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快人民币国际化步伐

2018-05-12 17:4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丁剑平

  美国“潜在的反比较优势政策”是中美贸易不平衡的根源。美国的贸易逆差主要集中在中高技术产品领域。据统计,在美国2016年总贸易逆差中,中高技术产品占55.2%。中国对美国出口量最大的电子机械与设备,正是中国企业具有“比较优势”的产品。此次中美“贸易战”所指的行业均是“中国制造2025”重点发展的核心产业,代表着中国高端制造业发展的方向,如高性能医疗器材、生物制药、新材料、农机装备、工业机器人、新一代信息技术、新能源汽车、航空产品和高铁装备等。这已经超越了普通的贸易争端范围。在此背景下,中国要加快推进人民币国际化步伐,鼓励非居民持有更多的人民币和开立人民币账户,开辟中国利用“外资”的新渠道,全方位吸引国际人才,切实提高创新能力。

  有序推进大宗商品人民币计价

  由于美元是国际储备货币,各国都依赖对美国出口来实现它们对美元的需求。由于各国间的双边贸易仍需以美元作为媒介,贸易双方不得不通过与美国市场打交道来获取美元。各国之间货币的汇率也大多是通过美元“套算”得出的,并且还不得不与美元保持一定的比价。中国用出口换取美元,再购买美国国债。虽然美国给中国支付利息,但实际上美国人可以充分利用这笔资金发展本国经济。这即所谓的“斯蒂格利茨怪圈”,表现为新兴市场国家在以较高的成本从发达国家引进过剩资本后,又以购买美国国债和证券投资等低收益形式,把借来的资本倒流回美国。美元遂成为全球大宗商品贸易的唯一结算货币。从二战后“黄金美元”转向“石油美元”,美元背后的“锚”一直没有离开过商品。为控制这些商品的供求,美国先后成立了多个大宗商品交易所,并且强制性地用美元计价。大宗商品期货市场能够为美元提供风险对冲工具,这比普通货币外汇远期的利率对冲更为稳妥,从而帮助美元保持国际储备货币地位。

  2018年3月26日,以人民币计价的中国原油期货正式入市交易。在中国原油期货建立之前,世界近98%的原油交易都与美元挂钩。俄罗斯虽然是能源生产国,但也饱受能源价格跌宕起伏之苦。中国建立原油期货市场,无疑将有利于维护中国的能源安全。随着以人民币计价的原油期货合约的推出,中国将拥有可以对冲原油价格下跌风险的期货品种,增强原油期货定价的话语权,同时为中国企业提供规避汇率风险的衍生产品。

  从伊朗宣布接受人民币结算石油,到卡塔尔再到沙特、阿联酋以及委内瑞拉,全世界主要的产油国,相继宣布使用人民币结算石油。同时,中国还推出了双边本币互换协议。这些协议参与国均可以用本国货币交换人民币,然后直接进行本币贸易结算,从而绕开美元作为媒介的限制。石油是世界上交易量最大的商品,每年交易价值约为14万亿美元,比中国2017年GDP总量还多。中国是世界上第二大石油消费国,2017年超过美国成为全球第一大原油进口国。中国的需求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其在石油定价上的话语权。今后,中国还将考虑其他商品的计价也使用人民币,包括金属和矿物原料等。尽管人民币已成为国际第五大支付货币,但占全球支付货币的份额仅为1.7%。诚然,人民币国际化的进程将十分艰辛,但必须坚实地走下去。

  紧紧抓住“创新原动力”人才

  只有创新产品才是人民币背后的支柱,同时也是最终减少对美国市场依赖的有效方法。“贸易战”属于商品层面,而商品则是由人设计的,尤其靠人的科技创新。没有一定的资本,尤其是风险投资,难以吸引国际一流人才,从而难以支持长足的创新。二战后,美国凭借高薪在全球范围内吸引了大量科技人才。这才有了美国二战后的辉煌时代。特朗普政府的政策也是如此,希望通过加息将资本“抽回”美国,通过减税将跨国公司吸引到美国。美元国际化本身就是美国最大的利用“外资”的途径。货币国际化能够确保对“非居民”所持有的本币为美国所用。由此美国才能“高薪挖人”。为此,中国要从多方面采取应对措施,紧紧抓住作为“创新原动力”的人才。

  首先,坚持人才发展的国际导向,大力引进国际人才,努力推进国际人才本土化和本土人才国际化。推广在上海倡导的以“全球视野,国际标准”和“量身定制,一人一策”等不拘一格吸引人才的方法。坚持引进和培养并举、增量和存量并重,突出市场作用,注重同行评议,构建用人主体发现、国际同行认可、大数据测评的高峰人才遴选机制。

  其次,利用中国举办的各类大型进口博览会的机会,推进用人民币计价和结算。自从人民币在2016年10月1日正式加入特别提款权篮子(SDR),人民币跨境使用的基础设施进一步完善,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CIPS)一期已经上线运行,二期也于近期成功投产试运行。未来我国还将有序推进资本项目的开放,扩大人民币可自由兑换的范围。人民币国际化有助于降低对美国出口市场的依存度。只有减少经济的对外依存度,才能把更多的力量集中在国内市场的建设和企业改革上。此外,可鼓励非居民在中国开立更多的账户和持有人民币,这是当今中国利用外资的新渠道。

  最后,适当通过外部压力去产能,加快淘汰僵尸企业。这一方面可以节约有限的人力、物力和财力,另一方面可以集中优势兵力打歼灭战。

  (本文系2016年度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人民币加入SDR、一篮子货币定值与中国宏观经济的均衡研究”(16ZDA031)阶段性成果)

  (作者系上海国际金融与经济研究院研究员)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阮益嫘)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