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动全球能源治理 开辟合作共赢格局

2018-02-11 16:41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朱雄关 张帅 姜铖镭

  能源为人类携手共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命运共同体”提供了强大动力。在全球一体化的能源新时代,国际能源政治的动力学发生了深刻变化。任何国家都处于相互依赖的能源权力结构之中,都无法脱离全球能源市场,能源开发与利用产生的环境、安全问题已成为全人类面临的共同挑战。

  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指出:“能源安全是各国国家安全的优先领域,抓住能源就抓住了国家发展和安全战略的‘牛鼻子’”。在全球能源格局发生深刻变革的新时代以及失序的全球能源治理体系重构的过程中,亟待一个既能正确指引全人类实现可持续发展,又能有力彰显维护各国能源权力的新理念、新思想。这为中国积极倡导构建能源合作共同体,进一步提升国际能源合作水平和推动全球能源治理体系朝着更加公平合理方向发展提供了千载难逢的机会。

  构建能源合作共同体应包括四方面内容。一是塑造普遍安全的能源供需格局。国际能源行为体对能源供需的刚性需求以及供需格局的多元化是全球一体化能源体系的重要特征。能源生产国、消费国以及过境国都处于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相互依赖能源权力结构之中。因此,应当摒弃“石油武器、能源霸权、能源战争”等零和博弈思维,在共商共建共享的基础上塑造既能维护生产与消费安全,又能维护运输安全的普遍安全格局。二是建立互利共赢的能源合作关系。随着新兴经济体国家的崛起,能源生产出现了供不应求的趋势,国际社会需要投入大量资金开发能源,同时能源利用对环境和气候变化造成的重大影响,给人类生活方式带来了巨大挑战。因此,在保持能源体系平衡、提高能源利用效率和应对气候变化方面,能源生产国和消费国有着共同利益和互利合作的基础。中国应与世界各国一道在深化这一合作基础之上,由能源合作的共商共建走向能源合作的共赢,最终共享能源合作带来的成果与红利。三是构建开放包容的能源治理体系。以国际能源机构(IEA)和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为代表的“俱乐部治理模式”衬托出全球能源治理体系垄断性、排外性和失序性的特点。重构全球能源治理体系需要一个既有相互依赖特点,又有开放包容精神,既能代表新兴经济体能源诉求,又能兼顾其他类别国家能源利益的多边国际能源治理机制。四是寻求绿色低碳的能源发展方式。习近平总书记说:“我们不能吃祖宗饭,断子孙路,用破坏性方式搞发展。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我们应该遵循天人合一、道法自然的理念,寻求永续发展之路。”绿色正在成为能源治理的主色调,推动清洁低碳能源发展已成为国际能源合作的普遍共识。基于休戚与共、责任共担的精神,中国应与各国一道走一条既符合彼此自身利益,又能造福全人类的清洁绿色、可持续发展的能源合作之路。

  构建能源合作共同体应抓住三个重点。第一,牵住“牛鼻子”,秉持综合普遍的能源安全观。能源安全广泛涉及国家安全、社会安全、环境安全、气候安全和人的安全,在全球一体化的世界能源市场上,任何国家都不能独自应对所面临的能源安全问题。中国应秉持互利共赢、多元发展、协同保障的新能源安全观,与能源生产国、消费国、过境运输国、跨国石油公司、政府间与非政府间组织开展能源领域内的多边合作与对话。同时积极发挥大国责任,鼓励和支持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在全球能源格局中掌握话语权,积极参与到多边能源合作与治理当中,从能源个体安全走向集体安全。第二,找准“着力点”,构建能源合作的新兴增长面。中国应在国际能源合作的领域、内容上构建合作的新兴增长面,充分发挥和做实引领示范效应。一方面,充分借助北极沿岸地区国家的巨大能源生产潜力,积极开发利用北极地区丰富的能源资源,与传统能源生产国在能源合作新领域务实合作。另一方面,充分利用、借助拉美国家先进和成熟的新能源技术和市场,深化与拉美国家新能源合作的质与面,与新兴经济体国家在能源合作内容上寻求创新与突破。第三,解好“综合题”,寻求永续发展的能源合作新路径。走一条可持续发展的新能源合作之路是未来全世界解决能源问题、维护人类共同家园、造福子孙的最佳选择。中国作为全球最大能源消费国,应积极树立负责任的大国形象。一方面,把新能源国际合作和节能减排相结合,加大对新能源开发利用的投资力度,学习引进国外新能源技术、设备和成果。另一方面,在推进一带一路建设的过程中,积极推动国际社会加强新能源技术研发等方面的对话与合作,探讨建立清洁、安全、经济、可靠的全球能源供应体系,逐步增强在世界新能源发展中的参与能力、引导作用和示范效应。

  构建能源合作共同体应采取三个举措。首先,用好辐射点,扩大朋友圈。能源合作共同体必须建立在广泛、众多的国家、国际组织和跨国公司参与合作的基础之上,所以扩大中国能源合作的朋友圈将是构建能源合作共同体的一项重要任务。为此,应发挥中国与相关国家既往能源合作的示范辐射作用,以同中国能源合作机制较为健全、合作较为顺畅的国家为辐射点,充分发挥这些国家的作用,以点带面,广泛辐射周边国家,一步步扩大能源合作的朋友圈,构建点线相连的多元运输线和稳定的供需链。其次,发挥影响力,构建合作网。中国应发挥在全球政治、经济等各领域的综合影响力,以及作为全球最大能源消费国的能源供需影响力,整合各国资源,共同建立一个开放型的多边能源合作机制,形成一张点、线、面相结合,互联互通的全球能源合作网络,并通过发挥这张能源网的广泛覆盖性,将能源进口国、出口国和中转运输国以及国际组织、跨国石油公司等相关能源行为体整合起来,形成彼此间紧密的能源合作关系,建立多元、共赢的能源供需体系。最后,利用新平台,重构新秩序。当前,由西方发达国家及部分资源富集国家主导的全球能源治理体系正逐渐失去其约束力和影响力。失序的全球能源治理体系在调整重构过程中,迫切需要一个既能代表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能源权力,又能兼顾其他国家能源利益的能源治理新秩序。

  有别于以利为先、零和博弈的能源霸权思维,中国将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的指引下,秉持以义为先、合作共赢、共同发展为导向的新能源安全观、大国责任观和正确义利观,与世界各国一道携手共建能源共赢格局。

  (作者单位:云南大学民族政治与边疆治理研究院;云南大学国际关系研究院;云南大学职业与继续教育学院)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阮益嫘)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