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动军事训练智能化发展

2018-02-09 16:1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行自 聂晓丽

  科学技术决定战争形态。随着以人工智能技术为代表的智能化技术群的出现以及在社会生产与军事领域的应用,可以预见,人类社会不久将进入智能化时代,未来将进行智能化战争。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要“加快军事智能化发展,提高基于网络信息体系的联合作战能力、全域作战能力”。军事训练服从并服务于战争需求,为应对即将到来的智能化战争,必须从战争牵引训练、训练服务战争、科技助推训练、管理促进效益四个方面牢牢把握智能化时代军事训练特点规律,推动军事训练智能化发展。

  理念智能化:探索战斗力生成规律

  训练实践,理念先行。不同于信息化时代,智能化时代军队战斗力生成模式及规律有其特殊性,应当积极探索其生成规律,促进智能化时代军事训练理念的形成发展。

  (一)以机械化与信息化为基础。智能化战争是智能化时代的产物,智能化时代不是凭空出现的,而是以人类在工业时代、信息时代所积累的科学技术为基础发展而来的。因而智能化战争时代的军事训练亦当以机械化战争时代和信息化战争时代的军事训练积累为基础。军事训练的智能化发展绝不是对机械化与信息化的否定,也并非两者的简单累积与线性延长,而应当是以机械化、信息化为基础的军事训练变革。我们应当以智能化为引领,加快完成机械化与信息化建设,并在此基础上发展智能化训练。

  (二)着眼智能化战争发展规律。智能化战争的发展以科学技术的发展为主线。智能化战争初级阶段以操控式无人平台为主导,指的是无人化战争阶段。即人从逐步与机器人编组到最终退居幕后,人控制的具有较高自主能力的功能性机器人成为战争前锋。该阶段的军事训练应当注重强化人的战争主导意识,提升运用工具操控智能化机器人能力,人机协同决策能力等。中级阶段以意识控制为主导。即人不再通过工具而是直接通过意识连接人造生物器件进而控制机器人。此时战争焦点为对人类大脑的硬件控制。该阶段的军事训练应当注重提升人的意识控制能力,进一步开发以谋略思维为主的人类大脑潜能。高级阶段以机器群体智能为主导。即人类以外的智能体发展到相当规模产生涌现效应,形成若干具有超计算、超存储和超学习能力的机器群体智能体。此时人退居幕后,通过维护和宏观管理机器群体智能体来参与战争。该阶段的军事训练应当注重增强在人类宏观监管下的机器自主学习与自主训练能力,并打破按战争层级与军兵种体系开展军事训练的传统理念,着眼扁平化、分布式训练体系开展训练。

  训练智能化:着眼提高打赢能力

  训练内容是军事训练的核心要素。智能化时代,军事训练内容应当瞄准提升部队打赢智能化战争的能力进行设置。以下从人类、机器、人机融合训练三个维度进行阐述。

  (一)人类训练

  人类智能训练。古往今来,以谋略与战法运用为代表的智能始终是战争中的重要制胜因素,而智能化时代中智能对于战争的影响力远胜于以往。智能的核心作用在于促进信息优势向认知优势的转化,并在此基础上进一步转化为决策与行动优势,全面精确高效驱动作战体系能量,通过精准释放实现作战效能倍增。要提升人类智能水平,一是应当通过教育使受训者了解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等驱动人类进入智能化时代的科学技术基础知识,提升对科学技术的理解力。二是应当通过训练使受训者树立智能化战争理念,形成智能化思维,培养人机智能一体化作战意识。三是可以通过人类与智能化机器进行指挥对抗的方式进一步培养提升人类指挥艺术与谋略水平。

  智能化武器应对训练。随着科技的发展,远程化、精确化、小型化、大规模的机器人将成为智能化战争的主角。由于机器人兼具智能性与机器性,相比于人类,在任何环境中始终拥有冷静的思维,极强的执行力,与以往战争形态中人类之间的对抗方式存在本质区别,因而应当培养受训者在战场上应对智能化武器的能力。

  (二)机器训练

  以人类智慧为内容的机器自主训练。人工智能的核心技术是机器学习技术。本质上是基于硬件方面强大存储与运算能力的机器学习算法设计。算法可以设计,但数据的积累和算法的优化存在一个过程,这个过程其实就是机器自主学习与训练的过程。AlphaGo尽管功能强大,在起始阶段依然需要自主学习人类棋谱,同理可知,未来装备部队的各类智能化武器装备甚至整个无人作战体系同样需要时间进行自主学习训练,通过学习人类知识经验,不断积累数据并进行算法优化,以提升战斗力。

  从零起步的机器自主训练。从人类的认知规律来看,人类的学习训练过程常常是以试对为基础的,即教练员直接教授受训者正确的理论与技能。而从当前机器的感知技术原理来看,机器往往是通过强大的存储与运算能力,首先通过大量探索不断试错,并在此基础上不断修正反馈以找到正确路径。AlphaGo Zero从零开始自我训练,仅仅三天便打败了从学习人类棋谱起步的AlphaGo,这表明了机器从自身的学习训练规律出发,可能会发现人类所无法发现的事物规律,而人类亦可以向机器学习,从而超越自身的局限性,达到突破战斗力瓶颈的效果。

  (三)人机智能融合训练

  智能操控训练。智能化战争中,机器人尽管具有较强的自主决策与行动能力,但人类依然在战争中起主导作用,因此战争本质上是人类智能宏观监管与操控的机器人直接参与对抗的战争。而人类通过智能对智能化武器装备进行操控的能力水平,将直接影响操控对象作战效能的发挥,所以应当通过开展人机操控训练,提升人类对智能化武器装备的智能操控能力。

  融合指挥训练。智能化战争中,人与机器两者之间将能够实现功能的动态分配共享,功能角色能够互换与流动。在指挥决策中,智能化指挥系统能够自主形成对战场态势的感知,自动标识作战编成的实体分布,并对战场全局态势作出判断评估,为人类指挥决策提供强大支撑。应当通过开展人机融合式指挥训练,促进人类智能与机器智能在指挥层面的融合,最大限度提升指挥效益。

  方法手段智能化:

  以技术群为支撑

  智能化技术群的出现极大丰富了军事训练的方法手段,应当充分运用科技发展成果,创新军事训练方法手段,提升训练效益。

  (一)需求分析智能化

  需求分析是开展军事训练的起点。在训练实施过程中,面对统一的训练标准,由于受训者个体状态、水平的差异,每名受训者的训练需求不尽相同,因而针对受训者采用的训练方法甚至于拟制的训练计划也应有所区分。通过采用智能化军事训练需求分析系统,能够通过受训者所佩戴的监测终端实时搜集受训者训练状态与水平数据,并据此分析每名受训者的训练需求,从而为组训者针对不同受训者精确施训提供有力支撑。

  (二)模拟训练真实化

  模拟训练是计算机、人工智能、专家系统、多媒体和建模仿真技术在训练领域的发展和应用。其最大的优势在于使受训者足不出户便得到逼真的训练感受。从当前技术发展水平来看,对客观环境诸如敌我武器装备、战场自然环境的模拟已经能够达到较为逼真的程度,然而对主观意识如敌军作战思想与指挥控制、战场人文环境的模拟则仿真度较低,根本原因在于机器难以模拟人类智能,而这也是模拟仿真的最高层次。然而通过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人类或许能够突破瓶颈,通过机器模拟人类智能,从而在虚拟环境中塑造出较为真实的敌军官兵,极大地提升模拟训练的真实性,大幅提升训练效益。

  (三)演训导控无人化

  传统演训导控方式往往需要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这一方面由于导调人员在演训场上的大量存在,会影响演训环境的战场仿真度;另一方面由于导演部人力物力有限,往往难以对整个演训过程实施全面而精细的导调与监控,从而间接影响演训效益。而随着智能化技术的发展,智能化演训导控系统将登上演训舞台,通过分布式导控终端对演训全程进行全面实时的监控与灵活的智能化导调,极大地节约人力物力,提升演训效益。

  管理智能化:提升保障效益

  军事训练管理与保障是完成训练任务、提高训练质量的重要保证,目的是使军事训练科学化、秩序化和效益最大化。通过智能化管理与保障方法手段的运用,能够进一步提升军事训练管理效益与保障质量。

  (一)训练数据管理智能化

  传统的训练管理以“管人管装”为中心,对于训练数据的管理常常是进行简单的采集、筛选与分析,随后束之高阁。大数据技术、深度学习算法是人工智能技术的基础。部队日常的演训活动会产生海量的训练数据,而随着大数据和云计算技术的发展,让“数据智能化管理”成为训练管理的主体。通过对海量训练数据进行智能化采集、筛选与分析,落实训练预演战争的理念,并拉动军队建设发展。

  (二)训练考评管理精准化

  军事训练考评管理是指在规定的时机、按照规定的标准,对受训者所学的军事理论和技能进行的考核与评价。军事训练考评的目的在于检查训练质量,发现问题,并以此为依据指导训练和改进训练管理,因此精准化是核心。传统的考评手段往往难以对受训者的全面素质、全过程表现进行精准考评。然而随着大数据、人工智能、云计算等技术的发展,智能化考评系统的出现能够通过对受训者在考核中的表现进行全方位数据采集,并进行智能化分析,结合评估标准作出评估结论。这样相比于人工进行数据采集与分析则更为全面精准,能够为训练指导提供更为有力的支撑。

  (三)训练保障实现无人化

  军事训练保障是为使训练顺利实施而采取的各种措施和进行的相应活动的统称。训练保障一方面需要精细、严密地进行组织,另一方面由于其服务性与经济性,需要从训练需求出发,在有限的经济条件下最大限度地获取训练效益。这就要求训练保障的计划制定与组织实施应当遵循科学、严谨、周密、高效的原则。相比人类而言,由智能机器人完成训练保障需求分析、方案制定与实施、信息反馈等环节,则能够大幅降低出错几率,并且大幅提升保障效率。

  (作者单位:陆军指挥学院)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阮益嫘)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