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层社会矛盾化解的法治之路

2018-01-29 00:00 来源:法制日报 作者:宋朝武

  基于对基层社会矛盾化解实践的考察,以刚性法律规则的适用程度为标准来衡量法治的强度,作者勾画出了基层治理的不同模式,这在某种意义上反映了基层法治的基本进阶

  法治是治国理政的基本方式,法律是现代社会协调多元利益和价值的重要手段,是社会公平正义和民众权利的重要保障。基层社会矛盾纠纷的成因、当事人诉求、表现形式等因个案而异,但最终解决必须回归法治,这是基层治理现代化的必由之路。以社会矛盾纠纷化解为中心,基层法治化治理应是怎样的样态,或者说何为基层法治,这既具有理论思辨和建构性,更是一个极具实践性的命题。华北电力大学梁平等出版的新著《基层社会矛盾化解与法治化治理研究》,以独到的研究视角、扎实的实证调研和可靠的研究结论,对该问题进行了深入而全面的阐释,展示了当代中国基层社会法治运行的基本面貌。

  “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提出为各个学科的学术研究和实践探索提供了新的理论命题,基层治理也成为热点话题。近年来,不同学科对基层治理的研究视角和侧重点各异,表面上看似围绕共同问题,但很难达成学术共识,也对学科融合造成了一定的困扰。作为长期从事纠纷解决的学者,该书作者敏锐地抓住了“基层社会矛盾化解”这一核心主题,通过对“当代中国基层社会变迁与治理策略”的述评性研究,将法学、社会学、政治学等多个学科的共同命题提炼出来,使“形散”的研究主题和成果得以“神聚”,以此作为探寻基层治理的视角,这对洞察基层社会运行状态是精准有效的。

  无论是基层治理还是社会矛盾化解,均面临着“合法性”和“有效性”的双重困境,考验着法治的能力以及对基层社会的普遍适应性。如果仅从规则主义出发,因法律规则自身的局限性,可能在基层社会面临着与地方知识、价值、经验和习惯的阻力,即便强力推行,也可能严重影响规则运行的有效性;但若放弃规则或无原则的迁就,显然与法治背道而驰。针对法治在基层社会运行的矛盾,作者并未停留于法治的理论阐释,而是从民众需求、认知以及法治运行的具体社会情景等主客观条件出发,探索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化解基层社会矛盾纠纷的社会基础。这既避免了法律适用统一性与纠纷多样性、地域不平衡、文化差异性等的冲突,也恰当地协调了国家法治与民众认知的矛盾。

  立足于基层社会矛盾化解,探索基层社会的法治化治理之路,需要对基层社会治理具有十分精到的把握和理解,这同样是一项异常琐碎而艰辛的工作。为此,作者进行了大量的问卷调查,并展开个案访谈和实地考察,深入基层了解社情民意,收集典型案例,通过大量的第一手资料解析基层治理现状和法治条件,探索适用于中国基层社会的兼具“合法性”和“有效性”的法治模式。

  基于对基层社会矛盾化解实践的考察,以刚性法律规则的适用程度为标准来衡量法治的强度,作者勾画出了基层治理的不同模式,这在某种意义上反映了基层法治的基本进阶。这种进阶,体现了多元纠纷解决理念下解纷程序运行的层次性,也符合基层社会矛盾化解的一般进路。但作者并未局限于三层进阶的各自运行和衔接,而是基于多元合作治理理念,以多元主体实质参与机制的构建为核心,着眼于司法公开、智能解纷等现代元素,探索基层社会矛盾纠纷协商合意化解的路径,在基层法治的形式合法性、实质合理性和治理有效性之间搭建了多元主体“协商合意”的桥梁,这将成为“司法作为最后一道防线”的基层社会治理常态。

  基层社会矛盾的彻底化解包含权利确认和权利实现两个环节,“执行难”“执行乱”等现象,不仅关系到当事人的权利实现,而且影响到法治的效能。十八届四中全会提出“推动实行审判权和执行权相分离的体制改革试点”,剑指制约执行的体制机制性障碍。作者围绕司法改革的热点命题,在深入考察唐山法院“两分一统”垂直管理改革等实践模式的基础上提出民事审执分离体制改革的基本思路,体现了基层法治的完整性和时代性。

  客观地讲,基层法治前景明朗但道路曲折,面临着诸多错综复杂的现实因素,但以国家法为保障的多元主体“协商合意”将是基层社会矛盾化解的可能趋势,目前着力构建的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正朝此方向迈进。就此而言,该著作不仅具有哲理性和可读性,也具有前瞻性和创新性,是一部论述酣畅、见解深刻、引人入胜的学术作品。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任国凤)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