缪宇:美国夫妻共同债务制度研究

——以美国采行夫妻共同财产制州为中心

2018-06-04 11:18 来源:《法学家》 作者:缪 宇

  内容提要:美国采纳夫妻共同财产制的州调整夫妻共同债务的模式包括管理模式、夫妻共同债务模式和分割模式。夫妻一方的婚前债务、夫妻一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为夫妻共同体利益负担的债务,以夫妻共同财产和债务人个人财产负责,已经成了各州的共识。但是,夫妻一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非为夫妻共同体利益负担的债务,夫妻共同财产是否负责,各州态度不一。这体现了各州对债务人的配偶对夫妻共同财产利益和债权人利益的不同侧重。改革我国夫妻共同债务制度,应当承认债务人的配偶的个人财产原则上不对夫妻共同债务负责,非用于夫妻共同生活的个人债务也能以部分夫妻共同财产受偿。《夫妻共同债务司法解释》应做适当修改。

  关键词:夫妻共同债务;夫妻共同财产制;夫妻共同体利益;民间借贷

  目    录

  一、美国夫妻共同债务的认定模式

  (一)管理模式

  (二)夫妻共同债务模式

  (三)分割模式

  (四)美国法接受夫妻共同财产制及夫妻共同债务认定模式多样化的历史背景

  二、美国夫妻共同财产清偿债务的范围

  (一)夫妻一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负担的合同之债

  (二)夫妻一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发生的侵权之债

  (三)夫妻一方的婚前债务

  (四)小结

  三、美国夫妻共同债务规则对我国的启示

  (一)夫妻共同债务的责任财产不包括非举债人配偶的个人财产

  (二)为家庭日常生活所需负担的债务

  (三)为夫妻共同生产经营所需负担的债务

  (四)个人债务以部分夫妻共同财产清偿

  (五)《夫妻共同债务司法解释》的修改建议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以下简称《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24条确立的夫妻共同债务推定规则,一直是学界和实务界争议的热点问题。就其中夫妻共同债务与连带债务的关系、夫妻共同债务的理论基础和责任财产范围存在较大分歧。虽然学界讨论夫妻共同债务的文献已然不少,但是,我国学界很少从夫妻财产制的角度,结合比较法经验分析夫妻共同债务。在比较法上,法国、西班牙、意大利、荷兰、美国部分州等采纳夫妻共同财产制的立法例都存在夫妻共同债务规则。实际上,作为夫妻共同财产制的产物,夫妻共同债务不等于夫妻连带债务,夫妻一方的个人财产通常无须对配偶引起的债务负责。夫妻日常家事代理权也不是夫妻共同债务的理论基础。为了澄清夫妻共同债务的本来面目,本文拟以美国采纳夫妻共同财产制的州为讨论对象,介绍这些州的夫妻共同债务制度,并借鉴美国法的经验,对我国夫妻共同债务相关重大争议问题展开分析,为我国夫妻共同债务制度的完善贡献绵薄之力。

  一、美国夫妻共同债务的认定模式

  在美国,婚姻法的立法权在于各州,各州通过民法典、单行的家庭法或在州法中单设家庭关系(Domestic Relations)章节来调整婚姻家庭关系。据统计,美国至少有9个州适用夫妻共同财产制(婚后所得共同制),分别是亚利桑那、加利福尼亚、爱达荷、路易斯安那、内华达、新墨西哥、得克萨斯、华盛顿、威斯康星。在夫妻共同财产制下,夫妻一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引起债务的,夫妻一方作为合同当事人或侵权加害人应当以个人财产对该债务负责。除了债务人的个人财产,该债务能否以夫妻共同财产清偿,直接影响到债权人的切身利益。仅应以夫妻一方个人财产清偿的债务属于夫妻一方的个人债务而非夫妻共同债务,故夫妻共同债务是责任财产范围包括夫妻共同财产的债务。换言之,夫妻共同债务必然是应当以夫妻共同财产清偿的债务,不应以夫妻共同财产清偿的债务必然只是夫妻一方的个人债务。实际上,在美国采纳夫妻共同财产制的州,夫妻共同债务(community debt)原则上应以夫妻共同财产和引起债务的夫妻一方的个人财产清偿。当然,在特定情况下,夫妻双方以夫妻双方的个人财产及夫妻共同财产对债务负责。因此,在这些州,夫妻共同财产对夫妻一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引起的哪些债务负责是夫妻共同债务制度需要解决的核心问题。基于上述9个州对这一问题的不同回答,学界将这九个州分为管理模式(managerial system)和夫妻共同债务模式(community debt system)两类。也有学者将上述州分为三种模式,即管理模式、夫妻共同债务模式和分割模式(partition system)。

  (一)管理模式

  在管理模式下,夫妻一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负担的债务,责任财产范围包括债务人个人财产及其管理的夫妻共同财产。配偶单独管理的夫妻共同财产以及自己管理的个人财产,不对该债务负责。从价值取向来看,这一模式旨在保护债权人,防止没有或只有少量个人财产的夫妻一方对外负债后,没有足够的财产清偿债务。因此,如果夫妻一方能够自愿以管理的共同财产清偿其负担的债务,债权人就能以这些财产受偿。

  在学说上,加利福尼亚、爱达荷、路易斯安那、内华达、得克萨斯被划人管理模式州。不过,在这些州,债务人对夫妻共同财产的管理,渐渐不再影响债权人就夫妻共同财产受偿的权利,故这些州逐渐脱离了传统的管理模式。首先,管理模式诞生的历史背景是丈夫作为一家之长对夫妻共同财产享有单独的管理控制权。然而,大多数管理模式州,如加利福尼亚、路易斯安那、爱达荷、内华达,已经承认夫妻双方对夫妻共同财产享有平等的管理权,丈夫不再单独管理夫妻共同财产。这就意味着,管理模式产生的社会基础发生了变迁。其次,不论债务旨在满足夫妻共同体利益抑或债务人个人利益,加利福尼亚、路易斯安那州均允许债权人就债务人的全部夫妻共同财产受偿,包括处于其配偶单独管理之下的夫妻共同财产,从而偏离了管理模式。因此,美国学者也承认,加利福尼亚、路易斯安那州采纳的实际上是修正的管理模式。如果坚持将加利福尼亚和路易斯安那划入管理模式州,那么管理模式的逻辑就需要接受一定调整:夫妻一方不是以自己管理的夫妻共同财产,而是以自己有权或能够管理的夫妻共同财产对自己引起的债务负责。考虑到夫妻双方对夫妻共同财产的平等管理权,这一逻辑意味着债权人可以就全部夫妻共同财产受偿,不限于债务人实际管理的夫妻共同财产,管理因素变得毫无意义。除了加利福尼亚、路易斯安那,爱达荷、内华达在一定程度上也偏离了管理模式。按照管理模式的逻辑,夫妻一方能够自愿、独立转让的夫妻共同财产,应当用来清偿夫妻一方负担的债务。然而,就夫妻共有的不动产而言,这两个州突破了上述原则。虽然在这两个州,处分夫妻共有不动产需要经过夫妻双方协商一致,但是,就夫妻一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负担的债务而言,这两个州允许债权人就夫妻共有的不动产受偿。于是,债权人能够主张受偿的责任财产范围扩张了,不能由夫妻一方独立转让的不动产也成了责任财产。

  严格来说,只有得克萨斯州在意定之债领域采纳了管理模式。一方面,按照《得克萨斯家庭法典》第3.202条第2款,除非夫妻双方均对债务负责,夫妻一方单独管理、控制和处分的夫妻共同财产不对配偶的婚前债务和婚姻期间的合同之债负责;另一方面,按照《得克萨斯家庭法典》第3.202条第3款和第4款,夫妻一方单独和共同管理、控制、处分的夫妻共同财产对自己在婚前或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引起的债务负责,全部夫妻共同财产对夫妻任何一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引起的侵权之债负责。

  实际上,将这些州划入管理模式的理由在于,债务是否旨在满足夫妻共同体利益,不影响债权人对夫妻共同财产的权利。不论夫妻一方是为夫妻共同体利益负担债务,还是为了个人利益负担债务,夫妻共同财产都属于责任财产。因此,在加利福尼亚、爱达荷、路易斯安那,债务旨在满足何种利益,不影响债权人就夫妻共同财产受偿的权利,只影响夫妻内部财产关系。对于债权人而言,查明债务人是否已婚、债务人有哪些个人财产,并无太大必要。就夫妻内部财产关系而言,如果用夫妻共同财产清偿的债务是夫妻一方为个人利益负担的债务,配偶可以要求债务人对夫妻共同财产予以补偿。

  (二)夫妻共同债务模式

  夫妻共同债务模式的最大特色,是将夫妻一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负担的债务分为夫妻共同债务和个人债务,并在责任财产范围上区别对待两种债务。在该模式下,夫妻一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为了夫妻共同体利益负担的债务是夫妻共同债务,债权人通过执行和扣押夫妻共同财产受偿。与此相对,夫妻一方为个人利益负担的债务是个人债务,不一定能以夫妻共同财产受偿。从价值取向来看,夫妻共同债务模式旨在保护债务人的配偶,防止配偶对夫妻共同财产的权益因夫妻一方负债而蒙受不利。因此,在夫妻共同债务模式下,就意定之债而言,债权人应尽量确保债务是夫妻共同债务或夫妻双方一起负责的债务,这可能会增加交易成本,如查明债务人是否为夫妻共同体利益订立合同、要求夫妻双方在合同上共同签字。

  在学说上,亚利桑那、新墨西哥、华盛顿和威斯康星被划入夫妻共同债务模式州。然而,由于司法实践引入了夫妻共同债务推定规则并宽泛地解释夫妻共同体利益,夫妻共同债务模式逐渐向管理模式靠拢,以牺牲配偶的利益来保护债权人。首先,在采纳夫妻共同债务模式的州,夫妻一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负担的债务,被推定为为了夫妻共同体利益所负担的夫妻共同债务,配偶必须提出明确且令人信服的证据或优势证据来推翻这一推定。威斯康星州甚至强化了这一推定的效力,在债务发生前或发生时,债务人通过签署单方声明表明债务是为了或将为婚姻、家庭利益所设的,这一推定即无法被推翻。其次,有些州放宽了夫妻共同体利益的要求,债务的形成与夫妻共同体具有轻度关联即可。不过,这种宽泛解释主要出现在侵权损害赔偿案件中。其理由在于,夫妻一方因实施侵权行为负担损害赔偿责任的,如果严格把握夫妻共同体利益这一要件,侵权损害赔偿之债就会“沦为”夫妻一方的个人债务,受害人不能或难以就夫妻共同财产受偿,无法获得充分救济。实际上,即使放宽这一限制,符合“为了夫妻共同体利益”这一要求的侵权行为大多是故意侵权,加害人可能确实具有为夫妻共同体利益而实施加害行为的故意,而过失侵权之债一般难以被划人“夫妻共同债务”。当然,为了保护无辜的受害人,当侵权行为与夫妻共同体利益无关时,允许受害人就部分夫妻共同财产受偿,可能更为公平。因此,为了保护加害人配偶的利益,有些州引人了清偿顺序规则(marshalling provision),要求加害人先以个人财产负责,不足部分由全部或部分夫妻共同财产清偿。这就突破了夫妻共同债务模式,形成了“分割模式”。

  (三)分割模式

  在分割模式下,夫妻一方个人债务的债权人,除债务人的个人财产以外,还能就部分夫妻共同财产受偿。分割模式是对债务人的配偶利益和债权人利益的折中:与管理模式相比,分割模式不仅要求债务人在夫妻共同财产清偿其债务后对夫妻共同财产进行补偿,还限制了用于清偿个人债务的夫妻共同财产范围,从而给债权人带来了一定不利;与夫妻共同债务模式相比,分割模式又以牺牲配偶部分利益为代价,给夫妻一方个人债务的债权人提供一定的保护,因为债权人可能不知债务人已婚,而且,即使配偶对夫妻共同财产的贡献比债务人更大,但债权人仍可就部分夫妻共同财产受偿。

  一般来说,提倡三分法的学者将新墨西哥划入分割模式。华盛顿就夫妻一方负担的、与夫妻共同体利益无关的单独侵权之债也采纳了分割模式;威斯康星关于夫妻一方的侵权之债规则也属于分割模式,不论该侵权之债是否属于夫妻共同债务,该侵权之债均以加害人个人财产及其对夫妻共同财产的权益清偿。由于分割模式从责任财产范围的角度区分了夫妻共同债务和夫妻一方的个人债务,它实际上是夫妻共同债务模式的一个子类型。

  总的来看,鉴于上述几种具体模式及其例外,在将夫妻共同财产制作为夫妻法定财产制的州,一项债务是否应以夫妻共同财产清偿,取决于多种因素,包括:债务的性质,如合同之债或侵权之债;债务产生的时间,如婚前或婚后债务;债务的目的,如购买生活必需品、为了夫妻共同体利益或为了个人利益发生的债务。

  (四)美国法接受夫妻共同财产制及夫妻共同债务认定模式多样化的历史背景

  夫妻共同财产制以及夫妻共同债务认定模式在美国落地生根,具有特定的历史背景。夫妻共同财产制源于中世纪时期西哥特人的部落法,后来被西班牙皇家法令(Fuero Real)接受以保护地主阶层的利益。作为西班牙曾经的殖民地,受到西班牙法的影响,加利福尼亚、得克萨斯、新墨西哥、亚利桑那州接受了夫妻共同财产制,先后处于西班牙和法国统治的路易斯安那也维持了夫妻共同财产制;在加利福尼亚州的影响下,爱达荷、华盛顿、内华达也将夫妻共同财产制作为法定夫妻财产制。

  威斯康星州则通过《统一夫妻财产法案》(Uniform Marital Property Act)确立了夫妻共同财产制。

  管理模式、夫妻共同债务模式的根本区别在于,夫妻共同财产是否应当对夫妻一方的个人债务负责。这一分歧体现了美国妇女权益保护不断强化的特殊历史进程。在19世纪,丈夫作为一家之长负责管理夫妻共同财产甚至妻子的个人财产,丈夫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引起的债务,即使是个人债务,也应当以夫妻共同财产清偿。路易斯安那、爱达荷就持这一立场。而按照当时《加利福尼亚民法典》第167168条,不论是夫妻共同债务还是丈夫的个人债务,丈夫的债权人均可就夫妻共同财产和丈夫的个人财产受偿,但妻子的个人财产和收入除外。妻子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负担的合同之债原则上是个人债务,不应以丈夫的个人财产和夫妻共同财产清偿。

  与此相对,在20世纪20年代女权运动蓬勃发展的时代背景下,为了保护妻子的利益,亚利桑那和华盛顿走向了另一个极端。1917年,华盛顿最高法院指出,作为夫妻共同体的法定代理人(statutory agent),丈夫是夫妻共同财产的管理人而非所有人,其管理控制权限包括对夫妻共有动产的绝对处分权,但只能为了夫妻共同体而为之,故夫妻共同财产不对丈夫的个人债务负责。不仅如此,在夫妻共同财产制存续期间,允许夫妻一方出售自己对共有不动产的权益,会破坏夫妻双方对该不动产的共有关系,既然夫妻任何一方均无权将自己对夫妻共同不动产的权益单独出售给他人,那么,债权人也无权就夫妻一方对共有不动产的权益受偿。然而,妻子在婚姻关系期间负担的合同之债,仅在满足必需品理论或得到丈夫许可时,夫妻共同财产才负责。为了保护妻子的财产权益,亚利桑那最高法院在1925年也反对以夫妻共同财产清偿丈夫的个人债务。该院认为,亚利桑那司法实践的立场与华盛顿比较一致,妻子对夫妻共同财产的权益是既得的法定利益,丈夫作为夫妻共同体的代理人,为了夫妻共同体利益处理和处分夫妻共有的动产,而且,亚利桑那州法第3854条应当被解释为,除法律另有明文规定外,夫妻共同财产只用于清偿夫妻共同债务。

  在澄清美国夫妻共同财产制州关于夫妻共同债务的认定模式和历史背景后,下文将以夫妻一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负担的合同之债、侵权之债以及夫妻一方的婚前债务为对象,进一步分析上述州的清偿规则。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任国凤)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