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泽宪:试论安置教育

2018-05-23 09:32 来源:中国法学网 作者:陈泽宪

  【编者按】《中华人民共和国反恐怖主义法》规定的安置教育措施是我国大陆首例真正意义上的基于制度化设计的保安处分措施。通过梳理保安处分的渊源和基础,比较观察德国保安监禁制度和2009年欧洲人权法院的有关判决,探讨我国安置教育措施的法治化、制度化的路径。

  摘 要:《中华人民共和国反恐怖主义法》规定的安置教育措施是我国大陆首例真正意义上的基于制度化设计的保安处分措施。通过梳理保安处分的渊源和基础,比较观察德国保安监禁制度和2009年欧洲人权法院的有关判决,探讨我国的安置教育措施的法治化、制度化的路径,确保安置教育在法治轨道上实现特殊预防的制度宗旨。

  关键词:安置教育;保安处分;恐怖主义;极端主义;刑罚;

  On the Settlement and Education

  Zexian Chen

  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Law of Chinese Academy of Social Sciences;

  Abstract:The settlement and education measures mandated in the Counter-Terrorism Law of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are the first systemized security measures in mainland China.The thesis introduces the origin and foundation of security measures and compares Germany Security Detention System and relevant decisions of European Court of Human Rights in 2009.Legalization and systemization of the settlement and education are discussed in expectation that these two measures can help realize the aim of special prevention pursuant to law.

  Keyword:Settlement and Education;Security Measures;Terrorism;Extremism;Penalties;

  一、安置教育措施的本质特征

  首先,安置教育是对特定罪犯刑满释放后依法限制其人身自由的一种强制性措施。根据《反恐怖主义法》的规定,安置教育措施的对象是被判处徒刑以上刑罚且即将刑满释放的恐怖活动罪犯和极端主义罪犯。由于刑罚在和罪责相当的范围内已经完成其报应和预防的任务,对于那些服刑完毕本应释放但又明显存在社会危险性的人,可以使用安置教育这种特殊的强制性措施,继续限制其人身自由,使社会公众免受其侵害。在国内法上,这种强制性措施不是刑罚,不属于刑法中的任何刑种,不受罪责原则的限制,被用以弥补刑罚功能的不足。安置教育措施与刑罚的互补性,决定了安置教育措施可以在刑罚执行完毕之后科处。但在国际法上,尤其是在国际人权法上,任何与刑罚的严厉程度相当的剥夺人身自由或财产权利的强制措施,都可能被认定为实质上的刑罚,而不论其术语名称以及在国内法上是否属于刑罚种类。下述欧洲人权法院在2009年的M诉德国案的判决,明显采纳了这一观点。

  其次,安置教育是基于特定罪犯之“社会危险性”而采取的安全防范措施。《反恐怖主义法》第五条规定,“反恐怖主义工作坚持专门工作与群众路线相结合,防范为主、惩防结合和先发制敌、保持主动的原则”,在立法导向上坚持防范为主。《反恐怖主义法》中有关教育安置内容规定于第三章“安全防范”中,某种意义上可以说“反恐就是防控”。[1]安置教育具有突出的特殊预防性,以罪犯所具有的“社会危险性”为依据。社会危险性,也称人身危险性或再犯可能性,即罪犯未来再次犯罪的高度倾向。这种倾向表现为行为人人格的特殊状态,使其“缺少内在的心理克制力,不断地推动他去实施新的犯罪”。[2]为预防犯罪、保卫社会,在一些国家,相关法律规定了针对这部分人的保安处分制度。一方面,可以通过继续监禁———继续治疗的方式来消除其社会危险性;另一方面,如果矫治无效,为了保护社会公众免受危险行为人的侵害,可以通过限制和剥夺罪犯的人身自由将其不定期地排除于社会生活之外。从一些国家的治理经验看,运用保安处分措施来预防严重犯罪是一种有效手段,“只是在法制健全的国家,为这类措施设置了严格的实体和程序性的适用条件,以防止其滥用”。[3]

  再次,安置教育是司法机关依法定程序对特定罪犯作出的司法处分措施。安置教育措施在我国有其历史渊源,我国曾实行过强制留场就业制度。根据1981年6月10日全国人大常委会颁布的《关于处理逃跑或者重新犯罪的劳改犯和劳教人员的决定》和1982年1月21日国务院转发、公安部发布的《劳动教养试行办法》,对七类人员,在刑满或劳教期满后,注销本人城市户口,强制留场就业,不得回原大中城市居住。这种留置于劳教场所就业的措施被一些学者视为一种保安手段。[4]《反恐怖主义法》规定的安置教育措施与强制留场就业的本质区别,在于安置教育必须经过正当程序由人民法院决定。我国已签署的《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要求,剥夺公民人身自由必须经过司法的正当程序,即剥夺公民人身自由的合法性问题应提交给一个中立的法庭进行持续的审查。[5]根据《反恐怖主义法》的相关规定,罪犯服刑地的中级人民法院拥有科处安置教育以及解除安置教育的决定权;人民检察院对安置教育的决定和执行实行监督。

  综上可见,安置教育是依法对被判处徒刑以上的恐怖主义罪犯和极端主义罪犯,在即将刑满释放时经评估确定仍具社会危险性的,经司法程序决定在刑罚执行完毕后继续限制其人身自由,以预防再犯的保安处分措施。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任国凤)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