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全面建成世界一流军队提供坚强法治保障

国防大学政治学院西安校区召开学习党的十九大报告与军事法治建设理论座谈会

2017-10-26 00:00 来源:法制日报 作者:陈丽平

  坚持走中国特色强军之路,全面推进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党的十九大报告标定了新时代国防和军队建设的历史方位,明确了新时代党的强军思想,擘画了新时代实现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全面建成世界一流军队的宏伟蓝图。这对坚持依法治军、全面提高国防和军队建设法治化水平提出了更高要求。

  近日,国防大学政治学院西安校区组织军队司法工作系部分专家学者,围绕十九大报告与军事法治建设新任务新要求进行理论座谈。

  法治军队建设迈上新起点

  该院军队司法工作系主任、教授傅达林认为,十九大报告是我们党法治含金量极高的一份纲领性文件。习主席在报告中提出,全面从严治军,推动治军方式根本性转变,提高国防和军队建设法治化水平。这是对新时代国防和军队法治建设所作的战略部署,意味着法治军队建设迈上新起点、迎来新征程。

  十九大报告对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建设作出战略设计,诸多方面对法治化建设提出了新要求、新任务。例如,全面推进军事理论现代化、军队组织形态现代化、军事人员现代化、武器装备现代化,对构建中国特色军事法治理论、健全军事组织法、完善军人法律制度、加快构建武器装备法治体系等,提出了大量新的法治需求;深化军官职业化制度、文职人员制度等重大政策制度改革,推进军事管理革命,建设创新型人民军队,让军人成为全社会尊崇的职业,这些都对军事立法工作提出了鲜明任务指向。

  傅达林认为,十九大报告提出,成立中央全面依法治国领导小组,加强对法治中国建设的统一领导。这是着眼于全面依法治国复杂性、系统性、艰巨性作出的战略部署。同样,依法治军也是一项庞大的系统工程,是治军方式的一场深刻革命,必须进行全方位规划设计、全领域纵深推进。可考虑成立深入推进依法治军领导小组,以会议的形式统一协调推进依法治军,避免依法治军工作中权责不清、协调困难、制度空转、落实乏力,确保各项法治建设任务举措落地见效。

  依法治军是贯穿在日常工作过程中的常态性、综合性工作。傅达林认为,为了避免重业务轻法治、业务工作与法治工作“两张皮”,有必要建立健全深入推进依法治军工作机制,明确各部门职责权限和工作方式,健全完善相应的法治工作机构;确立军政首长为依法治军第一责任人,对依法治军重要工作亲自部署、重大问题亲自过问、重点环节亲自协调、重要任务亲自督办,统筹推进各项工作进入法治化轨道;针对依法治军效果体现为显性政绩的事项少,各级党委、机关和领导推进依法治军的动力不足,探索建立依法治军指标体系和量化考核评估机制,为依法治军提供客观尺度和动力机制。

  加强党对人民军队绝对领导

  坚持全面依法治国,坚持党对人民军队的绝对领导,是十九大报告确立的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两条基本方略,报告同时提出“必须把党的领导贯彻落实到依法治国全过程和各方面”。具体到依法治军,就是要正确认识和处理依法治军和党对人民军队绝对领导的关系,把坚持党对人民军队的绝对领导贯彻落实到依法治军全过程和各方面。

  该院军队司法工作系副教授田友方认为,依法治军必须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这是人民军队法治建设的一条基本经验,也是依法治军的核心和根本要求,更是人民军队法治建设的根本保证。新时代全面推进依法治军,必须对这一宝贵经验加以传承和发扬,依据宪法确立的党对人民军队绝对领导根本原则和制度,在各个领域和环节坚持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确保依法治军沿着正确方向发展。同时,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必须依靠依法治军。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作为军队治理体系中最顶层和最核心的部分,通过获得宪法和法律确认来保证其权威性、稳定性和强制性,并借助完备而严密的军法实施机制,通过严格的军事执法和高效的军事司法,确保其得到普遍遵守。

  田友方指出,依法治军与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两者之间是相互依存、相互促进和有机统一的关系。相互依存主要表现在,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是依法治军的核心和根本要求,依法治军则是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重要依托;相互促进关系主要表现在,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为依法治军保持正确方向提供了根本保证,依法治军则为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切实得到遵循提供了法治保证;有机统一关系主要表现在,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作为强军之魂与依法治军作为强军之基,高度统一于实现新时代党的强军目标的伟大实践。

  推动治军方式根本性转变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要推动治军方式根本性转变。习主席强调深入推进依法治军、从严治军,努力实现从单纯依靠行政命令的做法向依法行政的根本性转变,从单纯靠习惯和经验开展工作的方式向依靠法规和制度开展工作的根本性转变,从突击式、运动式抓工作的方式向按条令条例办事的根本性转变。“三个根本性转变”阐明了我军现代化战略转型对变革治军方式的内在要求,明确了新时代法治军队建设的重要着力点。

  该院军队司法工作系副教授谭正义认为,当前,实现党在新时代的强军目标,全面建成世界一流军队,对深入推动治军方式根本性转变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按照法治要求转变治军方式,是一个向陈规告别、与积习决裂的过程,是军事管理从人治模式到法治模式的现代化革命。要深入贯彻落实习主席的决策指示,继续下大气力坚决破除一切与法治要求不相适应的人治思维和陋习,推进军队领导管理模式和运行机制法治化,提高官兵法治素养和依法办事能力,使厉行法治、严肃军纪成为铁律。要以持之以恒、攻坚克难的精神继续推进依法治军制度机制创新,加快推进军事法律顾问制度建设,推进权力清单制度,完善执法制度,严格责任追究,加快在全军形成党委依法决策、机关依法指导、部队依法行动、官兵依法履职的良好局面。

  深入推进军事司法体制改革

  该院军队司法工作系副教授张朝晖认为,十九大报告就深化依法治国实践、深化司法改革作出新的战略部署,这就需要结合国防和军队改革实际,牢牢把握军事司法改革主题主线,全面深化军事司法改革。

  为确保司法机关依法独立公正行使职权,十九大报告指出,要加强党的集中统一领导,支持人大、政府、政协和法院、检察院依法依章程履行职能、开展工作、发挥作用。司法机关依法独立公正行使职权,是建立高效权威的法治实施体系的重要目标和关键环节,也是贯穿军事司法改革全过程的主题主线。张朝晖认为,我国军事司法体制已经实现由隶属制向区域制的变革,为确保军事司法机关依法独立公正行使职权创造了前提条件。军事司法体制调整完成后,将进行军事司法体制配套制度的改革,应将确保依法独立公正行使职权作为制定改革举措的根本出发点。

  深入推进军事司法体制综合配套改革,为实现强军目标提供坚强司法保障。十九大报告指出,要深化司法体制综合配套改革,全面落实司法责任制。张朝晖指出,当前,既要加强军事司法体制组织立法,又要深入推进军事司法体制配套改革,通过国家立法和配套改革,巩固军事司法改革成果,充分发挥为实现强军目标提供司法保障的功能作用。具体包括:一是抓紧制定军事法院组织法和军事检察院组织法,明确军事法院、军事检察院的组织和职权,确认新时代军事司法体制机制;二是结合国家监察体制改革,积极探索新时代军事检察机关的职能定位及其制度改革创新;三是调整完善军事司法管辖制度。军事司法体制调整改革后,原各军兵种的军事司法机关被撤销,在各战区和省会城市设置军事司法机关,原有的军事司法管辖制度已经不适应形势发展需要,应当及时进行调整完善;四是按照既符合军事职业要求又体现司法职业特点的标准要求,建设一支高素质军事司法干部队伍。

  该院军队司法工作系副教授朱雁新认为,十九大报告提出,军队是要准备打仗的,一切工作都必须坚持战斗力标准,向能打仗、打胜仗聚焦。这就进一步明确了军队的战斗队根本职能,为国防和军队法治建设确立了根本指向。应对我军面临的各战略方向、各安全领域的军事挑战,有效塑造态势、管控危机、遏制战争、打赢战争,必须作好法理、法律方面的充分准备。随着国家利益内容的丰富和范围的拓展,军事力量运用将越加频繁。我军在有效遂行海上维权、反恐维稳、抢险救灾、国际维和、亚丁湾护航、人道主义救援等重大任务中,越来越倚重于法律的支持与保障,越来越呈现出对法治的深度需求。经验表明,积极、灵活地运用法律是传统大国的“软实力”和“巧实力”,人民军队要有效遂行新时代使命任务,做世界和平的维护者、全球发展的贡献者和国际秩序的维护者,应当在维护公义、捍卫法治、坚守规则的道路上坚定不移地走下去。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任国凤)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