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产保护要统筹多方力量

2018-04-26 00:00 来源:人民法院报 作者:木须虫

  知识产权案件数快速增长,表明司法对知识产权保护力度在加大,设置知识产权诉讼的专门法院或法庭,体现了国家保护知识产权的坚定决心。

  4月23日,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召开新闻发布会,发布《广东法院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状况(2017年度)白皮书》(以下简称“白皮书”)和全省知识产权审判十大案例。2017年,广东法院审结知识产权案件超7万件,占全国法院新收知识产权案件总数的近三分之一,再创历史新高。其中,专业技术性较强的知识产权民事一审案件同比增长近50%,涉标准必要专利、网络著作权及不正当竞争等纠纷呈现多发趋势。

  知识产权保护诉讼案件激增,一方面源于社会权益意识的提升,特别是民商主体对知识产权利益的重视;另一方面源于经济社会的蓬勃发展,专利、著作权、商标权在经营领域竞争的权重越来越大,导致侵权借光的现象多发、频发。司法这方面的案件数量快速增长,表明司法对知识产权保护力度在加大,设置知识产权诉讼的专门法院或法庭,体现了国家保护知识产权的坚定决心。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讲,也折射出知识产权前置保护的缺位,规则调节的乏力,形成许多侵权存量和许多具有争议的利益纠葛,等待着司法审判来兜底。

  这些从公布的审判案例可见一斑。如,路虎饮料被裁定恶意使用商标,即恶意抢注商标仿名牌。这是商标侵权中比较普遍的现象,但一个经管理机构审查注册的商标来借光另一个注册或者纳入保护的商标,虽然不能说很吊诡,却至少说明注册过程中对商标侵权把关还很不够。法院认为“其利用我国商标注册制度囤积和不当使用商标的主观恶意明显,严重有违诚实信用原则”,反过来讲,主观有恶意但能得逞的恐怕还是注册制度或监管存在漏洞。因此,像恶意抢注商标式的侵权,恐怕更需要做的还是加密商标注册的栅栏,堵塞投机的漏洞,而不能仅仅依赖侵权后司法善后。

  在知识产权诉讼案件增多的同时,知识产权维权难的问题也同样突出。如,前不久童话大王郑渊洁历经14年赢回“皮皮鲁”商标就是个缩影,他最终能成功维权,得益于去年1月最高人民法院出台的有关明确文学作品角色商标在先权益的司法解释,这直指知识产权保护规则的软肋。类似还有更著名的“乔丹”侵权诉讼案,最终催生出了司法解释,将类似行为认定为“有害于社会主义道德风尚或者有其他不良影响的”标志不得作为商标使用的情形。

  因此,知识产权保护需要司法来兜底,但是司法裁判向来都是最后的选项,不是调节利益秩序、维系利益关系的最优选择。加强知识产权保护,更需要完善立法,确立更为清晰、更为科学的法则、规则体系,更需要统筹行政、司法、社会组织的力量,形成系统的保护体系与机制,打造诚信经营、公平竞争的营商秩序。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任国凤)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