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国诉求”蒙蔽心智

印度非法越界背后的战略因素

2017-08-11 17:41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漆海霞

  6月18日,中国在中印边界锡金段中方一侧的洞朗地区进行道路施工时遭到印度边防部队非法越界阻拦。印度炮制所谓“安全关切”、“三国交界点问题”、“应不丹要求”等种种奇谈怪论,妄称中国在本国领土内修建公路会改变现状。世人皆知,中印边界锡金段已由1890年《中英会议藏印条约》划定,是中印两国政府都确认的既定边界,这是不容否认的事实。那么,印度为何采取如此激进的做法,悍然派出武装人员非法滞留在洞朗不走?此举与印度长期以来的“大国诉求”和外交战略有何关联? 

  不结盟政策难掩大国梦 

  印度建国以后一直追求成为大国。尼赫鲁曾经说过,印度“要么做一个有声有色的大国,要么销声匿迹”。这一“大国诉求”反映出了印度历任领导人的战略追求。与“大国诉求”对应的外交战略就是印度长期奉行的不结盟政策。尼赫鲁强调印度要奉行独立自主的外交政策。在冷战两极格局的情况下,印度力求通过不结盟政策成为第三世界的领导者,在美国、苏联两个超级大国之间两面要价,争取最大利益。 

  然而,印度的“大国诉求”使其与中国的关系出现微妙局面。中国和印度同为发展中国家,中国也尊重印度在南亚地区的大国地位,但两国都曾经有过被殖民或半殖民的惨痛经历,边界争端和主权问题极易激发民族主义情绪。中印关系有良好开端,印度早在1949年12月就宣布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1950年4月,中印建交,印度是第一个与中国建交的非社会主义国家。在1955年万隆会议上,印度总理尼赫鲁大力支持中国总理周恩来。但是印度对大国地位的过度追求极易使中印关系产生裂痕。1959年西藏发生叛乱时,印度坚持西藏应有特殊地位,并为达赖提供政治庇护,同时印军不断越过“麦克马洪线”,最终导致1962年中印边界冲突的爆发。在1962年中印边界冲突后,印度加强与苏联的关系。1965年印巴战争爆发后,印度与美国关系恶化,与此同时印度与苏联越走越近。1971年,印度与苏联签署具有军事同盟色彩的《印苏和平友好合作条约》,印度与苏联结成了事实上的同盟。 

  中印关系的“解冻”受到基辛格秘密访华的触动。1976年,中印恢复互派大使。然而,中印关系的恢复并没有真正解决边界分歧,例如,1998年,印度进行核试验时渲染“中国威胁论”。事实上,印度发展核武器是其“大国诉求”的必然选项,中国并没有威胁到印度,反而是印度长期以来非法侵占中国藏南地区。 

  强势政策体现独大思维 

  莫迪继承了印度历任领导人的“大国诉求”。他的竞选口号就是“一个印度,伟大印度”。这一大国心态使莫迪政府在国内推行全面改革。从印度内政看,莫迪政府希望借助推动印度经济发展从而获得国内民众支持,如此则需要大力推动改革。从执政地位上看,莫迪所在的印度人民党在人民院(议会下院)的席位超过半数,其领导的执政联盟在人民院拥有约三分之二的席位,因此莫迪政府比较稳定。但是在印度国内政治分立、种姓制度牢固等现状下,莫迪政府的改革受到重重阻力。2015年,印度的劳工法案导致1.5亿人大罢工。2016年2月,印度哈里亚纳邦发生骚乱,高种姓的“贾特人”(Jats)要求享受国家给予低种姓的政策优惠的示威演变成了暴力冲突。在以上重重问题中,莫迪政府均采取强势作风。2016年11月8日,莫迪以反腐为名,废除部分纸币,引发经济动荡。2017年印度的税改也面临重大压力。可见,印度的改革已受到国内政治状况、社会制度和经济体制等现状的困扰。在对外政策上,莫迪也体现出其强势倾向。例如对巴基斯坦,要求印巴和谈只谈反恐问题,而不谈克什米尔问题,并对巴基斯坦控制克什米尔地区的“恐怖分子据点”实施打击。 

  莫迪政府在内外困局的情况下,需要借助对外的强硬立场增加国内凝聚力。而且,印度历史上曾经长期分裂,地方势力和分离势力较强,印度执政当局为了避免受到国内反对派的攻击,更倾向于对外持强硬态度。在此情况下,印度在边界地区寻衅滋事,既可以转移矛盾,挑逗民心,又可以巩固政府地位。 

  此次印度边防部队的非法越界行为反映出印度对中国的过度敏感,这种过度敏感的背后是印度意欲在南亚独大的思维作祟。印度近来拿中巴经济走廊做文章,在媒体上说三道四。此外,印度还大力发展海空军力量,力求控制印度洋海权。此次印军越界,除了对中国寻衅滋事以外,还希望借此加强对不丹的控制,呼应印度国内的民族主义情绪,提高莫迪政府的支持率。 

  美印趋近影响地区局势 

  在“大国诉求”和莫迪政府政策的影响下,中印关系可能有一些波折,但是,印度如此迅速地在边界地区采取错误行为则与美印趋近的态势密不可分。进入21世纪后,印度在美国对外战略中的重要性日益上升,印度与美国关系明显升温。2001年,美国开始解除对1998年印度核试验的相关制裁。2004年,印度与美国提出寻求建立战略伙伴关系。2005年7月,印、美双方提出建立“全球伙伴关系”。2008年,印美签署民用核协议,相当于承认了印度的核国家地位。 

  在美国宣布重返亚太战略后,美国为了成功遏制中国,极力拉拢印度。2010年,美国在与印度进行战略对话时支持印度成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2015年1月,美印签署《亚太和印度洋地区联合战略愿景》, 2016年6月,印度总理莫迪访美,美国称印度为其“主要的军事伙伴”。8月,印美签署《后勤交流备忘录协定》,美印军事交流日趋密切。同年,美国还积极推动印度加入核供应国集团,尽管目前尚未成功,但是美国与印度的军事合作明显越来越深化。 

  随着美国重返亚太,在战略上制衡中国,印度面临一个选择:是靠近美国及其盟友阵营,还是保持传统的不结盟政策。印度最近的行为已经表明印度有靠近美国的战略动向。2017年6月下旬,印度总理莫迪对美国进行访问,此前不久印度实施了对中国的军事越境行为,从时间点上看确实有点过于巧合。 

  印度趋近美国也与自1962年中印武装冲突以来前者长期将中国视为主要战略对手有关。在印度的核战略构想中,巴基斯坦和中国是主要的核战略假想敌,印度也对中国与巴基斯坦的长期友好关系有所防范。一方面,如果美印关系日趋密切,印度可以通过对华强硬争取更多好处。另一方面,印度的“大国诉求”使其极为重视世界性大国的相关标志,如核大国身份与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席位等,印度认为靠近美国可能对其获得上述地位有所帮助。 

  根据以上分析,我们可以看到,印度的不结盟政策只是待价而沽,其实质是为了获取大国地位谋求最好的谈判地位,一旦有合适的时机,就会选择与一方结盟,冷战时期印度与苏联的实质同盟就是证明。而在当前局面,苏联解体后,印度又有了新的选择空间,很有可能选择靠近美国。由于印度谋求的是地区大国的地位,因此同为地区大国的邻国中国就被其看成了竞争对手,而超级大国美国则被其看作帮助其走向大国之路的推手。 

  从以上角度看,边界问题只是中印关系的表象。当前局面下,中印关系既存在历史恩怨和现实问题,又有大国地位角逐的背景和域外大国的影响,在此纷繁复杂的情势下,如果我们仅仅着眼于边界问题,将难以看清中印关系走势。印方非法越界问题背后是中国在复兴过程中面临的战略阻力,因此中国要慎重应对,争取将各方面的阻力一一合理有效地化解和攻破。 

  (作者单位:清华大学当代国际关系研究院)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阮益嫘)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