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实推进三江源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建设

2018-03-13 15:59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马洪波

  建立国家公园体制是深化生态文明体制改革的突破口。党的十九大从加快生态文明体制改革、建设美丽中国高度,进一步提出了“构建国土空间开发保护制度,完善主体功能区配套政策,建立以国家公园为主体的自然保护地体系”的改革要求。三江源国家公园体制试点要在立足本地实际、借鉴国内外经验的基础上,走出一条具有中国特色和高原特点的新路,为中国国家公园建设和自然保护地体系改革探索新路径。

国家公园体制试点要破解三个关键问题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在深刻把握客观规律基础上,提出“人与自然是生命共同体”,强调要把生态文明建设融入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建设的全过程及各方面,并摆在全局工作的突出位置,从根本上回答了“为什么要进行生态文明建设”和“如何进行生态文明建设”的问题。生态文明是对工业文明不可持续性问题进行反思而提出的服务于人类永续发展的、更高级别的新型文明形态,推进生态文明建设,要突破工业文明形成的单一性、机械性、片面性思维模式,通过创新出思路、出举措、出方案、出对策,将生态文明建设引向深入。

  国家公园体制试点是生态文明建设的重要抓手,必须以马克思主义生态文明理论,尤其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中关于生态文明的重要论述指导具体行动,破解三个关键问题:

  为什么要建立国家公园体制。在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对自然保护地的分类中,国家公园属于第二类。近年来,我国自然保护区建设虽然取得了长足进步,但仍存在着追求数量重于追求质量,管理上多头伸手、部门利益冲突升级,对保护区指导不力、投资不足、管理机构薄弱,与当地经济社会发展存在矛盾冲突等缺憾。建立国家公园体制已成为革除自然保护地管理体制弊端的突破口。要通过国家公园体制试点,探索建立一个统一、规范、高效的中国特色国家公园体制,把国家重要生态系统的原真性、完整性有效保护起来,形成国家所有、全民共享、世代传承的生态保护新模式。

    建立什么样的国家公园体制。建立国家公园的目的是实行最严格的保护,除不损害生态系统的原住民生产生活设施改造和自然观光、科研、教育、旅游外,禁止其他开发建设,保护自然生态和自然文化遗产的原真性、完整性。建立国家公园体制包括建设完整的自然保护地体系、稳定的资金投入体系、统一高效的管理体系、完善的科研监测体系、配套的法律体系、人才保障体系、科技服务体系、有效的监督体系、公众参与体系和特许经营制度。国家公园体制试点的核心目标是实现对自然资源的科学管理和合理利用,即在充分发挥涵养水源、调节气候等生态功能的前提下,让国家公园更好地为人类服务。

  如何建立和完善国家公园体制。要科学界定功能。国家公园的首要功能是重要自然生态系统的原真性、完整性保护,同时兼具科研、教育、游憩等综合功能,也就是说,国家公园有多功能的目标需求,对其保护管理具有系统性、科学性和复杂性。要做好总体规划。国家公园在保护管理层面面临着错综复杂的局面,编制具有科学性、系统性、前瞻性的规划十分必要。要把保护生态、体现公益性和树立典范结合起来,实现国家主导、合理布局、整体保护。此外,还应建立统一的管理机构、制定完备的法律法规、实施足额的财政资金保障等。

先行先试,推进三江源国家公园体制试点

  国家公园体制试点是三江源生态保护最重要的方式之一。要立足实际,先行先试,把三江源国家公园建设成为生态文明先行示范区。

  保护优先,兼顾发展。三江源国家公园自然资源丰富,生态功能强大,地方生态文化蕴含着丰富的生态保护基因。对其要落实最严格的生态保护政策,执行最严格的生态保护标准,实行最严格的生态保护措施,贯彻最严格的生态损害责任追究制度。要创新适应性管理,注重生态系统的完整性;要通过适度放牧加速营养循环,保护生态系统的原真性;要聚焦生态系统的承载力,把农业生态系统和牧业生态系统结合起来。通过体制试点,探索符合中国国情、体现高原特点的三江源保护管理新体制,实现发展与保护互相促进。

  多方参与,民生为本。推进三江源国家公园体制试点要处理好政府、市场、社会三者的关系,在发挥政府主导作用的同时,充分调动当地农牧民群众生态保护的主动性和积极性,充分利用自然生态系统的自我修复能力,把提高当地老百姓生活水平放在重要位置。在鼓励社会参与方面,要为社会资本投资生态文明建设搭建平台,支持社会组织参与野生动植物观测、藏羚羊保护、冰川监测、环保宣传、垃圾处理、反盗猎等活动。在改善民生方面,要正视政策驱动的城镇化对草原生态环境的不利影响,把草原治理与社会治理结合起来,强化对生态系统的综合管理。

    共建共享,流域联动。要建立三江流域省份协同共建共享机制,将三江源国家公园体制试点融入“一带一路”建设、长江经济带规划之中,实现源头主动、流域联动,在生态环境共治中协同发展;要以生态建设、生态保护和绿色发展为核心,建立整个流域统一管理、统一发展、统一协调的生态共治模式;要建立省际协调机制,包括颁布流域共建共治宣言、完善对口支援政策、探索流域协同治理,协调好生态保护和建设中的矛盾与问题。

  合理分区,制度保障。三江源国家公园试点区域分为核心保育区、生态保育修复区和传统利用区,要针对不同区域制定不同的管控标准和措施,建立一体化监测体系,制定完善的技术规范,实现一张蓝图绘到底、行得通;要以国家公园体制试点为契机重构地方政府架构和职能,在兼顾发展和反贫困目标的同时,重点突出生态保护职能;要通过设置生态管护公益岗位,探索公园内百姓不搞放牧、专做保护的长效机制。

  (作者:马洪波,系中共青海省委党校副校长)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阮益嫘)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