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 立:论全国人大常委会的条约权力

2017-10-25 08:56 来源:《法学评论》2017年第4期 作者:龙宗智

  【全文】

  条约是国际关系的重要法律形式,在我国对外关系中发挥重要的作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0多年来,已同外国缔结了数以千计具有条约性质的文件。其中,由全国人大常委会决定批准或者加入的条约和重要协定总计有427件(截至2016年9月),涉及经济、政治、社会生活各个领域,为我国开展对外交往、参与国际事务提供了依据和保障。全国人大常委会对条约的权力是我国主要国家机构条约权力结构中的重要组成部分,以宪法和法律为基础,反映了条约生效需要履行的国内法律程序之一。几十年来的国家条约实践表明,这项宪法性权力本身存在瑕疵,运行过程有不少漏洞,影响了全国人大常委会的权力行使和权威体现。本文试图分析并检讨全国人大常委会对条约的权力,为完善这项权力提出合理化建议。

  一、主要国家机构条约权力结构的历史发展

  为保障国家对外缔约活动的正常开展,我国1954年宪法对主要国家机构在缔结和批准条约方面的职权作了规定。该宪法第三十一条第(十二)项规定,全国人大常委会行使“决定同外国缔结的条约的批准和废除”的职权。第四十一条规定,国家主席根据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决定,批准同外国缔结的条约。第四十九条第(十三)项规定,国务院行使“管理对外事务”的职权。[1] 这些条款奠定了我国主要国家机构条约权力“三元结构”的基础。

  为保障上述权力的运行,全国人大常委会于1954年发布《关于同外国缔结条约的批准手续的决定》,列举了中国同外国缔结的和平条约、互不侵犯条约、友好同盟互助条约和其他在条约中明文规定必须经过批准的一切条约,包括协定在内,应当办理批准手续。凡不属于该列举范围内的协定、议定书等,由国务院核准。[2] 国务院于1958年颁布《国务院关于同外国缔结条约程序的规定》(1962年修订),对国务院及其部门办理缔约工作作出规范。

  之后,在国家政治生活不正常时期颁布的两部宪法,延续了1954年宪法对条约权力的规定。1975年宪法由于没有设置国家主席,仅在第十八条规定全国人大常委会行使“批准和废除同外国缔结的条约”的职权,并且笼统规定国务院“管理国家行政事务” [3],主要国家机构条约权力呈现“二元结构”。1978年宪法仍然没有设置国家主席,由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代行国家元首的职权。第二十五条第(九)项规定,全国人大常委会行使“决定批准和废除同外国缔结的条约”。第二十六条第一款规定,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根据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决定,“批准同外国缔结的条约”。国务院则行使“保护国家利益”的职权。[4] 主要国家机构条约权力恢复了“三元结构”。尽管从1965年至1978年长达13年期间,全国人大常委会没有批准过一件条约[5],但是宪法在主要国家机构条约权力结构问题上所作规定的延续性,以及全国人大常委会在条约权力架构中从未缺席的实践表明,对外缔结的条约在国内的决定权力(决定批准、决定废除)始终是全国人大常委会的一项固有权力。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任国凤)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