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称要从伊核协议“退群”的背后

2018-05-09 16:40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汤先营

  如果说这个世界上有几件事情令美国总统特朗普心头不爽的话,那么伊朗核协议一定是其中之一。自竞选时起,特朗普就对这份前任总统奥巴马留下的外交遗产“碎碎念”,恨不得除之而后快。

  今年1月,特朗普宣布“最后一次”针对伊朗、涉及核问题的制裁豁免期。当时特朗普给自己定下了一个5月12日的最后期限,表示届时如果美国国会和欧洲盟友无法提供一个令他满意的修改方案,美国将退出伊核协议。4月底,美国新任国务卿蓬佩奥开启上任以来的首次外访,目的地选择了中东。在沙特首都利雅得,蓬佩奥表示,“如果不对伊核协议做出重大修改,美国将退出该协议”。在伊朗问题上,特朗普与其新国务卿达成了一致。

醉翁之意不在酒

  此间分析人士指出,特朗普总统对于伊朗是否履行伊核协议的有关内容似乎并不关心。事实上,负责监督该协议履行情况的国际原子能机构多次通过报告确认伊朗确实履行了协议内容。但在特朗普眼里,这些都不重要,特朗普真正在意的,是他认为签署这个协议本身就是个“错误”。根据美国媒体报道,近几个月,美国前国务卿克里秘密与伊朗及相关欧洲国家磋商,希望通过游说让伊核协议得以保留。克里在奥巴马政府期间担任国务卿,曾参与伊核协议的谈判,并且是伊核协议签署的见证人。对克里的这一举动,特朗普在社交媒体中提出了批评,指责正是克里制造了“伊核协议这个乱局”,并称克里的行为是“非法影子外交”。短短两年时间,美国从视伊核协议为最值得炫耀的外交成就,转变到急于从伊核协议“退群”的地步,其前后不一的政策立场充分显示了美国两党的“相互拆台”及对国际社会的不负责任。

  有分析人士认为,特朗普一心要退出伊核协议,除了给奥巴马的政治遗产“抹黑”,也不全是出自对所谓伊朗制造核武器的担忧,而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近年来,由于伊核协议的达成,国际社会减轻了对伊朗的经济制裁,而特朗普却无法忍受伊朗因此获得的喘息空间。同时,伊朗大力拓展在中东特别是在叙利亚、黎巴嫩和也门的影响力,令美国在该地区的盟友以色列和沙特倍感不安。在2017年12月推出的美国新版《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中,特朗普政府将恐怖主义和伊朗列为美国在中东的“两大威胁”,足以体现其对伊朗在中东“做大做强”的担忧。在访问沙特和以色列期间,国务卿蓬佩奥直接指责伊朗给整个地区“带来不稳定”,表现出对盟友以色列和沙特的支持。蓬佩奥素以对伊朗持强硬立场著称,早在成为国务卿之前,他就因在伊核问题上与特朗普保持一致而获得后者青睐。

盟友之间的小九九

  据美国媒体报道,特朗普总统在对伊朗政策上受到以色列的影响很大。近期,在特朗普设定的针对伊朗核协议“生死存亡”的“大限”即将到来的关键时刻,以色列为确保美国退出伊核协议,防止特朗普“临阵退缩”,适时送上“神助攻”。4月30日,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发表电视讲话,称以色列情报机构获取了大量伊朗核计划的秘密文件。根据内塔尼亚胡的说法,伊朗在2015年伊核协议达成后,将研发核武器的文件秘密转移至首都德黑兰的一处偏僻地点。在该电视讲话中,内塔尼亚胡全程使用英文,客串主持人角色,展示了他坚称的以色列情报机构摩萨德获取的半吨重证据,向特朗普“隔空传话”的意味十分明显。

  特朗普心领神会,称内塔尼亚胡的讲话证明了“此前认定伊朗拥有核武项目的立场是百分之百正确的”。蓬佩奥也对此“一唱一和”,称以方公布的情报是“真实”的。不过,不少美国专家对以色列公布的所谓证据不以为然,认为并无新意,因为伊朗在2003年之前拥有核武器计划并不是什么新闻,以色列此时“爆料”,不过是给特朗普撕毁伊核协议提供借口。

  美国媒体普遍认为,特朗普之所以对伊核协议不满,还有另外一个重要原因,那就是该协议并未体现出对伊朗研发弹道导弹能力的限制,这关系到伊朗核弹所具有的远程投射和实战能力,并直接转化为对以色列和沙特的威胁。为安抚美国在中东的盟友,从而利用沙特等盟友接手对美国“形同鸡肋”的叙利亚乱局,保持美国在中东的影响力,美国需要激化沙特、以色列与伊朗之间的矛盾,从而“乱中取利”。

  如果说特朗普寻求外交途径解决朝核问题让半岛紧张局势有所缓和,那么其高调宣称退出伊核协议,搞得与伊朗关系剑拔弩张,则使中东“火药桶”有再次引爆的危险。现在很多人都在问一个问题:一个经过联合国确认达成的多边国际协议,却被特朗普政府一再威胁退出,如此“任性”的举动,将把地区和世界安全局势带向何方?

  (光明日报华盛顿5月7日电 光明日报驻华盛顿记者 汤先营)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阮益嫘)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