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清理积案的启示

2018-04-27 00:00 来源:人民法院报 作者:朱会良

  

  据《折狱龟鉴》记载,三国时魏国的司马岐担任陈留太守的时候,梁郡有一个囚犯,因为他的案子涉及很多人,所以几年下来都没有判决结果,于是,朝廷下诏书命令将该案移送到司马岐那里审理。县里的衙役想事先准备好刑具,司马岐说:“现在这里的囚犯已经有几十个人了,他们也厌倦了牢狱的折磨,怎么会审不出来呢?”等到囚犯被押到后,司马岐马上审问他们,果真他们都不敢欺骗隐瞒,而都做了真实的供述。这些案子一天之内就审完了。

  与司马岐在很短的时间内清理积案相类似的还有宋朝刑部郎中王济。王济在担任漳州龙溪主簿时,汀州由于银锭冶炼的事引起诉讼,时间超过了十年之久还不能结案,这个案子牵连了几百人。福建路转运使命令王济前去审理,王济只用了七天,就全部搞清了案情,案件所牵连治罪的也仅仅几个人罢了。

  《折狱龟鉴》认为:“此二事相类矣。夫囚有数十,巧诈难符,苟能检核验证,亦何至近者数岁、远者十年不能决耶?是皆官吏不肯尽心而然也。岐于梁郡之囚,一朝决竟,济于汀州之讼,七日得情,虽云巳倦楚毒,其情易见,若非尽心推事,岂能如是之敏耶?”

  二

  积案的清理贵在勤。荀子曰:“道虽迩,不行不至;事虽小,不为不成。”明人在《初仕要览》中说:“初仕以勤政为首务,政不勤则百事殆。”认为初次做官应该把“勤政”作为首要任务,因为为政不勤就会百事懈怠进而导致危险后果。“勤政”是古今官员最基本的从政品格。

  清朝著名的幕僚汪辉祖则认为,“清、慎、勤”三者,应以“勤”为本。他在其《学治臆说·卷下》中说:官员很晚才起床上班,白天睡大觉,安排的日程经常改变,审理的案件长时期不能结案,前后左右的人都可以招摇生事,这样,势必做不到“清廉”,也谈不到“谨慎”。所以,为官之道,仅有“廉政”“谨慎”是不够的,还必须做到“勤政”。

  勤于政事,才能为民兴利除害,有所作为,才能使百姓安居乐业,天下太平。可见,无论“清、慎、勤”何为本,其“清、慎、勤”三者紧密相连,缺一不可,是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

  《尚书·大禹谟》亦曰:“克勤于邦,克勤于家,不自满假,惟汝贤。”意思是说,为国家做事,要尽可能勤勉;主持家务,要尽量节俭。不骄不躁,才是最贤能的人。南宋吕本中在其《官箴》一书中提出“当官之法,唯有三事:曰清,曰慎,曰勤”的观点,成为历代官箴作者理论阐述的基础,直到今天该箴言对为官处事仍有较强的借鉴意义。

  上述案例中,司马岐和王济能在很短的时间内将久拖不决的积案清理完毕,靠的是他们恪尽职守的勤政精神。

  三

  法官的勤直接关系到案件的进展程度。公正和效率是人民对司法工作的要求和期待。法官应当做到勤勉敬业才能真正提升司法效率,保障司法公正。法官应识别案件的关键问题进行审理,以提高审判效率。

  勤能补拙。事情的成功在于勤奋。审判业务的最大特点就是纷繁复杂,如果不及时处理,轻则案件堆杂,重则误国误民。《管子·中匡第十九》写道:“慢于朝者缓于政,害于国家者危于社稷”。从这一点上来讲,作为法官,应当勤勉。

  勤必躬亲。作为法官,最关键的就是亲力亲为,勤勤恳恳地做事。审判权、执行权所赖以行使的权力,在于要详尽地吃透案件,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得当,事必躬亲,才能使权枢不蠹。

  勤贵在恒。曾国藩家书中多次提到有关“恒”的论述,如“稍有成就须以有恒下手”“学问之道无穷总以有恒为主”等,这些都说明曾国藩能取得旷业之功是与其持之以恒的精神分不开的。法官在办理案件中,特别是清理积案过程中,只要有恒心,坚持不懈,事情就能成功,任何困难的案件都会迎刃而解。

  (作者单位:山东省日照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法院)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任国凤)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