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验政治学研究专业期刊:《实验政治科学》

2017-10-12 14:0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余莎

  实验方法的参与悄然为美国的政治学研究掀起了一场方法论革命,并助推实验政治学成长为美国政治学研究前沿最受关注的分支领域之一。在此背景下,本栏目将围绕“实验政治学是怎样工作的”这一中心主题,围绕实验政治学专业期刊、实验政治学会议,以及实验室实验、调查实验、实地实验等实验政治学研究方法等议题来揭开实验政治学的“面纱”。 

  从美国政治学发展历程来看,关于实验研究的交流对话已有百年历史。其间,政治学者的态度也经历了“大转变”。 

  实验研究在政治学领域的确立 

  20世纪初,时任美国政治学会主席罗威尔(Lowell)在第六届政治学年会就任演讲中指出,“政治学或政治现象本身就是观察性的而非是实验性的”,从根本上否定了实验政治研究的可能性。但这并没有影响政治学者开展实验研究的热情。1924年,哈罗德·戈斯内尔(Harold Gosnell)开展了第一项“准”实地实验(Field Experiment)研究,通过向选民邮寄关于选举登记与鼓励投票的明信片,来考察游说对投票参与的影响。这次研究结果于1926年发表在美国政治学会代表性刊物——《美国政治科学评论》(American Political Science Review)。不过,在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内,政治学者似乎忘记了实验方法。直到30年后,通过改进实验设计,增加了随机分配,才真正意义上开启了实验政治研究。20世纪中期,大多数政治学者对实验方法的态度,就如利普哈特(Lijphart)所言,“就科学解释而言,实验方法是最理想的。但遗憾的是,由于实践和伦理等方面的阻碍,这种方法在政治学中却很少被运用。” 

  到20世纪70年代,实验政治研究越来越多地在各类期刊发表;第一本实验政治学期刊《政治学实验研究》(Experimental Study of Politics)也在这一时期创办。在计算机普及、各类实验室相继成立等外部条件的辅助下,实验政治学逐渐成长。1997年,奥斯特罗姆(Ostrom)在美国政治学年会的主席致辞中表示,“政治学行为主义研究的转向特别是实验方法的应用,对政治学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实验政治科学》创刊 

  进入21世纪后,政治学研究越来越重视因果推论,而实验方法可以帮助政治学者得到清晰的因果解释,也正因此,实验逻辑成为各类实证研究设计的起点。这场由实验方法为政治学研究带来的方法论革命,成为美国政治学界最受关注的分支领域之一。在此期间,各政治学主流期刊上发表的实验政治研究呈指数式增长;有关实验政治方法与研究前沿的论著越来越多;讨论实验政治研究的论坛、会议以及方法培训课程在美国各地广泛开展。2010年,美国政治学会的实验分会正式成立,将实验政治学的成长推向了一个新阶段。 

  与其他43个分会一样,实验分会负责组织与安排政治学年会的实验分会场,评选实验领域的年度最优专著、最佳论文等,出版与印发分支学会的通讯册《实验政治学者》(The Experimental Political Scientists)。除此之外,实验分会还组织三项特别的学术活动:第一,开展“师生配对指导”项目(mentor match program),促进资深实验学者与博士生或新晋博士之间进行一对一的学术指导与交流。第二,成立实验研究的标准委员会(Experimental Standard Committee),旨在制定社科实验研究的规范指南,提高实验研究的科学性与透明度。第三,成立期刊委员会,筹备创建实验政治学领域的学术期刊。 

  如果要为实验政治学贴上成长的标签,那么《实验政治科学》(Journal of Experimental Political Science)诞生无疑具有里程碑意义。经过分会内部的广泛研讨,《实验政治科学》2011年12月立项,经过1年多的精心筹备,于2013年7月开始接受投稿,并在2014年春季推出创刊号,计划每年出版一卷,每卷两期。 

  《实验政治科学》的创刊号这样写道:“我们希望本刊能够成为实验政治研究的品牌期刊,成为一本任何实验学者都期望将其研究成果发表于此的刊物,成为一本任何其他学者想了解实验政治研究时都会参考与阅读的读物。” 

  编辑流程创新任重道远 

  接收稿件以及审稿标准方面。与其他的政治学期刊不同,《实验政治科学》不考察冗余的理论铺垫,也不需要繁杂的方法论证,更倾向于简练、精干的短文(2500个英文单词以内)。同时,该刊也发表复制性的实验研究,但作者需要阐明复制前人实验的意义。在审稿流程方面,《实验政治科学》组织了一流的编辑团队,成员均为在各高校、科研机构任职的资深实验政治学者。在初审以及外审过程中,给予编辑充分的自由裁量权。刊物通过较高的初审拒稿率,来完成提高作者与匿名审稿人时间效率的目标。此外,《实验政治科学》允许作者在投稿时,同时提交文章此前的审稿经历及反馈的修改说明,从而提高编辑判断与筛选合适审稿人的准确度。 

  为鼓励原创研究、解决发表偏倚(Publication Bias),《实验政治科学》于2016年启动了“预发表”机制。与通常提交完整的研究论文做法不同,作者可以先提交一份详细的实验研究设计,包括理论假说的陈述、实验设计的细节及实验数据的分析方案等。编辑与审稿专家像审阅普通论文一样审阅研究设计,然后对来稿提出反馈意见。在此过程中,一旦实验研究设计被编辑部门接受,影响研究是否最终发表的主要因素有:作者是否严格执行研究设计中的各项步骤、作者如何处理和回应实验过程与研究设计的可能偏差,而实验结果如何并不重点考察。该机制在心理学期刊中较为常见,被称作“提前登记实验设计”(Preregistration Design);而在政治学期刊中却不太常见,《比较政治研究》(Comparative Political Studies)曾于2014年试验过这一做法,有关其结果的报告刊发在该刊2016年第49卷第13期。 

  为提高实验研究的透明度、保证实验政治学的科学性,《实验政治科学》还发布《实验研究的报告指南》(Reporting Guidelines for Experimental Research),并鼓励各领域学者以“研究论文”的方式参与到有关“实验研究透明度”的讨论当中。《指南》由美国政治学会实验分会标准委员会制定,对于实验研究需要向读者呈现哪些内容以及详细到何种程度都作了明文规定,公布在《实验政治科学》创刊号及官网首页。 

  如今,《实验政治科学》已经成为领域内丰硕成果的展示平台,为学者们提供了思想交流的公共场域、观点交锋的“竞技擂台”。但其在编校流程上的探索创新,依旧任重道远。美国政治学会实验分会主席、西北大学政治学教授詹姆斯·德拉克曼(James Druckman)曾表示,“这还不能说明实验政治学的黄金时代已经到来。” 

  (作者单位:上海财经大学公共经济与管理学院)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阮益嫘)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