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浪涛:构成要件错误的本质-故意行为危险偏离

2018-06-12 15:53 来源:《法学研究》 作者:柏浪涛

  【中文摘要】关于构成要件错误,法定符合说与具体符合说的分析视角是效果论,通过比对预想结果与实际结果来决定结果归属,然而这一分析路径并不能为结果归属提供实质根据。相反,考察危险发生机理的机理论能够揭示错误的本质,为结果归属提供实质根据。例如就打击错误而言,行为人的一个行为同时制造了故意行为危险和过失行为危险;前者具有目的性与支配性,后者具有盲目性与任意性,对二者不能等同视之,认为故意行为危险与过失行为危险具有同一性的观点难以成立。若结果不是故意行为危险的实现,而是过失行为危险的实现,亦即危险发生了实质偏离,则结果不能归属于故意。关于结果归属的判断,罗克辛的计划实现理论、弗里施的风险理论、普珀的故意危险理论均存在不足,而故意行为危险的实现标准具有合理性。依此判断,故意行为危险在对象错误中并未发生偏离,在打击错误中发生了偏离;而在各种因果关系错误中,是否发生偏离需作具体分析。

  【中文关键字】构成要件错误;法定符合说;行为意志;故意归属;危险偏离

  【全文】

  一、问题意识

  在错误论领域,[1]我国刑法学界的主流分析路径是法定符合说和具体符合说。[2]这两种学说的判断视角是行为人预想的结果与实际结果的主客观一致性。例如,甲向乙开枪,却打偏击中了附近的丙,丙死亡。具体符合说认为,就行为对象及结果而言,主观预想结果(乙死亡)与客观实际结果(丙死亡)不一致,甲构成故意杀人罪未遂。法定符合说认为,预想结果(人死亡)与实际结果(人死亡)一致,甲构成故意杀人罪既遂。然而,这种效果比对的思路具有孤立性和静止性,其实,更需要追问的是发生偏差的机理。前者是效果论,后者是机理论。显然,机理论比效果论更能揭示事物的本质。

  效果论因其孤立性与静止性,会导致诸多不足。第一,忽视错误的发生机理,导致成立犯罪既遂的论证理由不够充分。事实认识错误研究的不是犯罪是否成立,而是犯罪是否既遂。然而,效果比对一致并不能为犯罪既遂提供实质根据。例如(狭义的因果错误),甲欲杀害乙,砍伤乙的手臂(轻伤),乙因身患血友病而流血不止死亡。效果论往往认为这里的因果关系错误并不重要,甲构成故意杀人罪既遂。但实际上,在客观归属方面,乙的死亡能否归属于甲的杀人行为,是有疑问的。[3]第二,容易将行为人的犯罪动机纳入考虑范围,考察动机是否实现,以致将动机错误与构成要件错误混为一谈。例如(对象错误),甲误将丙当作乙而杀害。甲的认识错误实际上是动机错误,而不是构成要件错误,但效果论一般将其作为构成要件错误来对待。第三,难以处理存在明显时空间隔的犯罪情形。例如(隔离犯场合),甲欲杀害乙,来到乙家车库,在乙的汽车上安装了炸弹;次日,乙的妻子丙在使用该车时被炸死。又如(共犯场合),甲教唆乙杀害丙,乙误将丁当作丙而杀害。在这些场合,效果论在认识错误的归类上(甲构成对象错误还是打击错误)便争执不下,遑论接下来的具体分析。

  事实认识错误的分析路径应从效果论转向机理论,考察危险的发生机理,即实际侵害结果是不是行为人初创危险的现实化结果;初创危险与导致实害结果的最终危险是不是同一危险,危险是否发生了实质偏离。[4]例如,上述隔离犯的场合,甲向乙创设了危险,危险却实现在了丙身上;上述共犯的场合,甲通过乙向丙创设了危险,危险却实现在了丁身上。需要追问的是,在这些场合,危险是否发生了实质偏离。机理论的优点在于:第一,判断标准保持一贯性,能够一以贯之地适用于对象错误、打击错误及因果关系错误。而具体符合说、法定符合说虽然可以适用于对象错误、打击错误,却无法适用于因果关系错误。第二,判断路径具有经济性。错误论是故意论的反面,二者是表里关系;错误论是“表”,故意论是“里”。[5]研究错误论,归根结底是为了判断故意是否成立。[6]具体符合说、法定符合说等错误论学说是从反面论证故意是否成立,即由表及里;从危险的发生机理来判断故意是否成立,则是从正面论证,即直击要里。当从正面能够直接解决问题时,便没必要采取反面的“迂回路线”。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任国凤)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