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宗智:评聂树斌案再审判决回避王书金

2017-10-26 08:46 来源:《中外法学》2017年第5期 作者:龙宗智

  【全文】

  聂树斌案经最高法院再审改判,已尘埃落定。该案再审判决受到业界和社会公众普遍肯定。不过,如认真辨析再审判决及裁判依据,却也可能生出某些疑问。一个突出问题是,再审判决为何缺了王书金。王书金自认真凶,撬动了长达十余年的聂树斌案申诉复查和再审程序,但在终结程序的改判判决中,却并未分析王书金自认有罪对本案的影响,也未将其作为改判根据。此种裁判方式是否适当,值得探讨。因为这种探讨,不仅关系对该案再审判决的适当评价,更重要的是可为类似案件的再审裁判探寻路径,甚至可以由此思考相关法律条文的修改完善。

  一、王书金自认真凶对聂树斌案的影响

  1994年8月,河北省石家庄市西郊的一块玉米地里,发生一起强奸、杀人案。同年9月,聂树斌作为犯罪嫌疑人归案。1995年4月,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核准并执行聂树斌死刑判决。约十年后,即2005年1月18日,河南省荥阳市公安局索河路派出所干警抓获河北省公安厅网上通缉逃犯王书金。王书金在派出所供述其曾经多次强奸、杀人,其中一起是1994年8月,在其打工的石家庄市液压件厂旁边的一块玉米地里,奸杀了一名30多岁的妇女。次日,河南省荥阳市警方将王书金移交给河北省广平县警方。2005年1月22日,河北省广平县警察押着王书金,来到石家庄西郊,根据王的供述指认他当时的作案现场,该现场正是聂树斌强奸杀人案确认的作案现场。

  王书金自认真凶,可谓一石激起千层浪。河南商报、中国青年报、法制早报、南方周末、北京青年报、新京报、京华时报等全国数十家媒体即时报道了相关情况。申诉复查开始启动。

  回顾聂树斌案复查、改判过程,王书金自认真凶的供述,作为一项新的重要证据,无疑对聂案发生了重要影响:

  其一,王自认真凶,启动并推动了复查程序。聂树斌案经死刑复核并执行后,十年未起波澜。因为从形式上看,本人在审判期间认罪,执行后其亲属亦未提出申诉。仅因十年后王书金自认真凶并供出作案事实,聂案复查才予启动。2005年3月,河北省公安厅新闻发言人向媒体公布:河北省公安厅领导注意到了媒体关于该案的报道,并且给予了关注。公安部、河北省政法委领导对此事也极为关注。河北省公安厅组织专门力量进行调查复核。继而法院根据亲属及代理律师关于王书金为真凶、聂树斌被冤判的申诉,对聂案进行复查,由河北省高院,到山东省高院,再到最高法院,由此开启、推动了聂案长达十余年的复查进程。

  其二,王自认真凶对社会舆论产生重大影响,而业界和民众的呼吁,助推了聂案的复查与改判。从传播学的意义上看,民众意识与社会舆论容易被那些符合常识常理常情的意见所影响。王书金自认真凶前,对多年前发生的一起强奸杀人案及其判决结果,在无人喊冤的情况下,应当说早已被社会所遗忘,仅因王书金自认真凶聂案冤判问题才引起社会关注。而且对王系真凶,聂系冤判形成相当的社会共识。这是因为王书金有罪供述的意义,因其供述时机、供述特点以及关联事实特征,易为普通人所理解,因此社会舆论对确认王书金为真凶,聂树斌是冤案有较高的共识。这种共识,又因相当一部分专业人士的案件分析和有影响学者的持续呼吁而得以维系甚至强化。可以说,这起案件是建国以来,社会舆论和专业人士关注时间最长,同时舆论影响最大,而最终导致判决翻转的最典型个案。

  其三,王书金自认真凶作为新的证据事实,在聂案改判的专业性审查过程中,应当产生了重要影响。这是因为,案件复查,首先需要关注的,是有没有新证据及新证据的意义。因此,王书金自认真凶作为可能颠覆聂案原判的新证据,无疑受到复查单位的充分关注。而王书金有罪供述本身,也具有值得复查者重视的特点:其一,其有罪供述产生自然。王书金是在被追逃抓获的一般查问过程中,交代出一系列作案事实,其供述比较自然。因为派出所查问不是专案审讯,不致使用强力逼迫方式。其二,虽然已隔十年,但其供述与案件客观情况包括现场情况比较吻合。甚至包括一串钥匙等非作案人很难了解的隐蔽性证据。虽有一些矛盾之处,但也可以用记忆规律做出相对合理的解释。其三,王所供述的几起案件,作案的性质、对象、地点选择、作案方法相似,符合惯习证据判定要求。已经查证属实的王书金其他强奸、杀人案件事实,可以佐证其犯罪恶性和作案可能性。而无论从王书金案一、二审审理,还是聂树斌再审观察,虽然确定王书金为聂案真凶尚属证据不足,但也不能从根本上否定王书金作案可能性。而这一可能性的存在,必然冲击聂案判决,形成对聂树斌案原审判决的合理怀疑。其四,聂树斌案的申诉复查和再审查明,办理王书金案的检察机关与法院据以否定王书金作案的一些重要事实,其客观性存在疑问。因此,王书金作案的可能性进一步上升。笔者认为,由王书金自认真凶产生的对聂树斌案的合理怀疑,在聂案再审判决理由中关于“本案是否另有他人作案存疑”的表述中有所显露。

  因此,鉴于新证据的出现,于申诉复查及再审中必须依法审查,而王书金为真凶即使尚存疑问,但也不可能否定。因此,笔者认为,聂案的再审改判理由,实由判决中已作详细分析的原判证据构造虚弱,存在合理怀疑的显性理由,以及再审判决未分析的王书金存在作案可能性,因此进一步形成对原判认定事实合理怀疑的隐形理由两部分构成,由此形成聂树斌改判的充足理由。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任国凤)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