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盟反倾销调查新方法合规性分析

2018-01-10 13:49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白明

  2017年12月4日,欧盟理事会通过反倾销调查新方法修正案,此前,欧洲议会已于11月15日投票通过了该法案,新法于12月19日公布,次日正式生效。新法引入“市场严重扭曲”概念,对存在“市场严重扭曲”的国家或行业在确定正常价值时变相使用“替代国”做法。这种做法不仅涉嫌违反世贸组织相关协定,也将对我国出口企业带来不利影响。

  欧盟新法修订的

  背景和主要内容

  中国加入世贸组织议定书第15条一个核心内容是在对中国产品进行反倾销调查时,在确定其价格可比性的过程中,“如果受调查的生产者不能明确证明生产该同类产品的产业在制造、生产和销售该产品方面具备市场经济条件,那么相关WTO进口成员可使用不与中国国内价格或成本进行严格比较的方法”,即不认可中国生产企业的国内销售价格,而选取其他国家的销售价格予以替代。该条款产生的直接结果是中国企业在受到反倾销调查时很容易被裁定出很高的反倾销税。根据该条款规定,这种“替代国”做法本应在15年后(2016年12月11日)失效,但美国明确表示不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没有也无意改变现行做法;而欧盟一方面拒绝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另一方面修改其现行法律,取消原有的“非市场经济国家”名单,引入“市场严重扭曲”概念,意图继续对中国采取歧视性做法。欧盟立法目的显而易见,就是要在我国入世议定书第15条到期后,继续变相使用“替代国”做法。

  欧盟新法主要内容包括以下几个方面:第一,取消原“非市场经济国家”名单,从形式上实现对所有世贸成员非歧视性待遇。第二,引入“市场严重扭曲”概念。某一出口国或其个别行业一旦被认定存在“市场严重扭曲”,欧盟委员会在判定是否存在倾销时,可以使用未被扭曲的第三国市场价格或国际价格,继续变相使用“替代国”做法。第三,制定“市场严重扭曲”六条标准,只要满足其中一条标准就构成市场严重扭曲,即政府通过所有权、控制性政策和监管指引对企业形成广泛的影响;政府对企业的成本和价格进行干预;政府通过公共政策和措施使国内企业获得优惠;缺少公司法、财产法和破产法或这些法律未得到有效和公正的执行;个别行业或其整个国家的工资成本被扭曲;金融机构不独立,运行中需要履行政府公共政策。此外,欧盟委员会将监测有关出口国及其中个别行业的经济运行体制、市场环境、环境保护标准等因素,并在此基础上形成报告。欧盟企业可直接依据该报告提起反倾销立案申请。

  多视角观察欧盟新法

  从立法目的和精神看,欧盟新法完全违背了世贸组织规则基本精神。首先,尊重各国政府经济管理方式和制度是多边体制的基础。世贸组织规则是在尊重各国发展方式和发展模式的基础上制定的。不同经济体处于不同的发展阶段,经济运行各有特点。倾销是企业价格歧视行为,企业因所处的政策条件和发展环境而产生的竞争力不能归咎于企业。其次,世贸组织《补贴与反补贴协定》对可诉性补贴已经进行了规制,如果一成员国可以将反倾销扩大到对各国制度和政策的评价,不仅违背世贸组织规则精神,也会混淆反倾销协定与反补贴协定的界限。再次,欧盟通过发布“市场严重扭曲”报告形式对部分成员或其产业进行评价,根据评价结果采取不同倾销幅度计算方法,这在事实上对部分成员构成了歧视和差别性待遇,违背世贸组织“非歧视”和“最惠国待遇”的原则。

  从正常价值确定看,欧盟新法违背了世贸组织反倾销法律正常价值确定的基本逻辑。世贸组织反倾销法律认为,如一产品出口价格低于在正常贸易过程中的国内销售价格(正常价值)进入另一国商业,则该产品被视为倾销。关贸总协定(GATT)第六条及其脚注、世贸组织《反倾销协定》以及个别成员入世议定书共同构成了反倾销正常价值确定基本逻辑。通常情况下,正常价值要通过正常贸易过程中的国内销售价格确定。在没有国内销售价格或者由于国内销售量低或存在特殊市场情形导致国内销售价格不可用时,可以通过销售给第三国的价格或结构正常价值的方法确定。结构正常价值由出口国的生产成本加合理金额的管理、销售和一般费用及利润来确定。GATT第六条脚注2以及个别国家入世议定书规定了特殊情况下的例外方法,也就是所谓的“替代国”方法。由此可见,所谓“替代国”做法只是适用于某些特定情况或依据特别条款的例外。在这些特定条件外,不允许使用“替代国”做法。欧盟新法确定正常价值的方法有两点涉嫌违反世贸组织规则,一是新法规定在“市场严重扭曲”情况下,可能导致国内价格和成本无法使用,并据此结构正常价值。这不符合世贸组织规则规定的适用结构正常价值方法的法律要件。二是新法规定当包括原材料成本在内的价格或成本受到政府干预而非自由市场力量支配时,可以被认定为“市场严重扭曲”,进而认定国内销售价格与出口价格不可比,从而采取“替代国”做法。这一规定明显存在逻辑上的断裂,违反了反倾销法律框架下关于正常价值确定的基本逻辑。

  从成本确定方法看,欧盟新法中成本信息获取方法违反了世贸组织基本规则。欧盟新法6a(a)条规定,在结构正常价值时,产品的生产和销售成本应使用未被扭曲的价格,包括使用未被扭曲的国际市场价格,或使用一个与出口国经济发展水平相近的具有适当代表性国家的成本。而世贸组织《反倾销协定》2.2条明确规定,结构正常价值要通过原产国的生产成本加合理金额的管理、销售和一般费用及利润来确定。两者有着本质区别。

  及早采取相应对策

  第一,坚持各成员方应彻底、全面履行我入世第15条的原则。根据我国入世协定,“替代国”做法必须在2016年12月11日终止使用,这是中方的基本立场。在入世议定书第15条中“替代国”做法终止后,各成员方反倾销调查应符合世贸组织反倾销基本法律的规定。

  第二,充分利用多边舞台,向欧方施加压力,逼其撤销新法。欧盟新法在条款设计上没有针对个别成员,却具有事实上的歧视性,受影响的主要是使用产业政策较多的发展中成员或者是原材料资源比较丰富的成员。这些成员均可能成为新法的潜在目标。俄罗斯、海合会等成员对此意见颇大。应该看到,在国家干预和市场作用之间,看得见的手和看不见的手是交互作用的,共同对市场价格产生影响,包括欧盟在内的任何国家和地区都不会存在绝对的市场决定价格的情况。所谓“市场严重扭曲”本身就是一个悖论。此外,倾销是企业价格歧视行为,反倾销协定不应对各国的体制和政策做出判断。欧盟新法将反倾销扩大对各国制度和政策的评价,如果不加以约束,有可能会摧毁整个世贸组织规则的基础。

  第三,充分发挥世贸组织争端解决机制的作用,约束欧盟实施新法。如前所述,欧盟新法涉嫌违反世贸组织《反倾销协定》的基本条款。同时也应看到,在此次立法中,欧盟煞费苦心,体现了较强的立法技巧,如在条文中,较多使用了“可以使用”,“可能被认为存在”等具有指导性而非强制性的表述方式。在被诉“法律本身违法”时,给自己留有较大的抗辩空间。因此,在欧盟新法颁布实施后,我国可以考虑将诉讼重点放在具体案件的诉讼上,将该法律本身和具体案件同时诉之世贸争端解决机制,效果会更好,通过世贸诉讼,影响欧盟新法在具体实践中的实施效果。

  第四,积极做欧委会的工作,对其施加压力,从技术层促其慎用这一做法。新法是在欧盟内部保护主义势力抬头的背景下,内部各方面利益妥协的产物。欧盟委员会在执行该法时有较大的自由裁量空间,通过技术层的交涉,使其在未来反倾销调查中以更符合世贸组织规则的方式开展调查,不背离太远。此外,也可适当运用反制措施,在现有的贸易救济案件中考虑使用类似方法,形成必要威慑。

  (作者单位: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阮益嫘)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