净评估:美国安全战略研究的利器

2018-05-15 17:1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赵健

  净评估作为美国国家安全战略分析的重要手段,在国家安全当局和军队法令的强制推动下,成为美国战略分析决策不可或缺的工具。长期以来,净评估在评估美国国家安全状态、推动美军军事转型、平衡军种利益、辅助制定安全政策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新军事变革”思想、“亚太再平衡”战略、“空海一体战”作战理论的提出以及国防部《四年防务评估报告》的发布,都与战略净评估有着密切的联系。

  冷战时期的产物

  美国国防部净评估办公室是一个被称为美军核心智库的机构,其前身是1971年在国家安全委员会成立的净评估小组,1973年该小组职能过渡到国防部,并成立了净评估办公室。办公室的前掌门人安德鲁·马歇尔早在国防部净评估办公室创立伊始就担任办公室主任,执掌该机构长达40余年。马歇尔战略眼光使其成为美国战略思想界的核心人物,被称为“给五角大楼制订思考方式”的人。

  净评估是冷战时期的产物,早在1953年,杜鲁门总统就下令在国家安全委员会成立一个特别评价子委员会,1955年改称净评价子委员会,目的是研究苏联对美国核袭击造成的净影响。此后,净评估职能在美国国家安全部门中的运作一波三折,其间曾遭到停摆和取消。但由于净评估在美国家安全战略分析中的独特优势和出色表现,净评估办公室最终在国防部获得一席之地,并站稳了脚跟。

  作为国家安全的顶尖智库,净评估办公室规模并不大,最多时也不超过15人。除了评估助理为各军种和海岸警卫队现役人员,其他人员多为文职人员,包括金融与采购、外交事务、历史等岗位专家。净评估办公室主要担负综合集成以及净评估活动的领导管理、组织协调和协助支持等职能。其综合运用政府和非政府机构智力资源,打造了一个研究安全防务问题的交流合作平台。兰德公司、战略与预算评估中心、国防大学战略研究所、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布鲁金斯学会等美国多家知名防务智库,都与净评估办公室保持着长期密切的合作关系。

  净评估研究彰显四大主要特征

  鲜明的问题导向。在净评估研究中,问题始终扮演着关键角色。美国国家安全是否有问题、问题有多严重、发展趋势是什么、导致问题的根本原因何在等一系列看似简单却又难以解答和不乏启示性的问题,驱使净评估为最广泛意义上的国家安全做“体检”和“诊断”,找出国家安全的优势与弱点、威胁与机遇,预测未来军事竞争发展趋势,帮助战略和政策制定者更好地理解和把握当前形势,引领安全态势的转变。马歇尔主政净评估办公室期间,其研究重心分别聚焦于三个方面——冷战时期的美苏竞争、世纪之交的新军事变革和21世纪初的亚太地区,契合了美国国家利益和军事转型的需要以及安全重心的转移。

  聚焦于诊断分析。马歇尔认为,真正地解构和分析问题比给出答案更重要。由于人们总是在心理上倾向于一种安全政策,如果在分析问题时要求给出解决方案,这种倾向性会先入为主地影响对问题的客观分析,导致对问题分析的扭曲。因此,净评估研究的基本方式是诊断,即提出问题和分析问题,而不是形成解决方案和政策规划。基于诊断的分析有助于清晰描述和勾画正在或即将出现的国家安全问题和机遇,以便形成尽可能客观、翔实和准确的“净评估全景图”,为后续提出解决方案和政策建议提供依据。净评估不直接给出解决问题的方法,却力求为解决问题提供最全面准确的信息。

  跨学科研究模式。净评估因寻求“净”结果而得名,而追求“净”结果的前提就是要“面面俱到”,把对抗双方的相关要素都纳入评估范围,通过“去粗取精、去伪存真”的分析整合,得出竞争态势下的“净”结果。2009年美国国防部指令《净评估办公室主任》对净评估的定义是:对决定国家相对军事能力的军事、技术、政治、经济和其他因素的比较分析。要想对众多复杂且相互联系的因素进行综合研究,净评估分析必须建立在坚实的交叉学科理论基础上。马歇尔和净评估办公室现任主任、空军退役上校贝克,都是典型的多学科交叉型人才,也从侧面反映了净评估跨学科研究的特征。

  长跨度的时间视野。很多国家安全政策研究受制于两个因素的影响,一个是当前的热点问题,另一个是政府管理机构的更迭。透过其中任何一个时间维度去分析安全问题,都会对思考的长远性和战略性造成影响。净评估的一个重要优势,就是有意识地在较长的时间跨度内聚焦国家安全问题,提出值得高层国防官员关注的问题和把握的机会。净评估对安全形势分析的时间跨度一般为10—25年甚至更长,它可以为领导人提供长期客观的形势判断,告诫他们可能忽略的潜在战略威胁和机遇。正是对安全形势“望远镜”式的瞭望,早在20世纪80年代,净评估分析就认识到,亚洲将是美国未来战略竞争的重要地区。

  针对中国的净评估不乏主观臆断

  苏联解体后,在安全利益驱动和马歇尔的特别关照下,美国净评估研究的重点转向快速发展的中国。当华盛顿和大部分安全研究机构认为中国不过是美国一个经济贸易伙伴的时候,马歇尔就意识到,中国的崛起对美国将是一个长期的战略问题。所谓“中国威胁论”就是马歇尔提出的影响深远又颇具争议的战略议题。1999年,马歇尔着手主持的研究报告《2025年的亚洲》指出,像中国、印度和俄罗斯等所谓的“转型国家”应当引起美国的特别关注,这三个国家中,中国是头号“潜在挑战对手”。奥巴马政府时期的“战略中心转移说”及“亚太再平衡”战略与此不无关系。

  进入21世纪,美国认为中国的崛起对其构成越来越大的挑战,围绕中国的净评估研究也越来越全面和深入。近年来倍受关注的“空海一体战”,就是美国对中美在西太平洋军事平衡进行净评估后的产物。2010年,美国战略与预算评估中心发布的《“空海一体战”的初步概念》,对这一作战构想进行了系统阐述。

  2013年,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与其他单位学者合作发布的《2030年中国军事与美日同盟战略净评估报告》,对影响中国与美日同盟之间战略关系的政治、经济、社会和军事发展动向进行了研究。美国政府对此报告高度重视,进一步要求在更长时间范围内(未来25—30年)对太平洋司令部负责的整个区域进行战略净评估。据此要求,2015年该基金会研究发布了《亚太地区的冲突与合作战略净评估》,审查了包括中美关系和中美日关系在内的影响亚洲安全环境的因素,从整体上评估了亚太地区的长期战略态势。评估认为,亚太地区安全环境深受美国的影响,但随着亚洲地区特别是中国经济的快速增长,美国未来在亚太的塑造力可能会减弱,美国必须制定能从日益复杂的安全环境中获取最大利益的长期战略。

  近年来,美国多家智库连续推出《西方视野中的中国军事现代化与军事力量发展》《中国人民解放军2025》《中国军事现代化及军力发展战略评估》等研究报告,对我军军事战略和军事理论发展、军费支出、军兵种力量调整、新型武器装备研发和部署、军事训练转型、台海两岸政治进展及军力平衡等进行了研究评估,较全面地分析了太平洋地区的军事平衡和战略形势总体趋势等评估净值问题,反映了美国对我军的高度关注和深入研究。总体而言,这些研究报告不乏主观臆断,充斥着冷战思维及对中国和平崛起的敌视心态。

  (作者单位:国防大学)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阮益嫘)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