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璐佳:“六论”刑事证人出庭制度

2017-11-28 17:25 来源:北大法律信息网 作者:祝璐佳

  【中文摘要】保障证人出庭质证是审判中心诉讼制度改革的重要一环。现行《刑事诉讼法》对证人出庭制度做了重大改革完善,但细微观之却仍然存在不足:证人概念未区分“审前作证”与“庭审质证”而导致后续制度错位;法庭的裁量权过大导致可能直接架空证人出庭制度;亲属证人不出庭直接损害了被告人的权利;对证人的处罚措施在现有框架下难以落实;证人保护的体系措施缺失;证人伪证罪的内涵在刑事诉讼领域含糊;系统的证人规则尚未建立。因此应当在证人概念两分为作证与质证的基础上,厘清证人强制措施的本质、完善证人的保护,并构建充分的证人规则以保护证人权利、约束法庭裁量权。

  【中文关键字】证人;出庭;质证;保护措施

  【全文】

  证人出庭接受质证是一个国家诉讼文明的重要标志,为了适应庭审方式改革的需要,2012年《刑事诉讼法》完善了证人制度。这是正在进行的深化司法体制改革的任务要求,有利于控辩双方就证言中的有关问题当庭质证及法庭对证言的真伪以及在案件中的证明力作出正确的判断{1}。十八届四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也明确提出完善证人、鉴定人出庭制度,以“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

  但以诉讼构造的视角审视,我国的刑事证人出庭制度尚存不足。在我国诉讼构造下,审前程序证据固定过程就有了证人证言的概念,而法庭审判阶段又缺失了传闻证据规则或直接言词原则,使得证人证言概念并没有区分侦查起诉阶段“作证”与庭审阶段的“质证”。这不仅造成庭前的“作证”效力替代了庭审“质证”实效,更直接导致同一“作证”义务却要求证人在不同诉讼阶段重复履行的矛盾。不仅如此,证人强制、证人处罚措施使得法庭裁量权过于强势且带有倾向性,后续保障配套措施的缺失更使得证人处于尴尬境地。因此本文着眼于对证人出庭制度试作设计,以期能够为这一理论与实践顽疾的早日解决策略抛砖引玉,请教于大方之家。

  一、严格区分“审前作证”与“庭审质证”

  (一)“证人证言”概念的界定

  证人的概念,应当结合证人的功能来进行分析。证人(witness)是“在法官面前应陈述自己对案件事实之感受之人”{2}。也就是“Witness”做“目击者、证人”解时,表示:“对事实或情况有足够了解,被召到法庭提供证言或加以证明的人。”{3}换句话说,就其整个诉讼程序而言,首先出现“witness”一词的也就是在法庭举证的阶段[1]。证人于之前的诉讼阶段之中虽为作证,但在功能上并不是具有审判意义上的证言。

  因此笔者认为,在现有的语境下,对于证人的概念,应当从证人证言的功能上进行区分界定。贯彻庭审方式的改革,需要突出庭审“质证”的证人证言与审前程序中“作证”的证人证言的不同。

  (二)概念混淆的弊端

  1.对证人强制的正当性缺失

  我国对证人证言的通说包含了审前程序搜集、固定中的证人证言[2]。因此,如果不对“证人证言”概念进行功能上的区分,就会陷入一个悖论:审前程序中已经履行过陈述事实义务,有必要再出席法庭重复陈述一次吗?在如此构造下,证人“作证”与“质证”概念的混淆带来的后果就是证人出庭已经没有必要,这直接使得强制出庭丧失了正当性的基础。

  2.“印证模式”的不良互动

  证据相互印证不仅是我国刑事司法证明实践的传统,也是刑事证据理论的一贯主张,甚至得到司法解释的确认[3]。立法上允许采用宣读证人证言的方式代替证人出庭接受质证导致司法实践中大量采用书面证言,更是在司法实践中造成消极影响{4}。有观点指出:我们在侦查阶段对犯罪嫌疑人的证据固定和法庭上缺乏直接言词原则直接导致了很大程度上模糊了程序和实体问题的区隔。所以很大程度上,对抗制改革未能成功与其改革所需的制度性前提缺失有着密切的关系{5}。这一点也根源于证人“作证”与“质证”没有两分:一方面,在印证模式的语境下,我国证人作证的诉讼效果在侦查阶段就已经坐实,侦查阶段的证人证言与证人出庭作证的诉讼效果是一致的。另一方面,我国未确立传闻证据规则,虽然立法也规定证据应当当庭质证,证人一般应当出庭,但是,对书面供述、证言的使用几乎未做任何限制,法庭中充斥着书面证据,证人出庭作证率极低[6-8][4]。

  (三)出庭“质证”概念的确立

  当前庭审方式的改革是朝向直接言词原则,这就要求法官直接审查原始人证,并且通过对原始人证的质证辨别真伪,这是自由心证形成的前提性条件。为此,应当要求证人出庭,尤其是有争议案件的重要证人出庭,使法官能够在法庭上直接审查证据的真实可靠性{9}。相应的,对于“证人出庭作证”的概念应当转变到出庭根本不是为了“作证”,而是“质证”的需要。

  在侦查起诉程序中未对证人进行质证,而其证言的真实性则需法庭的质证得以确认。法庭对证人证言进行质证的方式有两种:一种为书面质证,即控辩双方对证人证言进行书面质证;一种是到法庭上接受质证,即对自己的证言作出解释、补充或者修改,如这三者都无法通过,该证人证言当然没有法律效力。因而,本文认为,证人是指,“对案件真实情况知情的人庭前提供所知晓的案件情况的陈述和庭上接受质证的诉讼参与人”。这样,在功能上对证人概念进行了区分,庭前证人作证不影响法庭庭审要求其出庭质证。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任国凤)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