者,这在涉及脸面的时候尤其明显。也有学者根据其对中国关系文化的理解提出,关系就是无穷无尽人情的循环。更有学者在世界范围内致力于挖掘与“guanxi”相似的概念,如俄国的“Blat”、拉美的“Compadrazgo”及中东地区的“Wasta ”,极大地活跃了“guanxi”的国际比较研究。 

  总而言之,中国的关系研究者在跨越了“特殊主义”、“去中国化”和“伴生研究”三大陷阱的基础上,通过深入挖掘阐发中华文化脉络中的精神内涵与逻辑启示、 把关系研究打造成中国话语建设中的一个名片,为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话语体系构建提供了有力支撑。 

  (作者单位:华东政法大学科学研究院)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阮益嫘)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