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兼顾信息主体权益保护与数据流通

2018-05-23 02:41 来源:法制日报 作者:蒋安杰

  法制日报讯 记者蒋安杰 今年4月,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发布本年度立法计划,其中,8月将审议包括人格权编在内的民法典各分编,“个人信息权是否应成为具体人格权”以及“如何在数字经济背景下建立个人信息保护规范”由此成为各界关注焦点。5月15日,中国人民大学未来法治研究院邀请美国康奈尔大学海伦·尼森鲍姆教授,以及全国人大法工委、最高人民法院、中国社会科学院、北京大学、清华大学、阿里巴巴、百度、腾讯等各界人士召开“个人信息与数据流通高峰论坛”,围绕在数据流通已经成为社会不可逆趋势的背景下如何构建兼顾社会发展与个人利益保护的规范体系展开研讨。论坛由中国人民大学常务副校长王利明教授致开幕辞,王利明认为民法典在隐私权外确立个人信息权为具体人格权,但个人信息权与隐私权应做适当合理的区分。在个人信息权的制度构建中,他认为个人信息保护的范围应根据信息的内容、具体的使用方式及使用的场景区别作出制度设计。

  海伦·尼森鲍姆(Helen Nissenbaum)教授介绍了数据隐私立法的美国模式。尼森鲍姆教授是美国奥巴马政府消费者隐私权利法案的起草者,她在演讲中指出与欧盟GDPR的模式不同,美国法并未将隐私信息作为一项绝对性权利,隐私本质上不是不能碰触的数据,而是一种合理的信息流通(Privacy is appropriate flow of data),要鼓励人们分享信息,这对社会整体福利有益。美国自1970年代就出台相关数据隐私保护立法,但是,重心不是约束产业,而是限制政府(公权力)。尼森鲍姆教授认为欧盟法律框架内推崇的知情同意原则表面上强调了个人信息主体对个人信息的自决权,但是在实践中失灵,消费者很难理解数据控制者提供的冗长的隐私权政策。在她看来,个人信息保护应是鼓励适当的信息分享与信息流动,保护隐私与个人信息的关键并不在于隔绝信息,而在于确保信息流通的“情境公正(contextual integrity)”,即在特定的情境(如家庭、医疗、教育、金融、政府治理等)中,信息流动应符合各方预期。

  主题演讲后,与会专家就“个人信息保护法的立法路径”“个人信息立法如何实现数据流通与个人权益保护平衡”等议题展开专题研讨。

  对于中国现阶段的个人信息的立法路径,来自中国社科院法学所、北京大学、华东政法大学的三位学者一致指出现阶段立法主要集中在私权领域,并未考虑到时代的变迁给法律规范提出的新要求,个人信息保护已经进入新阶段,应有新思路。

  中国社科院法学研究所研究员周汉华指出,新中国成立之后,我国个人信息保护观念历经四个明显的阶段:传统的隐私观念、民法上的隐私观念、公法上的个人信息保护的观念、大数据时代个人数据的观念。观念及其规制制度的转变是由具体实践所推动的,因此立法规制应着眼新时代。

  “在数据经济图景下,数据已经成为一种战略性资源,我们应当转向社会本位的个人信息保护模式。”来自华东政法大学高富平认为,个人信息资源化会带来信息社会化流通的需求,这是客观现象,不是需要立法禁止的行为。在个人信息具有社会属性的情况下,我们的立法应当由个人本位的立法模式转向社会本位的立法保护模式,从个人控制走向社会控制。在具体规范上,他认为应以数据控制人的义务规范为核心,以数据控制人的责任规范保障个人数据主体合法权益的实现。

  北京大学法学院副院长王锡锌教授则从“数据权力”的角度出发提出个人信息保护的问题是一个如何控制数据权力滥用的问题,隐私的本质是个人对于他人合理分享信息流的期待,由此个人信息是一个公法与私法分享的概念,中国现阶段的立法过分强调了私法保护,忽视了公法在控制权力滥用上可以发挥的作用,无法实现数据保护和利用的平衡。

  个人信息保护制度构建应注重各方利益主体多赢。

  随着人类社会进入数字经济时代,数据的价值凸显,数据的运用在为人类生活带来巨大福利的同时,也产生了数据利用可能侵害个人权益的担忧。数据利用关涉多方利益主体,包括个人信息主体、数据收集者、数据控制者等,如何在制度规范中对多方主体利益进行平衡,达成共赢局面是与会专家讨论的另一焦点问题。全国人大法工委民法室主任石宏指出,个人信息与隐私信息怎么保护,二者怎么区分,立法模式上一直有争论,个人信息是一种权利还是一种利益,也有争论,但是,立法机关始终秉持一个原则,无论哪种模式,目的一定是促进产业发展和个人权益保护,达到多赢的终极目的。民法典只解决基本原则,在设计个人信息保护规则时,会考虑合理使用的情形,并尽量一一列举;但是具体到信息分类以及分类后的特别保护等具体规则,还需要单行法或者细则解决。阿里巴巴集团安全部郭戎晋从产业界的视角出发认为,立法上需要考虑用科技的方式在强化个人信息保护与促进个人信息利用上取得平衡,同时在设定合理使用条款外,还需要考虑对信息控制者使用处于公共领域的个人信息作出原则性的规定。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任国凤)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