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的实质公开的现实价值与路径选择

2017-10-26 11:00 来源:北大法律信息网 作者:

  【中文摘要】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及四中全会提出要加快建设公正高效权威的社会主义司法制度,健全司法权力运行机制,推进审判公开,推动公开法院生效裁判文书,这为人民法院推进司法改革提供了重大历史机遇。深化司法改革,推进司法公开特别是实质公开,是司法改革的重要内容。对于判决书中公开少数人意见,对我国深化司法改革破除司法“神秘化”和“地方化”、“行政化”具有现实意义。公开合议庭少数意见需要合理确定实施路径和优化相关配套机制,才能发挥重大促进作用。

  【中文关键字】裁判文书;实质公开;合议庭

  【全文】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及四中全会提出要加快建设公正高效权威的社会主义司法制度,健全司法权力运行机制,推进审判公开,推动公开法院生效裁判文书,这为人民法院推进司法改革提供了重大历史机遇。深化司法改革,推进司法公开特别是实质公开,是司法改革的重要内容。对于判决书中公开少数人意见,对我国深化司法改革破除司法“神秘化”和“地方化”、“行政化”具有现实意义。公开合议庭少数意见需要合理确定实施路径和优化相关配套机制,才能发挥重大促进作用。

  近年来,广州海事法院、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先后突破判决书的传统制作方式,尝试性地将合议庭中少数法官的少数意见载入判决书中。这项举措对我国深化司法改革,落实“让审理者裁判,由裁判者负责”司法规律,建立健全公正高效权威的司法制度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

  一、少数意见的概述

  合议庭少数意见是合议庭多数意见的对称,是在法庭评议过程中为少数裁决者所赞同或表达的案件法律分析言词。[1]所谓少数意见是指参加案件审判的少数法官发表的对多数法官作出的裁判整体或部分不同意的意见,通常表现为反对意见(对裁判理论及理由均不同意)、不同意见(同意多数意见的裁判结论但不同意其理由)和补充意见(支持多数意见的法官进一步的补充观点)三种方式。

  少数意见制度发端于英国,兴盛于美国,流行于英美法系,当今不少的大陆法系国家也实行这一制度。传统上,对于判决书中是否公布不同意见,普通法系国家和大陆法系国家采取了相异的规定。“在普通法系国家,反对意见多随多数意见一起公布。对于虽与多数意见的结论相同,但理由有异的意见(补充意见)也同样如此。”而在大陆法系国家,传统观念是把法院作为一个权威结构面向外界,它的判断是一致的判决,法官的文官心理也保证其不泄露合议庭的少数意见。与此相应,大陆法系国家一般都是从立法上规定判决书必须以法院整体的名义和口吻作出,法官的署名只是象征性的,其判决书中的判决理由和结论是单一的,不能表述法官个人的具体意见。如大陆法系的典型代表法国,虽然法国学界主张判决书的最后一项应当加上少数法官的不同意见,但这种观点尚未得到立法和司法的认可。[2]从目前的主流来看,大陆法系法官的判决书制作仍以简明扼要和内容缜密为主要特点,除多数法官的观点和理由之外,少数法官的意见一概不提。需要特别指出的是,近年来,在一些大陆法系国家中,不公布少数法官意见的传统作法已经有所改变,如阿根廷、芬兰、日本、瑞典,这些国家在判决书中改变了传统作法,尝试性地开始对合议庭的不同意见和理由予以充分阐述,坦率公布并解释判案法官之间的不同意见,它们的作法已与美国联邦最高法院的作法非常相似。[3]

  虽然英美法系和大路法系有着不同的法律传统,但在对待合议庭异议上,有走向逐渐融合的趋势。英美普通法比较强调法官个体的创造性,重视判决中的不同意见;大陆法系强调法律的完整性和法院权威,但也逐渐出现在谨慎的前提下允许发表不同意见的趋势。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任国凤)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