固原法院两年以上未结旧案为零

2017-11-23 00:00 来源:法制日报 作者:申 东 李军 黄涛

  宁夏回族自治区固原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的案件上诉少、发改少。宁夏回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副院长王兆元近日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时认为,取得这样的成绩,与固原中院治理隐形超审限案件分不开。

  规范评查理清隐超之“隐”

  据了解,隐形超审限案件是指,审判管理系统中显示因鉴定证据、请示上级领导、检察机关阅卷等事由造成审理时间延长,但实际办案中并不存在,或者存在但实际耗时比系统中扣除的时间更短。其原因主要是,个别法官碰到“骨头案”时,利用办案系统中延长、扣除或终止审限的事由拖延办案时间。

  2015年9月,固原两级法院收案1683件,超过上年收案数的31%,但结案率仅为63.24%,这让上任仅3个月的固原中院院长张仁着实着急。

  张仁让固原中院审管办会同纪检组摸底评查后发现,接受评查的439件案件中,3%存在延长、扣除审限问题。原因在于:审判人员审限意识、责任意识不强,案件久审不决、久执不结;院庭长把关不严,不认真审核申请延长、扣除审限的事由和材料;监管意识不强,对延长、扣除审限案件处于放任状态;对法律规定尚不明确的事由没有及时统一规范,造成同一扣除审限事由多种做法;个别法官弄虚作假,以形式上的合法掩盖事实上的违法。

  固原中院审管办副主任慕容刚说,这不仅影响办案效率,而且严重侵害当事人利益,损害司法公信力。

  2016年3月,固原中院组成以审管办、纪检组和各基层法院审监庭庭长为成员的隐形超审限案件专项督察小组,专项检查3年以来长期未结案件和扣除、延长、中止审限案件,共发现166件案件存在隐形超审限问题。

  严厉惩治切除隐超之“痛”

  固原市原州区人民法院副院长韩鹏飞说:“有些案件当事人的申请材料虽然没有入卷,但案子确实是因申请鉴定延期的。原州区法院与全国大多数法院一样,确实存在重实体、轻程序问题。所以这些案件被认定为隐形超审限案件时,我是有些意见的。”

  “法律已经对审限做了明确规定,超了就是超了,没超就是没超,法官辛辛苦苦在审限内结了案子,怎么就超了审限?还是隐形的?”时任彭阳县人民法院审监庭庭长李峥嵘,也对督察颇有微词。固原中院纪检组组长柳全忠说,虽然法官们没有明确表示反对,但私下里议论的声音很多。大部分法官认为,督察对案件实体结果并没有实质性好处,反而增添了办案负担。

  为了让法官们深刻认识“隐超”之害,固原中院审管办专门下发通报,强调各法院办案中普遍存在执法不规范、效率审限意识淡薄、证据意识缺乏、案件管理不到位、个别案件消极拖延办理、执法随意性问题较为突出问题。固原中院纪检组迅速采取措施,柳全忠与4名办案法官分别谈话,指出隐形超限问题的严重性。

  柳全忠说:“有一名庭长办的案子,审限延长快3年了,案卷里竟然没有审限审批手续。以我对这名庭长为人的了解,知道其中不存在违纪问题。可是案件拖延这么长时间连手续都没有,怎么向当事人交代?”后来,纪检组对这名庭长进行了通报批评,将其调换岗位,要求他在全院大会上作了检查。

  一鼓作气根治隐超之“患”

  固原中院大力清理隐形超审限案件,受到律师们的欢迎。律师张岳说:“法官以扣除审限事由故意拖延办案期限,这两年已经得到彻底整治。即便有个别扣除审限的案件,程序也是规范的。”

  为了巩固和扩大隐形超审限案件专项清理行动成效,固原中院将“去旧存、清隐超、抓均衡”作为一项长期坚持的工作。张仁说:“清理隐形超审限案件,是固原两级法院的一场‘整风’活动,希望专项活动结束后,法官的审限意识、效率意识、责任意识都能有所提升。”

  据介绍,固原中院大力推进隐超案件治理规范化,形成治理隐超案件的长效制度。制定《审判流程管理办法》,对立案、开庭、结案、归档、上诉移送等56个工作节点与18个监控点进行规范有序的跟踪、提示、预警和督促。建立审限管控与预警机制,将审限变更方式严格限定于法律明确规定扣除审限、重新计算审限与延长审限上;启动变更的原因严格限于法定事由,并要求在系统中附证据材料,进一步严格设定限制扣减天数。

  来自宁夏高院的统计数据显示,2016年年底,固原中院结案率达97.63%,排名全区法院第一。截至2017年9月,固原两级法院两年以上未结旧存案件为零。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任国凤)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