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家宝》中的“非讼”观

2018-05-23 02:41 来源:法制日报 作者:殷啸虎

殷啸虎 (上海社科院法学研究所副所长)

  《传家宝》又名《传家宝全集》,是清代“怪杰”石成金(字天基)所著的一部有关人生哲学的著作,包括了以人伦和睦为主要内容的《福寿真经》,以事业通达、立业成名为主要内容的《涉世方略》,以行善戒恶、求福求德为主要内容的《好运宝典》,以人生快乐为主要内容的《快乐天机》四部,洋洋洒洒百余万言,几乎涵盖了人们的家庭与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包括了居家生活、为人处世、为官之道、修身养性,等等,其中自然免不了对诉讼问题的涉及。但《传家宝》通篇所反映出来的,是浓厚的“非讼”思想,把“非讼”作为修身立业、为人处世的一项基本要求。应当说,《传家宝》中的这种“非讼”观,具有很强的代表性,反映了中国古代民间主流社会对诉讼的基本看法。

  《福寿真经》中的“有福人歌”中,就有一篇“词讼”诗这样写道:

  劝世人,莫兴词。告状的,真是痴,

  花钱受辱荒田地,赢了冤家图报复,

  输了刑伤活惨凄,如炉官法非儿戏。

  有什么深仇大隙,自寻那困苦流离。

  《涉世方略》中,也对人们提出了劝诫:

  戒后人,莫结讼,告状先要银钱用。

  赔了工夫受辛苦,诸凡忍耐休轻动。

  《好运宝典》中,也告诫人们,轻易不要去诉讼打官司:

  好讼必贫,凡事需要宽容忍让,听人和解,此保家第一法也。他人如有争讼者,亦需竭力劝息。

  《快乐天机》中,更是劝诫人们:

  凡嫖赌吃嚼斗讼刻薄,诸不肖之事,反复警醒,莫令少犯。

  显然,按照石成金的看法,要享受福报,追求好运,寻求快乐,诉讼是第一要不得的事情。为什么《传家宝》对诉讼如此讳莫如深呢?这,还要从去衙门诉讼打官司说起。

  在《福寿真经》里,有一篇“快活方·莫告状”,道出了其中缘由。

  古代民间社会普遍认为,诉讼打官司,从来就不是一件好事情:“从古以来,讼非美事。所以称至治的,必说讼简刑清。世人务本尚实的虽然甚多,恃强争胜的却也不少。那贤良的人,凡事忍耐,轻易不去告状,就是真正负屈含冤、万分无奈的事,才到官府面前出得一口气便罢了。有那无知的愚人,就是寻常没要紧的事,他便说气不过忍不得,必定构词兴讼。有来劝他为人要谦让的也不肯依,有来劝他将财物弃舍些的也不肯允,一味怒冲牛斗恨填胸怀,定然告状。”可是古人说得好:“一字入公门,九牛拔不出”,“衙门向南开,有理无钱莫进来”。所以,状子告进去,若是衙门不准,那还是告状人的“造化”;若是准了,就是破财星、气恼星进宫了。

  首先,要衙门的书吏签发传票,先要送上“出票钱”:“有理无理,先从原告用起。”差人一张传票到手,不是先去拘人,而是先来寻原告,照例要请差人酒饭茶点,若遇了好些的差人,费用还少索些,气恼还少受些;若是遇了恶役,这差人带着两三个合役伙计,装模作样满口唠叨,说许多利害。一个作好,一个作歹,口吃不算,定要见面钱、安家钱、盘缠船脚钱,要个不了。当然,这还只是开始。

  等到拘来人犯,各种麻烦便随之而来:相关证人要给钱,如果不给,见官就说话颠倒;案件的相关人员要盘缠,若少了,他见官就口供偏私。而官差们更是如狼似虎,“或要拴锁凌虐,逼勒使费,或是藉情起端,百般辱骂;那里又有签差齐差如狼似虎,或是讨保拘禁,或是看守叱辱,自己下处要盘缠房饭钱,往来茶馆饭店要茶钱、饭钱,又有亲族朋友来看候,茶饭照管。又有承行吏书恐吓诈骗,羁留刁难,真个应接不暇,费用不了。”更可恶的是,如果差人借口不去拘提被告,那便经年累月也只得等他,就是家中有塌下天来的大事,也不能分身去料理。若遇生事的人,还要藉端诈害……结果是官还不曾见得,气还未曾出得,先自己撇了父母妻子,离了家舍田园,耽误了许多养生的事业,花费了许多辛苦挣的银钱,领受了许多无端的气恼,奉承了许多衙门的胥役,此时骑在虎身,要上不得上,要下不得下,走投无路,悔恨不了。

  总算等到衙门要开庭审理了,麻烦更是接踵而来:“看门的要钱,巡风的要钱,刑杖皂隶要钱,捆绑红衣要钱,家丁、夜役、刑具、禁卒、门子、招书俱来要钱。张三与了,李四来要;李四与了,王七赵八又来要,就要得个不止不住。送了一两又要二两,送了二两又要三两四两,送得个无歇无休。更有这里送私礼那里交双分,人众役多怎能满意,这个骂父母,那个辱祖宗,甚至打掌颈,批衣帽,吵闹不了。”到了此时,真正是走投无路,悔恨不已了。

  到了衙门听审案件的时候,奴颜婢膝地跪在公堂上,两旁皂隶一声“威武”,令人心惊胆战。到了这个地步,花了许多钱,官司胜负还很难说。若是输了官司,费去许多钱财,反遭到一顿板子,结果是求荣反辱;若是侥幸赢了官司,那被告不服,去别的衙门上控,官司越打越不清,弄得两败俱伤,甚至于倾家荡产,更有甚者,连性命也赔了进去。

  因此,《传家宝》一书苦劝人们:或有受人气的,当思无不可忍之事,一若告状,受尽了衙门中的气,倘遇徇私枉断,刑法加身,岂非不忍小气反受无限的大气,不耐小辱反受无限的大辱么?或有被人占骗财产的,当思身外之物,些须何难丢弃,彼丧心损人,自有天报。若一告状,小则浪费多金,大则倾家荡产,岂非得者小而失者大,来者少而去者多么?

  正是:

  些些争闹不如休,莫经官府讨焦愁。

  花钱捱打荒田地,赢得猫儿输去牛!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任国凤)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