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约车时代 听刘金良谈曹操专车的出行战略

2018-01-29 10:25 来源:中国青年报 作者:武卫强

  细心的消费者可能已经观察到,在滴滴和Uber中国业务合并后,这两家公司的收费已经悄悄调高了。另外几家专车公司,如神州、首汽约车价格更高,热热闹闹的互联网出行经济突然就转了方向。有人说,这是分享经济的彻底失败,也有人说,网约车经济又退回到出租车行业了……

  这一系列变化源于7月28日国家出台的《关于深化改革推进出租汽车行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明确网约车的合法性,但也明确网络预约车辆属于运营车辆。4天后,滴滴宣布合并Uber中国业务。

  对此,吉利集团副总裁、曹操专车董事长刘金良的观点是,与其说是滴滴合并Uber中国业务,不如说是Uber主动退出了中国市场。新政明确了网约车的合法性,但也对私家车主参与运营提高了门槛。刘认为,这意味着,出行经济的C2C模式几乎走到尽头,B2C或者B2B2C的平台运营模式将成为中期新趋势。

  从今年1月1日开始正式运营的曹操专车是吉利集团全资投资的互联网出行平台,截止目前开通了杭州、青岛、宁波三个城市。其中,杭州已经投放了900多辆帝豪EV纯电动车,司机为曹操聘用的专职司机,采取底薪加提成的方式,目前平均客单量和客单价都接近收支平衡的状态。

  按照刘金良的规划,曹操专车今年还会再开通5~8个城市,在杭州的运营车辆也会再投放几千台。“有人问我,滴滴去年烧了100亿元人民币,Uber中国也烧了10亿美元,曹操专车难道不烧钱吗?我说,那要看他们都烧在了什么地方?”刘金良认为,滴滴和Uber对出行经济的贡献是烧出了用户的两个习惯,一是用手机叫车,二是移动支付。曹操不需要再在这方面烧钱,而是把重心放在管理与服务上,用服务赢得客户的认可。

  当出行从租车业回归服务业,曹操专车作为汽车制造商参与的出行项目优势立显。刘金良介绍,曹操专车将组建国内最大的新能源车示范运营车队,除了首批使用纯电动的帝豪EV,未来还会有插电式混合动力车。从杭州的试运营看,帝豪EV的运营费不到汽油车的三分之一,这些节约的费用回报给消费者,从而保证用户能享受到平价的网约车费用。

  无论是滴滴还是Uber, 都有电动车投入运营。刘金良介绍,有一次,他约到其他品牌的一辆电动专车,但司机拒载了,原因是他的目的地太远,车的电量不够。刘说,这种情况在曹操专车肯定不会出现,我们能用技术手段来完美解决这个问题,确保客户良好的体验。

  在曹操专车,司机被视为最重要的公司资产。为此,他们专门成立了“曹操学院”,每一名司机在接受面试、考试合格后,都要到曹操学院进行培训。笔者在刘金良的办公桌上看到厚厚十本的培训教材,包括《礼仪培训》《沟通技巧》《服务流程》等,这些培训内容甚至包括脑溢血、心脏病的急救知识。

  在曹操专车,每一名司机在上岗前还要接受性格取向的测试。刘金良介绍,美国一个Uber司机枪杀了多名乘客,被捕后发现并没有犯罪记录。这给我们的警示是,专车司机在上岗前仅仅调阅是否有犯罪记录是远远不够的。

  正是源于严格的管理,曹操专车在杭州成为安全的专车品牌。刘金良介绍,在实际运营中出现了一些新业务,比如有的客户叫了曹操专车后,只是让司机帮他送一份文件,有的家长让曹操专车帮接送孩子上下学。客户认为,曹操专车的司机都是某一组织的员工,所以信任度远远超过其他出行品牌。

  作为曹操专车的一个特别服务项目,“曹操碳银行”能记录每一个客户使用曹操专车降低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刘金良说,他自己在曹操专车APP端的记录是已经积累了169.8公斤,这不是一个简单的数字,而是可以折算成商品或者货币。目前,国内已经有7个碳交易试运营城市,未来会覆盖到全国。对客户来说,出行不仅仅是花钱,还能赚钱,而且是在用实际行动为国家的减排做贡献。

  历史上的曹操有一个别名叫“曹吉利”。这正是吉利为专车平台取名“曹操”的原因。刘金良认为,出行有多种解决方案,出租车可能是1.0版,专车是2.0版,3.0版是分时租赁或自动驾驶,4.0版就是无人驾驶。“未来有一天,你用手机叫来的曹操专车或许就是一辆无人驾驶车,这一天一定会到来,我对此一点也不怀疑。”

  刘金良说,汽车生产商在未来将面临很多挑战,就像过去的手机一样,现在你只要愿意预支话费,就有可能得到免费的手机使用,汽车会不会也出现类似的情况呢?答案是肯定的。2014年福特就提出从制造商向道路运输服务商的转型,吉利也必须未雨绸缪,在汽车产业链的用车领域有所作为。

  在今年的全球汽车论坛上,吉利集团董事长李书福表示:“我们希望以曹操专车平台为起点,结合车载人工智能,优化智能网络空间,加快推进变革,把吉利控股集团从汽车制造商向交通运输服务商、信息内容提供商转型。”

  无独有偶,与吉利投资曹操专车同步,丰田投资了Uber,通用投资了美国打车平台Lyft,大众投资了以色列的Gett。这些跨国汽车公司只是向打车软件进行财务投资,获取部分股权,而吉利的大手笔运作无疑是领先一步。

  经过大半年的试运营,曹操专车也收集了大量车辆改进建议。刘金良介绍,李书福董事长让吉利研究院的院长专门来询问专车的特别设计要求,未来吉利有能力设计出最适合专车运营的车辆。他说,曹操专车的目的是打造消费者的第三空间,除了家和办公室,曹操专车也会提供无线网络,为消费者提供一个安全、舒适的乘车环境。

  刘金良早年从事过酒店服务管理,后在吉利销售公司长期担任总经理。两年前,他从媒体的视野中逐渐淡出,先后负责吉利的电动车推广、分时租赁、停车管理等业务。

  采访刘金良,煞费了一番周折。他百般推托,勉强答应后又一推再推。借出差杭州的机会,笔者是在晚上10点多走进曹操专车的总部办公室。穿过还有上百名员工加班的办公区,刘金良尚在与最后一批客人握手告别。我印象深刻的是:老刘满面红光、精神抖擞地上前迎接我,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又是一副战天斗地的架势……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任国凤)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