确保把非法证据排除在案件移送审查起诉之前

2018-05-23 02:41 来源:法制日报 作者:丁国锋

  刑事证据是刑事诉讼的核心和灵魂,也是公正司法的基石。

  在江苏,2017年全省法院审结刑事犯罪近8万件,判处罪犯近9.7万人。在刑事犯罪依然处于高发期活跃期、大要案时有发生、新型犯罪不断涌现的背景下,公安机关的侦查模式、检察机关的证据审查、法院的庭审机制,随着司法改革尤其是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持续深入,在司法理念上已经不约而同地触及了证据本身。

  5月19至20日,在江苏省委政法委、检察日报社联合主办,江苏省检察院承办的新时代法治建设背景下刑事证据问题研讨会上,与会的公检法、律师等实践一线专家和来自国内高校知名法学家分别就侦查环节的证据问题、批捕起诉环节的证据问题、刑事辩护环节的证据问题、审判环节的证据问题共四个主题进行专题研讨,开启了法学法律界围绕建立共同办案理念、统一执法司法标准、防止冤假错案发生等核心议题研究的新篇章。

  公检法实务专家聚焦刑事证据问题

  “去年发生在美国的章莹颖案件,美国警方将获取的证明章莹颖上车视频、涉案车辆、车辆被清理过、嫌疑人访问论坛并查询‘绑架’等关键词以及向女友承认自己进行绑架的录音等证据起诉到法院,要在中国恐怕很难侦查终结,更谈不上批捕起诉。”公安部预审专家、江苏警官学院副院长薛宏伟在座谈会上开篇举例认为,刑事证据问题不能孤立对待,应当放在侦查模式、司法体制等大背景下认识。

  “江苏省大部分杀人案件,都是三天内破案的,主要归功于公安机关的侦查模式发生了革命性变革。”薛宏伟介绍说,通过建立刑事技术、技侦技术、网侦技术、视频监控技术、资金查控五大技术支撑,全面加强了刑事侦查的证据意识、证据规范、取证能力和内控机制,实现了刑事取证的巨大进步。

  薛宏伟认为,一些侦查人员在办案中依然存在着对证据的决定地位认识不足、侦查模式变革了但取证方法依然守旧、少数侦查人员法律素养不高、采取违法手段取证等问题,埋藏着司法公正的隐患。

  随着新刑诉法的实施,无罪推定,控方举证、证明有罪必须排除合理怀疑等科学正确的诉讼理念逐渐深入人心,推动了刑事案件质量明显提升。江苏省检察官公诉一处副处长孙勇认为,从不能顺利起诉和审结的少数案件看,主要影响因素表现为:重嫌疑人有罪供述,轻物证、书证;重有罪证据,轻无罪辩解;勘查现场不及时、不细致以及非法取证等。

  “非法证据排除规则初步建立,但证明标准和证明方法仍仅有原则规定,刑事证据审查运用尚无一个较为完善的体系。”孙勇认为,以审判为中心的司法改革要求证据收集、固定、审查和运用都服务于法庭审判需要,检察机关无论是引导侦查还是自行补充侦查,对侦查取证的指引应围绕可能涉及犯罪的构成要件展开。

  “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刑事诉讼制度改革,不是以法院为中心,也不是以法官为中心,其实质是在诉讼全过程实行以司法审判标准为中心。”南京中院院长茅仲华认为,从刑事诉讼源头开始,就应当统一按照能经得起控辩双方质证辩论、经得起审判特别是庭审检验的标准,依法开展调查取证、公诉指控等诉讼活动,从而“确保侦查、审查起诉的案件事实证据经得起法律的检验”,进而从整体上提高刑事司法的公正性、权威性和公信力。

  法学家热议证据标准指引科学化

  与会专家一致认为,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刑事诉讼制度改革,要求政法机关以审判的证据标准做好侦查、审查批捕起诉、刑事辩护和审判环节收集、审查认定工作,并将侦查终结、提起公诉的证据标准向审判定罪的证据标准看齐,推出统一规范的证据审查认定标准,从源头上防止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案件带病进入审判程序,从而达到有效防范冤假错案的目的。

  “80%以上的错案都是错在证据的收集与采信上。”江苏省律协刑事业务委员会主任、北京大成(南京)律师事务所律师薛火根认为,错案发生除了“疑罪从无”刑事司法理念缺失等客观历史条件限制外,也存在着律师刑事辩护意见的质量总体不高、以及律师提出的案件疑点、证据不足等辩护意见的“采信难”问题,都有待于加强法律职业共同体建设,建立相互独立、彼此尊重、互相监督的关系。

  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秦宪文认为,律师如果采用进攻型辩护思路是非常有价值的,但也意味着要更多地搜集证据,需要在推动律师提供辩护质量的同时,为律师执业构建更充分、独立的证据体系。

  “认定事实要依靠证据,冤假错案问题主要出在证据上。”刑事诉讼法学研究会副会长、四川大学教授龙宗智认为,本轮司法改革,包括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都是以证据问题为中心和重点,证据问题在司法实践中是控辩之间或者公检法之间有分歧的主要焦点。

  龙宗智认为,侦查过程是国家侦查机关单方面行为,辩护方基本不能介入,也很难在这个阶段刑事取证权。基于高度的公权信赖,侦查取证行为不受司法审查,难以排除非法证据能力的司法审查目前较为欠缺。

  “刑事诉讼价值观在发生变化,强调打击犯罪与保障人权并重,实体公正与程序正义并重,凸显了刑事证据法转型发展的必要性。”龙宗智认为,刑事诉讼制度改革的重要工作就是要调整新诉讼结构,增强刑事诉讼结构平衡性,推进全面完善证据收集使用审查规范。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卞建林认为,要把握证据标准指引的阶段性,按照侦查、起诉、审判阶段不同的职能定位和认知条件分阶段制定,要把握证据标准指引的制约性,坚持后一阶段证据标准,严于前一阶段标准,要把握证据标准指引的差异性,对不同类型的案件实行差异化标准,自行实现繁简分流,提高办案效率。

  建立刑事案件证据标准指引的“江苏模板”

  2017年8月,江苏省检察院出台《刑事案件审查指引》,对常见证据合法性的审查方法作出颇具“可操作性”的指引。近期还将出台《刑事案件证据审查规则》,分别对物证、书证等8类法定证据的审查进行细化规定,并探索建立了故意杀人、盗窃等常见罪名的证据审查指引细则。

  江苏省还全面推进了刑事案件智能辅助办案工作,并从试点的交通肇事罪扩展到盗窃、抢劫、诈骗、容留吸毒、强奸、故意伤害等七个常见多发罪名案件办理,实现全省侦监、公诉条线70%的案件人工智能辅助办理。

  江苏省检察院副检察长蒋永良介绍,通过研发刑事办案智能辅助系统,将基本证据要求嵌入大数据司法办案,实现了对证据合法性自动识别比对,对矛盾点和瑕疵证据自动预警和提醒,进一步推进落实了罪刑法定、疑罪从无、非法证据排除等刑法原则,依法办理了一批高质量、效果好的案件。

  最高人民检察院侦查监督厅副厅长元明介绍,最高检侦监厅将加强检察官提前介入和引导取证工作力度,通过对50个常见罪名编写《刑事案件审查逮捕指引》并编发配套案例加强业务指导,并通过建立对取证瑕疵问题同步监督平台,牵头建立对公安派出所刑事侦查活动监督机制,构建重大、疑难案件侦查机关听取检察机关意见和建议制度等具体工作,全面提高办案质量和效率。

  “与会代表通过研讨交流,加强了对以审判为中心的刑事诉讼制度改革的理解,进一步强化了对刑事证据标准差异性和共同性的认识。”江苏省检察院检察长刘华在总结中说,检察机关要与侦查、审判机关共同推进证据标准的依法规范适用,在防范和排除非法证据中担负重要责任,尤其是要防止片面追诉倾向,强化律师深度参与,通过强化侦查监督和刑事强制措施执行监督,尽最大努力把非法证据排除在案件移送审查起诉之前,努力为司法公正作出应有的贡献。

  “全省政法干警要认真学习本次研讨会内容,将法学研究和法治实践紧密结合起来,加快建立刑事案件证据收集、审查和运用标准的‘江苏模板’。”江苏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王立科在讲话中要求,各级政法机关要进一步树立证据意识,增强证据收集、审查、判断、运用的能力,真正把“调查核实在法庭、定罪量刑在法庭、裁判结果形成于法庭”的要求落实好,确保每个环节都用事实和证据来说话,保证侦查、起诉的案件经得起法律的检验,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义。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任国凤)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