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领性参与”:中国与国际组织关系亟待转型

2017-08-11 17:3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张贵洪

  自1971年中国重返联合国,以及80年代末开始参加联合国维和行动,到2001年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中国用30年时间加入了绝大多数国际组织,成为中国对外开放和多边外交的重要组成部分。 

  冷战结束后,特别是进入21世纪以来,中国全面和建设性参与国际组织。中国倡导和支持多边主义以及联合国在国际事务中的核心地位,与国际组织开展良好和务实合作,也为国际组织作了许多积极贡献。 

  发挥引领作用是中国多边外交的新亮点 

  近年来,中国与国际组织的关系出现新的特点和趋势。中国在国际组织中开始发挥某种引领的作用,“引领性参与”体现了中国与国际组织关系的转型,成为中国多边外交的一个新亮点。 

  中国在联合国的地位和作用不断提升。中国长期、高度和坚定支持以联合国为核心的多边主义和国际秩序。中国是联合国成员国中最大的发展中国家,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是安理会五个常任理事国之一。这是中国在联合国发挥引领性作用的基础性力量和条件。2016—2018年,中国分摊的联合国会费占7.92%,在成员国中列第三位;联合国维和摊款占10.2%,排第二位,且中国派遣的联合国维和人员是安理会五常中最多的。这是中国在联合国维和领域发挥引领性作用的重要体现。 

  中国在某些领域开始发挥率先和示范作用。2015年9月,中国与联合国共同主办和主持全球妇女峰会和南南合作圆桌会,这是中国与国际组织在合作关系上的突破。中国在实施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和落实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方面也处于领先地位。在减贫、维和、妇女、南南合作、气候变化等问题和领域,中国的理念、承诺和贡献的引领作用非常突出,在建设性参与的基础上更上一个台阶。 

  中国对外援助多边化,即通过国际组织开展对外援助。60多年来,中国共向166个国家和国际组织提供了近4000亿元人民币援助。2015年,习近平主席在联合国宣布设立中国—联合国和平发展基金和南南合作援助基金。近年来,中国向世界卫生组织、联合国妇女署、联合国难民署、国际工业发展组织、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等联合国系统的国际组织提供大量援助。中国还援建非洲联盟会议中心,2015年向非盟提供1亿美元军事援助。 

  中国倡议和主导成立了一些新的国际组织。2001年6月,上海五国机制发展为上海合作组织,这是首个以中国城市命名的国际组织,秘书处设在北京。中国与其他新兴发展中大国一起组成金砖国家,并共同建立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总部设在上海。2015年成立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是首个由中国倡议成立的多边金融机构,总部设在北京。 

  中国在国际组织峰会上提出中国方案。2011年在三亚、2017年在厦门主办金砖国家峰会,2001年和2014年主办APCE领导人会议,2014—2016年担任亚信会议主席国,2016年在杭州主办二十国集团峰会……中国设置会议主题和议程,提出全球治理的理念、主张和方案,显示了中国的引领性作用。 

  中国公民担任国际组织领导人。据统计,中国公民在联合国系统的12个国际组织担任助理秘书长或以上的职务,特别是担任了世界卫生组织、国际电信联盟、工发组织、国际民航组织的一把手,并在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世界贸易组织、国际原子能机构等国际组织中担任副职。 

  中国与国际组织开展务实合作,共建“一带一路”。今年5月召开的“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联合国、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世界贸易组织等几大国际组织的领导人出席论坛。峰会前后,中国与十多个国际组织签署合作共建“一带一路”的协议。可以预见,除了继续与联合国其他专门机构合作共建,中国还将与“一带一路”沿线区域国际组织如上海合作组织、东南亚国家联盟、南亚区域合作联盟、阿拉伯国家联盟、海湾合作组织,与地区性国际组织如非洲联盟、欧洲联盟,与跨地区国际组织如APEC、金砖国家等合作共建“一带一路”。 

  中国理念和方案逐渐转化为国际规范和国际议程 

  要更好地引领性参与国际组织,为中国的整体外交和国家利益服务,还需要不断创新思路,开拓性地开展工作,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思路和工作就是要把中国的理念、倡议、方案等转化为国际组织的规范,纳入国际组织的议程,使其真正成为国际规范和国际议程。 

  共商共享共建的全球治理、合作共赢的新型国际关系、人类命运共同体是近年来中国为解决全球性问题与挑战而提出的核心理念和主张,需要通过国际组织实现多边化和国际化,使之成为国际社会的共同理念和规范,成为一种“世界语言”。这些理念和主张应首先体现在我们的外交特别是多边外交中。在多边场合,我们要持续地传播这些理念,把这些理念指导下的解决方案和经验做法纳入国际会议的议题议程和成果文件中。 

  “一带一路”、互联互通、包容发展等是中国提出的全球治理倡议和方案,需要通过国际组织实现机制化和议程化。中国政府已与20多个国际组织签署合作共建“一带一路”协议,在积极落实这些协议和争取“早期收获”的同时,需要与更多的国际组织签署类似协议,争取使“一带一路”成为这些国际组织的工作重点和亮点。围绕互联互通,我们与国际民航、海事、电信、邮政、旅游等领域的国际组织有巨大的合作空间和潜力。就包容发展,我们与国际劳工、教科文、知识产权、工业发展、粮食农业等专门机构可以开展更多的对话和协调。 

  减贫、维和、妇女、南南合作等问题和领域,中国的贡献和优势比较突出。我们应优先在这些领域取得话语权,扩大影响力,争取引领性。这就需要加强研究和总结,把中国的贡献和优势通过学理性概念和范式转化为话语权和影响力。如消除贫困是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的首要目标,中国的贡献和经验得到国际社会的公认,我们有必要把中国在减贫领域的引领性作为一种外交资源,通过国际会议和国际组织上升为我们在全球发展领域的话语权和影响力。 

  走出去、请进来、建起来 

  要真正在国际组织中更好地发挥引领性作用,还需要开展大量具体的工作。 

  一是要“走出去”。我们不仅需要企业到海外投资,公民到海外旅游和学习,还需要更多的中国公民到国际组织去,做国际公务员。目前在以联合国为主的国际组织中,存在“三多三少”现象:担任联合国副秘书长和助理秘书长、专门机构的正职和副职的中国籍高官比较多,但中国籍国际职员总数少,在联合国秘书处只占1.18%,中高级管理人员更少;政府相关部门选派的官员多,但通过联合国考试入职的专业和事务类职员少,在联合国系统内升迁的高级官员少;由明星担任的亲善大使和形象大使多,但由学者、企业家、外交家、国际知名人士担任顾问、特使、代表的很少。这就需要我们政府和民间共同努力,一起推动。 

  二是要“请进来”。我们要争取更多的国际组织到中国设立总部、分支机构、地区中心和办事处。1997年成立的国际竹藤组织是第一个总部落户中国的国际组织。20年来,这方面的进展非常缓慢。近年来,一些国际组织在华设立项目机构,如联合国训练研究所亚太经济和信息化培训中心、联合国南南技术产权交易所、联合国工发组织全球科技创新中心等都设在上海,今后应争取更多的国际组织落户中国。 

  三是要“建起来”。近年来,中国主导创建了几个新的国际组织。2015年开业并成立的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和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总部分别在上海和北京。中国在这两个多边国际金融机构的成立、份额、决策中都发挥着决定性的作用。2015年习近平主席在联合国宣布的南南合作与发展学院和国际发展知识中心已正式成立。尽管它们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国际组织,但可以发挥国际组织的许多功能。未来,中国还将创造条件,创建更多的国际组织,甚至非政府间国际组织,为全球治理作出更多的中国贡献。 

  (作者单位:复旦大学联合国与国际组织研究中心)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阮益嫘)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