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约车规范发展路在何方

专家认为应重点加强网约车准入审查

2018-05-17 00:00 来源:检察日报 作者:史兆琨

  “在乘客个人隐私和信息安全方面,网约车平台公司掌握了大量个人电话、信用卡、车辆、地址等信息,存在个人信息泄露及传播的风险。”5月15日,交通运输部运输服务司副司长蔡团结接受央视专访时表示,目前一些平台公司推出的顺风车业务增加了过多的社交功能,偏离了提供出行服务的本意,甚至有的平台公司以顺风车名义行非法营运之实,存在巨大安全隐患。

  近日,网约车安全问题成为舆论漩涡的中心。“空姐深夜乘坐顺风车遇害”案件告破后,遇害空姐父亲表示,将追究顺风车公司的责任。那么,网约车引发的安全问题是否较为普遍?当发生意外时,受害一方能否直接向网约车平台主张权利?平台责任又是如何划分的?对于网约车安全风险应如何更好地防范?记者进行了深入采访。

  “信息撮合”是否可以免除安全管理责任?

  5月11日,北京市海淀区检察院对一起通过顺风车接单、在车中强制猥亵乘客案件出庭支持公诉。顺风车车主黄某在车辆行驶至乘客牛某家附近时,将车开进一个胡同中停下并锁上车门,对牛某实施猥亵行为。半个多小时后,在被害人的反抗和喊叫下,黄某最终将车开至小区门口,让牛某下车。

  海淀区检察院办案检察官王楠告诉记者,这类案件很难取得直接还原完整案发过程的客观证据。“黄某一开始不承认自己的犯罪行为,抱有侥幸心理,我们通过分析被害人的报案情况和双方言辞证据等,发现其辩解的诸多不合理之处,才得以还原事实,最终他当庭认罪。”王楠说。

  据了解,此案并非个例。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以“网约车”为关键字检索发现,从2015年10月至今,共有152份裁判文书,其中39起案件系网约车司机实施犯罪,涉及罪名包含故意伤害罪、强奸罪、交通肇事罪、贩卖毒品罪、介绍卖淫罪等11类,约43名网约车司机获刑,其中6起案件中7名被告人系犯罪前科人员。

  对于网约车平台相关责任承担,存在不同的声音。2016年11月1日起施行的《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规定,网约车平台公司承担承运人责任,应当保证运营安全,保障乘客合法权益。“承运人责任”的认定刚出台时,部分网约车平台负责人曾表示,平台只是“信息撮合”的中介,在驾驶员和乘客之间搭建信息沟通、支付等服务的桥梁,只承担信息服务的责任。

  记者调查发现,国内网约车出行市场显著分为C2C(消费者对消费者)与B2C(商家对消费者)两种运营模式。C2C模式以滴滴为代表,B2C模式以神州专车为典型。两种模式在盈利上也有不同,C2C采用提成模式,有数据显示滴滴对司机端的收入提成为21%;B2C为自营模式,司机收入来自神州专车、首汽约车等平台的工资和提成,但两个模式的发展也逐渐双向渗透。

  北京中闻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姜先良认为,将滴滴网约顺风车用户协议界定为一种居间合同,在现行法律规定下争议不大。但是,鉴于网约顺风车的性质和功能,单纯的居间合同是不足以涵盖其商业行为的。居间合同的性质界定,最大的问题是仅仅体现了网约顺风车平台的“撮合功能”,没有充分反映其“公共属性”。如果数以万计乃至亿计的用户被它撮合,而平台只承担作为居间人的媒介责任,不承担公共的安全管理责任,这是非常不公平的。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任国凤)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