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继明:人工智能创作物是作品吗?

2018-01-12 11:34 来源:《法律科学(西北政法大学学报)》(西安)2017年第20175期 作者:易继明

  内容提要:

  对人工智能创作物的可版权性判断,应该以“额头出汗”原则建立起独创性判断的客观标准。虽然人工智能不是“人”,但也不是“物”。不能因为人工智能创作物的创作主体不是自然人,就否定其可版权性。将智能作品纳入传统版权分析框架,它实际上是一种人工智能对设计版权的演绎作品。人工智能之“智能”,将设计者之设计版权与智能作品上的版权区分开来。而对于智能作品上的权利配置,应该以所有者与使用者之间的约定优先,建立起以所有者为核心的权利构造,以鼓励投资人并促进人工智能技术的长足发展。

  When we judge creation generated by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should or shouldn't be granted with copyright,we should take "Sweat of the Brow" as the primary doctrine,establishing an objective standard to check originality.Although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isn't "human",it also cannot be viewed as "object".we shouldn't deny creation's copyrightability just because the creator isn't human.Taking creation generated by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into the traditional copyright analysis framework,we will figure out that it is actually a kind of deductive work based on software program.Artificial intelligence separates creation's copyright from programmer's copyright.When it comes to the allocation of creation's right,owners and users'agreement ought to be prior,and then,we should set up the right structure focusing on owners,aiming at encouraging investors and promoting the development of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technology.

  关 键 词:

  人工智能/智能作品/自然人/版权/邻接权/artificial intelligence/creation/natural person/copyright/neighboring right

  一、引言:问题提出

  2016年末至2017年初,谷歌“阿尔法狗(AlphaGo)”化名“大师(Master)”以60胜0负的战绩战胜数名围棋顶尖高手,让街头巷尾见识到“人工智能”(AI,或称“人工智能机器人”)的威力。[1]而这不过是人工智能所展现的冰山一角。目前中国人工智能领域已覆盖了工业机器人、服务机器人、智能硬件等硬件产品层,智能客服、商业智能等软件与服务层,视觉识别、机器学习等技术层,数据资源、计算平台等基础层,[2]人工智能正在多个领域深度影响或者改变着我们的生活。与此同时,世界范围内对人工智能的重视与日俱增。联合国在2016年最新发布的人工智能报告中,表达了其对于人工智能的关注,并为应对人工智能及机器人技术的发展带来的各种问题,提出了全新的思考方式与解决路径。[3]2016年10月,美国发布《国家人工智能研究与发展策略规划》(The National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 Strategic Plan),将人工智能提高到国家战略层面。事实上,发展人工智能已列入中国国务院2016年8月印发的《“十三五”国家科技创新规划》,2017年3月首次写入全国两会的《政府工作报告》。[4]

  人工智能的运用不仅在传统技术领域,在文艺创作上的表现同样令人惊叹。美国媒体盘点了2016年世界范围内计算机创意项目,发现人工智能已经可以谱写流行歌曲,撰写小说、电影剧本,甚至绘画,乃至生成诗篇和散文。[5]人工智能用于文艺创作,无论在表现手段、创作格局,还是拓展想象空间方面,都值得重视。[6]人工智能创作物的诞生,无疑打破了以往仅能由人类创作作品的规律。不仅如此,人工智能还可在短时间内进行大量创作,当这些人工智能创作物具备市场价值时,就会提出一个法律问题:人工智能创作物是否为作品,并进而得到版权法的保护呢?

  按照传统定义,版权的客体是作品(《民法总则》第123条第2款第1项);而作品,往往是与有血有肉的自然人联系在一起的。因此,一般的看法认为,由计算机制作的资料等非由人类“创作”的东西,不属于版权意义上的“作品”,不属于版权法保护的范围。[7]2820世纪90年代,美国、英国等将人工智能创作物纳入了版权法范畴予以规范;日本知识产权本部考虑到人工智能正在进步这一现实,认为有必要制定对人工智能创作的音乐和小说等予以保护的法律,建立类似商标那样的保护人工智能创作物的新的注册制度,以代替版权,或者通过修订《反不正当竞争法》等,禁止擅自利用人工智能创作物。[8]

  人工智能创作物是否构成版权法上的作品,国内学术界尚未进行充分的探讨。曹源认为,人工智能创作物是否为作品是一个政策选择问题,其意义表现在对这一部分创作物进入市场后所可能引发后果的利弊分析,各国应结合其国情进行选择。[9]507熊琦认为,可以借鉴运作成熟的法人作品制度安排,将人工智能的所有者视为版权人。[10]3-8但是,人工智能创作物的出现,对版权制度的冲击是系统性的,涉及版权的客体、主体及权利属性等问题。鉴于此,本文拟对此进行较为全面的分析,以期回答这一富有挑战性的问题。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任国凤)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