扩大起诉主体严惩贬损英烈行为

2017-12-28 00:00 来源:法制日报 作者:陈丽平

  

  图为分组审议英雄烈士保护法草案现场。

  近日在京举行的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三十一次会议,初次审议了英雄烈士保护法草案(以下简称草案)。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在分组审议时普遍认为,通过立法在全社会形成崇尚英雄、捍卫英雄、学习英雄、关爱英雄的社会氛围,对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和爱国主义精神,对维护公共利益是非常必要的。

  一些常委会委员建议,应当扩大提起公益诉讼的主体,严惩丑化贬损否定英雄烈士的行为。

  弘扬社会正能量的重大举措

  “英雄烈士在人类社会发展中有着不可替代的重大作用。”陈喜庆委员说,前苏联电影《决战中的较量》,讲述了斯大林格勒保卫战的故事。当时节节败退的红军队伍中弥漫着浓厚的失败情绪,许多人认为德军是不可战胜的。紧要关头,一位临阵上任的将军问在场的军官:“谁是政工干部?”当得到一位军官肯定的回答后,又问有什么办法能提高士气。这位政工干部说了一句这样的话:“我们需要英雄。”事实也正如此,当英雄被发现并广为宣传后,引起了战场上官兵乃至全国人民的高度关注,极大地激发了红军士兵的士气,最终取得了胜利。

  陈喜庆委员指出,中华民族从来都不缺少英雄,可以说是一个英雄辈出的民族,这正是中华民族蓬勃发展的强大动力。特别是近代以来,在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革命建设和改革事业中,涌现出了成千上万的英雄烈士,并在人民群众中发挥了巨大的教育和鼓舞作用。郁达夫在纪念鲁迅先生大会上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一个没有英雄的民族是不幸的,一个有英雄却不知道敬重、爱惜的民族是不可救药的。”这句话十分深刻。因此,本次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英雄烈士保护法草案具有很强的现实针对性,对于解决“英雄流血、亲属流泪”的突出问题,对于加强对英雄烈士的保护、弘扬传承英雄烈士精神,将提供十分重要的法律保障。可以说,这是全国人大常委会保护和弘扬社会正能量的重大举措。他就草案提出了具体的意见,建议对英雄、烈士这两个概念作出科学的界定。

  李世明委员说,崇拜英雄烈士的民族才是有希望的民族,崇尚英雄才能英雄辈出。世界上不少国家都有保护本国英雄的法律,而且一旦违法将受到法律和社会舆论的严惩。这次全国人大常委会以立法的形式保护英雄烈士,回应了社会关切,既具有现实针对性,又具有长远意义,对于保证先烈的英明和功绩与世长存、弘扬爱国主义精神、传承中华民族的民族气节意义重大而深远。2014年8月,全国人大常委会作出每年9月30日为中国烈士纪念日的决定,现在又制定英雄烈士保护法,这两部法律相互衔接,是本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对国家和人民作出的重要贡献之一。

  定期检查英烈纪念设施状况

  草案规定:国务院和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应当根据实际情况,将英雄烈士纪念设施建设和保护纳入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加强对英雄烈士纪念设施的保护管理;对具有重要纪念意义、教育意义的英雄烈士纪念设施依法核定公布为文物保护单位。中央财政对革命老区、民族地区、边疆地区、贫困地区英雄烈士纪念设施的维修改造按照国家规定予以补助。国家通过与有关国家的合作,加强对位于国外的英雄烈士纪念设施的维修保护工作。 

  “建议对上述规定作出进一步具体细化。”蒋巨峰委员举例说,比如制定英雄烈士纪念设施完好的具体标准,明确规定定期检查其完好状况的具体要求等。此外,为方便瞻仰和祭扫英雄烈士,对一些地处偏僻或交通十分不便的零散烈士墓建议经严格评估和审批,作集中迁葬。

  对青少年加强英雄主义教育

  沈春耀委员说,草案突出了英雄烈士的重点,这个重点就是中国共产党、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军队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在90多年来奋斗历史上涌现出的无数英雄烈士,这是最为紧要、最为重要的,集中体现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应该加强纪念、缅怀、保护、教育工作。党的十九大报告的鲜明主题,就是“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其中,“不忘初心”很大程度上、很大一部分体现在党的90多年奋斗历史,杰出的代表和缩影就是我们今天看到说到的无数英雄烈士的形象。随着时间的推移,后人可能会越来越淡忘和模糊,这项工作应该大大加强。

  “加强英雄烈士保护工作,重点应该在英雄烈士精神的教育和弘扬上。”沈春耀委员指出,要在全社会,特别是青少年中加强英雄烈士精神教育,弘扬英雄烈士精神,这方面更具有重要性、紧迫性。“因为随着时间推移、年代的久远,自然就有一个淡忘、淡化的过程,这在一定意义上也是可以理解的。时间愈久远,也就越来越少的人知道几十年前的人和事。但是,我们的国家、我们的民族不能遗忘、不能淡忘英雄烈士。”

  唐世礼委员说,无数英雄烈士为了中华民族的独立解放、自由幸福、繁荣富强,不畏艰险、舍身取义、流血牺牲,作出了重大的贡献,他们的英名和功绩彪炳史册、永世长存,他们的英雄事迹是中华民族永恒的历史记忆和宝贵的精神财富。她建议,要加强对全体公民特别是青少年爱国主义和革命英雄主义的教育,弘扬英雄烈士精神,传承红色基因,世代铭记中华民族的有功之臣。

  草案规定:教育行政部门、各级各类学校应当将英雄烈士事迹和精神纳入教学内容,加强对学生的爱国主义、集体主义、社会主义教育。

  郑功成委员建议,要强调各级学校将英雄烈士事迹和精神纳入教学内容,建议在上述规定中“教学”的前面加上“教材”,即改为“教材与教学内容”,在国民教育的教材建设方面要突出这些内容,这样才能从小培养浩然正气。

  加强国外英烈纪念设施保护

  沈春耀委员介绍,国外有一些与英雄烈士保护有关的设施和工作。据有关材料反映,在朝鲜、越南、老挝、俄罗斯、缅甸等27个国家有我们的英雄烈士纪念设施180多处,这些设施都是为了纪念缅怀在支援有关国家民族独立、经济建设以及执行维护国际和平任务时在境外牺牲的人员而建立的。2013年3月,习近平主席在对坦桑尼亚进行国事访问期间,专程前往援坦中国专家公墓,缅怀为援助坦桑尼亚国家建设而殉职的中国专家和工程技术人员。在朝鲜,71处志愿军烈士陵园安葬了10余万志愿军烈士。在越南也有不少。建议加强在外牺牲人员纪念设施保护工作。

  杨震委员认为,历史上有很多英雄是在国外牺牲的,随着中国“走出去”以后,这种情况也有可能发生,建议在草案中增加规定:在国外牺牲的烈士,有条件的,国家努力将烈士的遗体、骨灰运送回国安葬。“这样一来,既方便烈士遗属祭拜,也方便全国人民祭拜。如果形成这样的传统,中华民族对烈士的崇敬也将上升到一个更高的程度,而且随着我们国家的发展,现在我们也有这个条件。”

  严惩丑化贬损否定英烈行为

  刘振来委员说,前些年社会上出现一股逆流,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在网络、报刊和各种场合,公开对党和国家长期宣扬、人民群众高度尊崇的英雄烈士,肆无忌惮地进行诋毁、丑化、贬损、质疑和否定。这股逆流,对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对革命英雄主义精神,对人民群众尤其是年轻人的价值取向追求,造成了恶劣影响和严重冲击。这股逆流表面上看是对英雄烈士的诋毁、抹黑和否定,本质上说是意识形态领域的严肃政治斗争。否定英雄烈士,就是否定我们党、国家和军队的历史,否定英雄烈士所为之奋斗的伟大事业,否定英雄烈士身上所承载的红色基因,最终是要搞乱人民的思想,动摇人民的理想信念,进而否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动摇我们党的执政地位。对社会上出现的这股逆流,广大人民群众非常气愤,强烈呼吁予以坚决制止和严肃惩处。试想一下,如果董存瑞、黄继光、邱少云、狼牙山五壮士等等英雄被一一糟蹋否定,使革命英雄主义精神蒙羞受辱无立身之所,一旦祖国需要,还有多少人会义无反顾、舍生忘死、牺牲奉献呢?

  “可喜的是,这两年司法机关对几起诬蔑、否定英雄烈士的行为进行了惩处,人民群众拍手称快,憋在心中多年的闷气怨气得到化解。”刘振来委员认为,这次提请审议的草案非常必要,也非常重要,对过去一个时期诋毁、丑化、贬损、质疑、否定英雄烈士的逆行是有力回击,对广大人民群众要求保护英雄烈士的强烈呼声是有力回应。他建议对丑化、诋毁、贬损、否定英雄烈士的行为,应依法进行严肃惩处,尤其是出于政治目的制造恶劣影响的更应严查严处。“现在的条款这方面的内容过于原则,有的处罚又显太轻,缺乏操作性和震慑性,希望作进一步修改完善。”

  刘振起委员建议,强化对网上信息的监管,对于抹黑诋毁英雄烈士的言论,不仅发布信息者要承担法律责任,刊载信息的网站也要承担法律责任。

  应扩大提起公益诉讼的主体

  草案规定:对侵害英雄烈士的姓名、肖像、名誉、荣誉的行为,被侵害英雄烈士的近亲属可以依法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被侵害英雄烈士没有近亲属或者近亲属不提起诉讼的,检察机关可以对侵害英雄烈士的姓名、肖像、名誉、荣誉,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的行为依法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王明雯委员认为,在英雄烈士的近亲属不提起诉讼的情况下,哪些人可以提起诉讼,草案授权给检察机关,范围太窄。从政府监护人理论来看,在检察机关提起诉讼之前,首先应该是民政部门提起比较合适。另外,作为一种公益诉讼,应当许可社团、公民提起此类公益诉讼的权利。她建议,草案应该扩大提起诉讼的主体。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任国凤)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