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岭 家事审判让法律更有温度

2018-03-26 00:00 来源:人民法院报 作者:李 洁

  □ 访谈对象:浙江省温岭市人民法院院长 陈文通

  对话背景

  家是讲爱的地方。然而,遇到家事纠纷时,很多人又绕不开法律。当温情的家事和冰冷的法律发生碰撞时,法院应该如何处理呢?近年来,浙江省温岭市人民法院不断探索和创新家事案件的裁判方式,把对簿公堂的亲人对彼此的伤害降到最低。

  法周刊:您好,陈院长,温岭法院近期在开展家事审判活动方面做了哪些工作?

  陈文通:温岭法院虽然不是最高人民法院确定的开展家事审判改革的试点法院,但一直以来都十分重视家事审判工作。

  一方面,我院有开展家事审判活动优良传统,建立妇女、儿童、老人维权的绿色通道,为他们提供咨询、指导和救助,及时审判、及时执行。

  另一方面,我院设立了家事审判专业合议庭、家事审判调解委员会,化解家事纠纷的同时,尽力起到调整、修复婚姻家庭关系,抚平当事人心理创伤的作用。

  2017年,我院还出台了《家事审判审理规程(试行)》。该规程共有60条,明确家事案件的审理流程,为维护婚姻家庭的稳定奠定法律程序的基础。

  法周刊:您认为,温岭法院探索和创新化解家事纠纷的主要目的和动力是什么?

  陈文通:家事纠纷主要涉及婚姻家庭、继承等方面的纠纷。离婚纠纷是主要类型。三年来,我院共受理家事纠纷4616件,离婚纠纷就有3891件,占84.29%,涉案标的额上亿元。化解家事纠纷不能单纯地对照法律条文来分辨是非曲直,一判了之,而是应该尽力消除当事人之间的对抗情绪,缝合亲人之间的感情裂缝。更重要的是化解家事矛盾就是要“审理一个案件,稳定一个家庭”。

  同时,在司法改革的大背景下,探索和创新家事审判也是势在必行。

  法周刊:温岭法院在开展家事审判中,有哪些亮点或值得学习借鉴的地方?

  陈文通:我认为,家事审判不仅仅停留在个案上,应该以维护婚姻家庭和谐稳定为目的,实现家庭成员利益的最大化。

  在审判队伍上,我院成立了家事审判专业合议庭,精选专业素养好、化解家事纠纷经验丰富的员额法官组成审判团队,邀请妇联或具有一定法律知识、熟悉家事案件当事人心理特点或具有丰富调解经验的人民陪审员参加合议庭审理。

  我们还组建了家事审判调解委员会,成员包括从事家事审判的员额法官、负责诉前调解的法官助理和人民调解员以及特邀调解员,依托多元化化解机制,充分发挥审判职能,妥善化解家事纠纷。

  在审判方法上,我们运用网络技术,开展家事案件的远程视频庭审和调解,如我院的石陈法庭就利用微信视频连线身在异国他乡的被告,成功地调解了一起离婚案件。

  出台《“人身安全保护令”实施细则》,规定了申请的条件、方式以及审查、审理等程序,遵循“优先接待、迅速立案、有效调解、快速审理”的原则,通过及时公正的审理,维护家暴受害者的合法权益。

  纠纷处理中,我院注重司法审判与多元化纠纷化解的有效衔接,与温岭市妇联一起聘请了13名具有丰富妇女工作经验,又懂得心理知识的婚姻家庭纠纷的调解员,发挥他们的基层调解工作经验,全程参与调解家事纠纷的化解。

  同时,始终坚持调解在家事纠纷化解中的重要地位,与妇联、司法局建立家事纠纷诉调衔接机制,通过引调的方式,进行庭前或庭中的调解,借助外力和社会各界的力量,缓解社会矛盾。

  我们还十分重视调解人员业务知识的培训,不定期地安排员额法官讲课,引导调解人员依法或结合乡规民约、风俗人情,注重“感情修复、私密保护、案后回访”,采取“情绪疏导、视频教育、亲情规劝、社会介入”等方法,积极化解家事纠纷。调解达成协议,当事人申请对调解协议进行司法确认的,我们在3日内进行审查确认。当事人要求出具调解书的,在全面审查调解协议的基础上,及时出具民事调解书。

  建立家事案件诉后跟踪回访机制。依托家事纠纷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平台,与公安、司法、民政部门和妇联组织,建立畅通协作机制,发挥各自优势,定期或者不定期交流有关复杂、敏感家事案件的处理情况,共同开展判后跟踪、回访、帮扶工作,强化家事审判的社会辐射功能,构建家事纠纷社会管理新格局。

  涉家事案件当事人或者其近亲属也可以在案件审结后就抚养、监护、探望、赡养等履行情况,以及家庭暴力、重大疾病、离婚后财产纠纷、离婚后损害赔偿等事项,申请法院跟踪、回访或者帮扶。

  在家事审判中,我们还配备了家事调查员、心理辅导员等司法辅助人员,并通过引入社工、政府或社会团体工作人员和向社会购买服务等方式充实家事审判司法辅助人员。

  法周刊:您认为当前的家事审判还存在哪些难点?怎么改进?

  陈文通:“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但在当下的社会中,婚姻等家事纠纷却变得越来越脆弱。面对大量的家事案件,法院也面临着“清官难断家务事”的难题。

  其中,举证能力与实现公平的内心期许背道而驰,正是审理家事纠纷所面临的难点问题之一。

  家事纠纷关乎家庭内部的事务,隐蔽性很强,外人往往无从知晓,由于身份上的密切性,导致当事人保存证据的意识很弱,维权时就拿不出有利的证据。

  有一定比例的试图离婚者在离婚前就转移、变卖、隐匿财产,一旦进入诉讼程序,作为自然人的另一方,在查证、举证方面就会举步维艰。

  另外,在法律和伦理交融的情况下,法官对案件事实的认定就产生了很大的困难。

  我认为,对需要化解婚姻家庭危机的案件应当适当延长审理期限,以便法官能有更多的时间了解案件,作出公正的裁判。对于一方当事人有转移、变卖、隐藏财产行为或者与他人同居、重婚等重要案件事实的,法院应当根据当事人的申请或提供的线索,依职权向有关部门调查取证,查清案件事实。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任国凤)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