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治助力金融供给侧改革

2017-06-07 16:0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邵明波

  中小企业贷款难是金融资源配置扭曲的体现,但更是金融法治环境缺失的展现。原因在于法治有其经济效应,法治环境好坏直接关系到金融资源的配置。从这个层面上讲,金融资源扭曲的逻辑是法治逻辑。要用法治思维来解决金融资源扭曲,降低信贷成本,推进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信贷降成本的关键是法治 

  第一,法治的抵押效应。法治的抵押效应体现在法治环境的不同导致企业信贷融资的抵押品不同,直接关系到企业信贷融资的成本高低。信贷市场在本质上是以契约为基础的法治金融,金融运行的法治化是保证其发展的重要前提。在缺乏保护债权人权利的法治环境下,银行为确保放贷资金的安全性,通过提高抵押品要求来规避风险,导致企业信贷成本上升。很多中小企业虽然有偿还能力,但资产规模小、缺乏符合银行要求的抵押品,在银行的评估系统中属于信贷风险大的客户群,难以获得银行贷款。因为一旦借款人违约拒绝还贷,银行虽然可以变现抵押品获得偿还,但是需要经历一定的诉讼周期,承担相应的诉讼成本。银行即使胜诉,如果败诉方不按判决书规定的期限履行义务,还要经历申请法院强制执行的法定程序。诉讼周期、诉讼成本和裁决义务的实际履行成本高企,使银行抵押权的行使大打折扣,只有通过提高抵押品的质和量去弥补和降低这些成本,这堵塞了中小企业从银行获得贷款的融资渠道。 

  第二,法治的期限结构效应。法治降信贷成本还在于减少因企业频繁短期贷款而产生的成本,促使银行放贷中长期化。在契约实施成本高昂或者效率低下的法治环境中,银行更倾向于提供短期贷款。通过贷款期限的短期化,经常评估借款人的情况,监督借款人的行为,控制风险。如果法律制度能够有效保护债权人权利,银行通过法律解决信贷违约的效率高且成本低,出于节约贷款合约谈判成本的考虑,银行将更多地提供中长期贷款。对企业来说,短期贷款意味着高频率的还款、续贷,这期间企业需要大量的资金维持生产、办理续贷,如果自有资金不够,只能求助于民间借贷。如果不能及时、足额还贷,银行将不再续贷,这极有可能导致企业的资金链断裂。失去银行贷款的支持,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只能转而投向高成本的小额贷款公司或民间资本。 

  第三,法治的金融供给创新效应。法治的金融供给创新效应体现在:一方面,对债权人权利的充分保护能够提升银行的金融创新实力,银行(尤其是中小银行)在扩大信贷市场规模、拉长贷款期限的同时,还提高了商业银行的收益,为其研发信贷产品创造可能;另一方面,法治水平的提高还会增强银行的金融创新能力,债务契约链条执行成本的下降,使银行能够结合中小企业实际进行金融创新。现实中,由于资金周转不灵导致的现金流压力在中小企业中常见。经济下行又使企业在经营周期上出现长期化,卖出去的商品不能及时收回资金,只是以应收款项的形式体现账面收入。虽然从法律上可以实现应收账款质押的融资模式,但是因为债务链条执行的成本太高,实际操作中难以获得银行的广泛接受。这样即使银行有资金供给,很多急需资金的中小企业往往也会因为不能满足银行的授信条件申请不到贷款。因此,金融法治不完善的环境往往导致银行对小企业金融产品的创新止步不前,难以通过金融创新提供有效的金融供给。这是当前中小银行对企业的金融服务仍然停留在传统信贷业务的根源。 

  金融供给侧改革需要法治化 

  一是金融信贷资源配置改革法治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核心是政府和市场的关系,反映在金融领域则是让市场在信贷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其根本性前提是需要有完善的法治环境,用法治手段明确界定银行和借款人的责权利,在此基础上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决定性作用,释放经济活力。然而实践中一些地方政府通过行政干预银行的信贷决策,为当地国有企业提供信贷支持,严重影响了商业银行的信贷配置,使本来稀缺的信贷资源难以得到有效配置,导致金融资源的错配。因此,要完善金融调控法体系,明确政府参与信贷活动的行为边界,避免政府直接干预商业银行的信贷配置,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降低实体经济资源的错配程度,促进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实现。 

  二是金融信用体系建设法治化。信用是金融存在和发展的基石,通过法治化建设发达的金融信用体系来降低银行的信用风险,降低企业的信贷成本。金融信用体系建设法治化贯穿于金融信用立法、执法、司法、守法的各个环节。在立法方面,要通过制定、修改并完善金融信用行为法,规范信贷交易的全过程,比如交易之前的征信法、交易过程中的信用风险控制法和交易完成后的失信惩罚法。在执法方面,要激励执法机关积极推动金融信用体系的法治建设,依法做好金融信用平台的建设,对存在信用风险的个人或企业进行警示,严格按照法律规定惩戒失信行为。在司法方面,通过公正司法,依法追究失信主体的法律责任,并依法有效约束失信主体的违法失信行为,营造良好的信用环境。在守法方面,积极开展法治意识和诚信观念教育,引导社会树立良好的法治意识和诚信观念。 

  三是金融监管体系建设法治化。金融监管体系建设法治化,主要体现为三个层面:首先,政府监管层面,金融监管体系建设的法治化。横向来看,通过进一步修订和完善“一行三会”的组织法,明确中央银行的综合协调权,推动金融监管从多主体分散监管,转向由人民银行牵头依法统一监管,促进监管协作。纵向来看,依法建立中央和地方监管主体之间的信息共享平台和联动机制,明确中央、地方金融监管的主体、内容、尺度,促进中央与地方的监管协作,防范地方性金融风险。其次,行业监管层面,即金融行业组织体系建设的法治化。金融行业协会是金融机构参与金融监管的重要组织形式,是联系监管部门与金融行业的桥梁,依法明确其自治权利的边界,促进行业规则和标准约束力的法定化,自律责任法律化,自律惩戒机制合法化。最后,社会监管层面,即第三方组织体系建设的法治化。以法律、会计、研究机构、媒体等为主要组成的第三方组织依法赋予其参与金融监管的主体地位,增强信息披露的质和量,提高信贷交易信息透明度,降低信贷交易成本和产品创新风险,促进信贷产品的供需匹配。 

  (作者单位:华东政法大学政治学与公共管理学院)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阮益嫘)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