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升城乡社区治理现代化水平

2018-01-12 16:47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张帆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到,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格局,要加强社区治理体系建设,推动社会治理重心向基层下移,发挥社会组织作用,实现政府治理和社会调节、居民自治良性互动。对此,受访学者纷纷向记者表示,社区治理作为社会治理的重要组成部分,构建共建共治共享的社区治理格局和补齐农村社区治理短板,将成为未来提升城乡社区治理现代化水平的重要抓手。

  打造共建共治共享治理格局

  城乡社区是社会治理的基本单元。健全完善的城乡社区治理体系,事关党和国家大政方针贯彻落实、居民群众切身利益和城乡基层和谐稳定。

  武汉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向德平表示,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的社区治理格局,有利于破解现代社会碎片化的局面,能有效解决居民情感归属不强、公共精神难聚等难题,具有极强的现实意义。共建明确了多元主体的责任。共治培育了公民意识,利于发挥公民自身主观能动性。共享体现了一个更加公平的治理格局,具有普惠性和公平性。

  在南开大学周恩来政府管理学院教授唐忠新看来,步入新时代,社会利益群体更加多元多样,群众的现实需求日益增长,仅依靠党和政府或基层群众自治组织难以实施有效的治理,构建共建共治共享的治理格局,是新时代社区治理的应有之义。

  新时代的社会治理目标是维护人民群众的社会权利,实现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共建共治共享等关键词彻底摒弃了以“维稳”为重点的社会管理旧思维,实现了由“维稳”向“维权”的社会治理内涵转换。四川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姜晓萍认为,共建是基础,要通过制度设计整合资源、协同力量、创新方式、拓展途径,形成政府、社会和市民之间的良性互动协作机制。共治是核心,要构建党的统筹引领、政府主导负责、社会协同助力、民众广泛参与、法治有力保障的治理新格局。共享是目标,要让发展成果更多更公平地惠及全体人民。

  健全“三社联动”机制

  在社区治理体系中,各类社会组织是重要的治理主体,承载着提供公共服务、推动民主参与、增强社会活力、促进社区发展等方面的重要功能,是构建新型社区治理格局的重要力量。

  姜晓萍表示,一方面,要优化社区社会组织发展的制度环境,创新社区社会组织发展的激励机制,健全政府购买社区社会组织公共服务的“三社联动”机制。另一方面,要建设社区社会组织孵化平台,提升社会组织参与社区公共事务的能力,构建社区社会组织的联动监管机制。

  向德平认为,首先,要引导社区社会组织由自我服务型向社会服务型转变,积极参与社区建设、社区治理。其次,规范社会组织发展,根据各地实际情况,建立科学、系统的制度安排,明确资金使用流程和标准,细化职责,规范工作流程。再次,打造专业人才队伍。完善社会组织专业人才培养、评价、激励等方面的政策。健全社会组织专业人才的薪酬保障机制、职业晋升渠道,表彰优秀社会组织人才,为培育社会组织人才提供良好的政策环境与社会环境。

  要健全居(村)委会组织体系,积极推动居(村)民自治;培育发展基层社会组织;推进“三社联动”。唐忠新提到,要着力发展面向社区的社工人才和专业社工机构,推进社区工作者队伍“社工化”,提升社区治理服务水平。构建社区组织发现居民需求,统筹设计服务项目,支持社会组织承接,引导专业社会工作团队参与的“三社联动”社区工作体系。

  补齐农村社区治理短板

  党的十九大报告在有关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中提到,健全自治、法治、德治相结合的乡村治理体系,这为农村社区治理提出了新的目标与要求。

  唐忠新认为,根据党的十九大精神,农村社区建设要与农村经济转型升级和美丽乡村建设一体推进。这需要开发整合各方面力量和资源,建立健全基层党组织发挥领导核心作用,基层政府发挥主导作用、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发挥基础作用、社会力量发挥协同作用的农村社区治理体系。一方面,要把法治与德治相结合,并贯彻于村民自治全过程,实现“三治”结合。在服务中实施管理,在管理中体现服务,实现管理和服务相结合。发展农村文化教育,推动精神文明和物质文明协调发展。另一方面,要着力发展农村公共服务,提升公共服务供给水平。开展农村社区人居环境整治行动,提升人居环境质量。

  姜晓萍认为,探索以党建为引领、法治为保障、德治为基础、村民自治为根本的“三治融合”乡村治理新体系,一是要在农村社区治理中构建科学的组织动员体系,实现基层党组织的“广覆盖”、“大整合”和“强凝聚”。二是要构建农村社区联动管理运行体系,按照法治思维和系统方式推动组织联动、责任联动、制度联动,建立基层党组织治理的网络体系。三是要健全农村社区的精准服务体系,按照服务感知精准化、服务平台标准化、服务流程协同化、服务方式智慧化的要求提升农村社区公共服务质量。四是要构建专业化的农村社工队伍体系,培育农村社工人才。五是要构建严格的权责约束体系,推进全面从严治党向农村基层延伸,约束“微权力”,治理“微腐败”。

  谈到补齐农村社区治理短板,向德平表示,首先,要充分发挥基层党组织的领导核心作用和基层政府的主导作用。其次,要提高农民素质,大力发展农村各种社会组织以汇聚资源,推动农村经济的发展和增强农村社区的凝聚力,培育村民之间的共同情感。最后,在农村社区治理中应充分发挥乡贤等本土社会组织和主体的作用。

  记者 张帆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阮益嫘)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