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岁戒毒民警生前的点点滴滴

追记贵阳市三江强制隔离戒毒所民警赵文昌

2017-10-30 00:00 来源:法制日报 作者:王家梁 王鹤霖 张耀

  赵文昌是一名普通戒毒民警,2017年10月19日,在工作岗位上摔倒,后经医院抢救无效,不幸因公殉职,年仅28岁。 

  近日,《法制日报》记者带着对逝者的崇高敬意和深切缅怀,来到了赵文昌曾经工作生活过的地方,采访了他的同事、家人和工作对象,努力捕捉记录下他生前的点点滴滴。

  他是我见过工作最努力的民警

  赵文昌出生于1989年2月28日,毕业于贵州大学。曾在贵州省仁怀市当过半年的村官,2015年10月,通过国家公务员考试被贵阳市三江强制隔离戒毒所录用。因该所在工作中有师带徒的传统,所以有着13年戒毒工作经验的三大队三中队民警顾俊就成为了赵文昌的师傅。

  在采访中顾俊告诉记者,在他带过的所有徒弟中,不能说小赵是举一反三,但举一反二这点绝对做到了。还记得小赵刚进所时就逢全省司法行政戒毒系统警戒护卫达标工作,对比那些警院毕业或有部队经历的专业干部,小赵是有一点勉为其难,在刚开始时他的训练成绩还落后很多人,但不服输的他就自己加练,别人练10遍的内容,他就练20遍,渐渐地就成了训练成绩排前列的标兵。

  据了解,小赵不仅要负责中队的各项文字材料,还要参加日常对戒毒人员的包班教育工作和管理值班。

  记者在赵文昌的笔记本中看到他一笔一画地写着:“对待工作要知行结合,实干为先。‘腿要勤跑,手要勤写,眼要勤看,嘴要勤说,脑要勤思。人数要勤点,纪律要勤抓,卫生要勤管’……”顾俊说,这是他给小赵上“第一堂课”所讲的内容,而小赵不仅记录下来也一直是这么做的。

  赵文昌在工作中对待戒毒人员总是和风细雨,循循善诱,用热情、善良、细心、负责,拯救了众多悬崖边上的生命,让他们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记者还了解到,在今年贵州省戒毒管理局“学习十八届六中全会精神,迎接党的十九大胜利召开”知识竞赛中。全所近300余名民警和职工均参加选拔,最终赵文昌成为了代表所里参赛的4名选手之一,并以初赛第一名的成绩闯入决赛,为所里争得了荣誉。

  “他是我见过工作中最努力的民警,也是在我三中队最受戒毒人员喜欢的民警,他在工作中的表现无愧于他身穿的警服和头顶的国徽。”三江强制戒毒所三大队三中队中队长陈朝军说。

  他是我见过最可亲的民警

  “戒毒场所就像一座封闭的城,戒毒民警要耐得住寂寞,守得住清贫。我们面对的是一颗颗‘顽石’,要用情,用心来感化他们。”赵文昌的同事说,这是小赵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也是他的工作标准。

  戒毒人员徐某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才知道赵文昌去世的消息。这突如其来的采访,这突闻的变故,让他愣了好长一阵子后,流下了伤心的眼泪。徐某告诉记者:“我虽然不知道怎么表达,但赵警官说话总是那么有哲理,让我能听进去而且愿意去改,他总是那么以理服人。我还清楚地记得,他对我们说的最严厉的一句话也只是‘你们再不好好排队,我就要扣你们分了’。”

  赵文昌之所以能让徐某这么信服,离不开他对戒毒人员的关心和帮助。一年多前,赵文昌发现徐某刚进所后一段时间里总是沉默寡言,通过多次谈话沟通后,终于打开了徐某的心扉,得知徐某母亲得了肺癌。随后,赵文昌私底下多次为徐某打听肺癌在哪个医院治疗好,吃什么东西对这种病有好处。这些关心,都变成了徐某在给母亲拨打亲情电话时敬的孝心。

  据介绍,就在赵文昌晕倒的前两天,徐某接到了家里母亲去世的电话。“我还能清楚地记得赵警官晕倒的前一天对我的帮助和最后离别时的音容笑貌。他对我说‘老人已经走了,你好好的活着,好好的戒毒就是对老人家最大的安慰,你是男子汉说话要算话,你也马上要出所了,我们在外还是朋友,我可不想以后还在这里见到你。’”徐某此时已是泪流满面。

  记者了解到,这只是发生在赵文昌身上的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还比如戒毒人员袁某,其前妻也在贵州某女子强戒所进行戒毒,双方的老人均已过世,还有一个15岁正在上高一的女儿寄居在朋友家。得知情况的赵文昌,每个月总是在自己微不足道的工资中拿出300块钱来资助女孩,并为其在社区申请了低保。还有,下班后还要自掏腰包给一些戒毒人员邮寄信件。有好多朋友都说他特傻,但每次赵文昌听到后都是憨厚的一笑置之。

  “我们戒毒警察就是要用情,给予戒毒人员家人般的温暖;要用心,给予戒毒人员精神上的支持;要用法,给予戒毒人员信任的力量。赵文昌就是这样一名戒毒警察的代表。”贵阳市司法局副局长、三江强制隔离戒毒所党委书记、所长邓兆湖说。

  他是我这辈子最爱的老公

  然而,和对戒毒人员无微不至的关爱比起来,赵文昌的家人却没有享受到这样的待遇。天塌了,可生活还得继续。只有坚强地活着,才对得起逝去的亲人。来不及擦干眼角的泪水,赵文昌妻子张素必须尽快适应既当妈又当爹的身份,再苦再难也要扛起这个家。

  在张素的眼中,她的老公总在不停地工作,永远没有节假日。他的身影可能会出现在戒毒人员宿舍、生产车间,或是在批改周记,查看谈话记录,但就是不在家。24小时开机已成为他的习惯,因为,戒毒人员的事是他天大的事。

  张素还清楚地记得,有一名戒毒人员孩子要高考,赵文昌就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为他查阅高考资料。可是,家里水龙头坏了,等了好多天赵文昌才有时间把水龙头换好了,可等张素回家一看,水龙头都装倒了。

  记者在赵文昌其他亲属处得知,从其结婚到孩子出生,一直都没有时间办婚礼,其爱人也是今年才调到贵阳工作,本打算今年底或明年初补办婚礼的,结果张素永远等不到这天了。

  在遗体告别仪式现场,看着赵文昌刚满1岁的小女儿望着遗照喊爸爸,大家都抑制不住流下了伤心的泪水。抱着女儿的张素对着照片低声地说:“今天你的朋友亲戚都来了,我的好友亲戚也来了,本来应该是我们办婚礼的日子,我从不后悔嫁给你,你永远是我这辈子最爱的老公。”

  在别人眼里,公务员就代表着稳定的工作、丰厚的薪金。但对于戒毒民警却有着不一样的理解,一身警服赋予他们神圣的使命,警帽上的国徽给了他们光荣的职责。他们既是执法者,同时也是特殊的“园丁”。他们为社会的平安和谐默默地守护着,他们用牺牲小家的精神实现了大家的安宁幸福。

  “赵文昌同志短暂的一生,体现了一名人民警察对党、对人民、对司法行政戒毒事业的忠诚,他用自己年轻的生命践行了入警的铮铮誓言。”贵州省司法厅党委委员、贵州省戒毒管理局党委书记、局长张卫国评价说。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任国凤)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