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仁文:立体刑法学-建立刑法学新的研究范式

2017-10-10 09:32 来源:《人民检察》2017年第15期 作者:刘仁文

  【中文摘要】当前,中国法学的学科愈分愈细,法学内部各个领域之间壁垒森严,学术研究“碎片化”现象越来越严重,这在很大程度上阻碍了中国法学的发展。鉴于此,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刑法研究室主任刘仁文研究员近年来提出了“立体刑法学”的构想。他主张,刑法学研究必须去关注现实,去寻找和探求解决问题的进路,去开拓和发现新的研究视野,去除刑法和其他部门法的研究壁垒。近日,记者就“立体刑法学”的提出与发展、“立体刑法学”的生命力及未来发展方向等问题,采访了刘仁文研究员。

  【中文关键字】立体刑法学;刑法学;法学研究

  当前,中国法学的学科愈分愈细,法学内部各个领域之间壁垒森严,学术研究“碎片化”现象越来越严重,这在很大程度上阻碍了中国法学的发展。鉴于此,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刑法研究室主任刘仁文研究员近年来提出了“立体刑法学”的构想。他主张,刑法学研究必须去关注现实,去寻找和探求解决问题的进路,去开拓和发现新的研究视野,去除刑法和其他部门法的研究壁垒。近日,本刊记者就“立体刑法学”的提出与发展、“立体刑法学”的生命力及未来发展方向等问题,采访了刘仁文研究员。

  立体刑法学的提出与发展

  记者:立体刑法学提出的动因是什么?它经历了怎样的发展过程?

  刘仁文:2003年初,我在《法商研究》“中国刑法学向何处去”的笔谈中,首次提出“立体刑法学”的构想。当时,北京大学储槐植教授的“刑事一体化”观点引起刑法学界普遍关注,其中心意思是刑法学研究应当与有关刑事学科知识相结合,疏通学科隔阂,彼此促进。对此,我深以为然。同时,我深感中国刑法要真正实现现代化,必须要使宪法对刑法的制约具有可操作性,不仅如此,刑法与刑事诉讼法的关系以及刑民交叉等问题也让我颇为困惑,经过一番思考,我提出了“立体刑法学”,即刑法学研究要前瞻后望(前瞻犯罪学,后望行刑学),左看右盼(左看刑事诉讼法,右盼民法、行政法等部门法),上下兼顾(上接宪法和国际公约,下对治安处罚和劳动教养),内外结合(对内加强对刑法的解释,对外要关注刑法的运作环境)。

  六年后的2009年,应《东方法学》之邀,我以“构建我国立体刑法学的思考”为题,将2003年发表于《法商研究》的笔谈稿扩充完善成2万余字的长文发表。回头来看,2003年以来立体刑法学的思维一直对我的学术研究产生着影响,我于2003年出版的《刑事政策初步》、2004年出版的《环境资源保护与环境资源犯罪》、2007年出版的《刑事一体化的经济分析》,都不是就刑法论刑法之作。2010年,我将自己多年来与立体刑法学主题相关的论文编辑成《刑法的结构与视野》一书,收入北京大学陈兴良教授主编的“中青年刑法学文库”,该书的出版使“立体刑法学”的构想进一步被学界所关注。2011年,我以《立体刑法学》为自选课题成功申报国家社科基金项目,2016年该课题顺利免检结项,与此同时,课题组形成了40余万字的《立体刑法学》书稿,2017年该书稿被列入“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库”。本以为这项研究到此就初步告一段落了,但社会的期待似乎还不允许我停下来,方方面面的鼓励促使我继续做好该课题的后续研究工作。

  记者:立体刑法学是否是“刑事一体化”的传承与超越?

  刘仁文:立体刑法学的各对范畴之间存在相互联系和相互作用的关系,它们共同结合成一个系统,这个系统的功能要大于各部分的简单相加,它有助于建立一个良好的刑法机制,其理念的贯彻必将节省刑法成本,提高刑法收益,增强立法、司法和研究中的协调性,减少因内耗而产生的资源浪费。

  储槐植教授主张“刑事一体化”的中心意思是强调刑事学科群(诸如犯罪学、刑事诉讼法学、监狱学、刑罚执行法学、刑事政策学等)的知识融合,疏通学科隔阂。虽然“刑事一体化”内涵丰富,但给我印象最深的或者说引发我想在此基础上有所创新的还是它提出的刑法要受犯罪情况和刑罚执行情况的制约。考虑到“刑事一体化”仅限于刑事学科群,并不能包含刑法与宪法、刑法与民法等学科之间关系的视角,研究立体刑法学时则使刑法学的主体性地位更加明确,有助于学科断裂层的弥合,突破了刑法解释学(刑法教义学)的单一学术视野,从而使刑法学在更大程度上成为一门社会科学。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立体刑法学”的提出有其独立的价值。关于这一点,储槐植教授在其撰写的《走在刑法脉动的前沿——读刘仁文〈刑法的结构与视野〉》一文中也表示,很高兴看到我在突出刑法主体性的基础上拓展了“刑事一体化”。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任国凤)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