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现历史文化村镇数字化保护

——访衡阳师范学院古村古镇文化遗产数字化传承协同创新中心主任刘沛林

2018-01-30 17:21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张清俐

  在我国不同地域分布的历史文化村镇经过千百年的历史变迁,已经成为凝聚我国传统文化基因的活态遗产。然而,或者因为建筑载体的自然损毁,或者因为有意无意的人为破坏,历史文化村镇的保护现状不容乐观。近年来,数字化技术快速发展,被广泛运用于文化遗产的保护,科技与文化的融合,也给历史文化村镇的保护带来福音。2016年,以衡阳师范学院古村古镇文化遗产数字化传承协同创新中心主任刘沛林为首的专家申请获批的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历史文化村镇数字化保护的理论、方法和应用研究”正在着力推动历史文化村镇的数字化保护。就相关问题,刘沛林接受了中国社会科学网的采访。

  记者:请您谈一下,历史文化村镇的保护价值体现在哪些方面?对历史文化村镇进行数字化保护旨在实现怎样的一些保护理念?较之传统保护理论和方法,数字化保护的优势有哪些?

  刘沛林:历史文化村镇主要指历史时期形成的至今仍然保留有明显的地方历史文化特征的传统村落和传统集镇的总称。历史文化村镇的保护价值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传统村镇建筑的保护价值,尤其是具有一定规模的历史文化建筑群的保护价值,二是传统村镇空间结构及其规划布局思想的保护价值,三是乡土文化、地方文脉及文化基因的保护与传承利用价值。其中,传统村镇建筑群的保护是载体,乡土文化基因的传承利用是内容。

  随着城镇化的加速推进,历史文化村镇面临着急剧损毁的危机,保护历史文化村镇变得越来越紧迫。在加强历史文化村镇传统保护方式的同时,利用快速发展的信息化技术手段加强历史文化村镇的数字化保护是大势所趋。对历史文化村镇的数字化保护旨在实现以下理念:一是数字保存的理念,也就是借助于数字化技术对濒危乡土建筑实现数字化抢救和保存;二是数字监督的理念,即借助于空间观测技术对重点保护的历史文化村镇建筑和格局进行实时监控保护;三是数字传播的理念,对历史文化村镇数字化成果进行多位数字化传播;四是数字修复的理念,即根据数字化处理档案对自然损毁、人为损毁和灾害损毁的有价值的历史文化村镇或村镇建筑进行修复和恢复。

  较之传统的保护理论和方法,数字化保护具有明显的优势:首先是原真性保护优势,能准确记录特定历史年代的原始数据,不会因风雨侵蚀和时间损毁而改变原状;其次是整体性保护优势,能全面记录特定时段的历史文化信息,不会因时间的变化而改变数据;再次是信息化保护优势,所有的村镇数据都能被信息化,有助于信息化传播、网络化展示和虚拟化旅游;其四是智慧管理优势,传统村镇所有信息都能实现“智慧村镇”管理,大大提升数据价值和管理水平。

  记者:请您结合一些案例,介绍一下,目前被广泛运用于历史文化村镇的数字化保护理论与方法包含哪些要点?据您了解,效果如何?您本人开展过哪些相关的研究项目?

  刘沛林:历史文化遗产的数字化保护研究与实践在中国开展得很晚,成果也很少。有学者尝试过敦煌莫高窟壁画的数字化研究,多种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数字化研究,数字旅游景区的研究等等,有一些初步成果,但对如何建立文化遗产数字化的理论与方法的范式却少有人问津。在国家关于推进“科技与文化融合”战略的鼓舞下,本人牵头的“古村古镇文化遗产数字化传承”湖南省协同创新中心,作为专注于古村古镇数字化保护的专业学术机构,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国际自然和文化遗产空间技术中心等组织的大力支持下,近年来重点开展了南岳古镇、永州市干岩头村、祁阳县龙溪村、永兴县板梁村和常宁市中田村等一大批国家级历史文化名村名镇和传统村落的数字化理论与方法研究,取得了一定的探索性成果。重点开展了古村镇的三维数字化保存、可视化呈现、虚拟现实展示和网络化传播等关键性工作。在文化数字化提取方面重点探索了聚落景观基因的提取理论及其提取原则和方法;在三维数字化表达方面重点研究了三维数字建模、虚拟现实(VR)及动画技术;在三维虚拟呈现和传播方面重点研究了信息压缩处理技术及其网络传播(Web)技术等问题;在综合管理方面,借助于地理信息系统(Gis)和MapGis技术开展了“数字村镇”、“智慧村镇”、“智慧旅游”等问题研究。以此研究为基础,我所牵头的研究团队主持了相关研究课题10余项,相关工作获得国家相关部门的肯定、鼓励和支持,“传统村镇文化数字化保护与利用技术”国家地方联合工程实验室也即将落户本协同创新中心,对于我们全面推进历史文化村镇的数字化保护工作是极大的支持。

  记者:在您看来,就已有的研究成果来说,将数字化保护的理论与方法运用于历史文化村镇的保护还存在哪些不足或研究瓶颈?未来要更好的推动历史文化村镇数字化保护的理论、方法的研究及其应用,您有哪些建议?

  刘沛林:目前将数字化理论与方法运用于历史文化村镇保护虽然取得了一些成绩和进展,但还存在着许多不足:一是观念上有差距,许多从事文化遗产保护的部门和人士并没有真正认识到数字化技术和方法对遗产保护的作用和价值,思想上不重视;二是操作上有难度,历史文化村镇数字化保护是一项将科技与文化进行融合的跨学科跨行业工作,实际的情况是,搞文化保护的人不懂信息技术,搞信息技术的人不懂文化保护,很难实现相互协同;三是技术上进展慢,数字化技术中的几个关键技术如三维呈现技术、虚拟场景技术、图像处理技术、大数据传输技术等等,本身都在不断发展中,应用于历史文化村镇数字化保护的节奏显然要慢很多。

  下一步应该重点从以下方面着手推进本项工作:首先要进一步提升对历史文化村镇数字化保护的理论与方法研究工作的认识,要有抢救濒危文化遗产的危机意识和紧迫意识;其次要大力倡导跨学科研究,要高度重视科技与文化融合发展的战略意义和现实需求,推进历史文化村镇的数字化保护和应用研究;再次是要建立一支相对稳定的历史文化村镇数字化保护和研究的专业队伍,重点开展对现有528个国家历史文化名村名镇和2555个国家传统村落的数字化保护工作;最后是要建立“中国历史文化村镇数字化Web展示平台”,鼓励各个技术团队将自己所完成的历史文化村镇数字化成果上传至该平台,成为社会共享数字化资源。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阮益嫘)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