构建立体刑法学视野下的反腐败“中国方案”

2018-06-13 16:57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海桥

  党的十九大报告对反腐形势作出科学论断,指出当前反腐败斗争形势依然严峻复杂,要求必须坚持全面从严治党,以零容忍态度惩治腐败,不断增强党自我净化、自我完善、自我革新、自我提高的能力,这一纲领进一步指明了新时代反腐败法治建设的方向。具体到刑事法领域,《刑法修正案(九)》的出台,刑事司法体制改革的不断深入,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的全面推开与制度深化,特别是《国家监察法》的正式实施,标志着我国刑事反腐败法治体系建设正不断趋于完善。新时代反腐败刑事法治建设的新目标要求我们,必须坚持道路自信、理论自信,以立体刑法学为理论基础,在宪法性文件的有效规制下,整合刑事法律法规,增强各学科交流、相互促进,构建具有创新性的反腐败“中国方案”,为世界腐败犯罪治理提供新的视角和范式。

  立体刑法学以马克思主义世界观、方法论和认识论为基础,以整体观和唯物辩证观运用和延伸为特色,是以刑法为核心、兼顾法学系统而构建的理论和方法论。其从中国国情与刑法运行的实际情况出发,以开阔的视野将刑法现象与社会时代特征联系起来,综合运用规范解释、实证研究和哲学思辨等方法,研究刑法现象的社会制约性、刑法运行的内部关系和外部关系,能够更好地解决转型、发展和现代化、法治化进程中的中国腐败犯罪治理问题。构建立体刑法学视野下的反腐败“中国方案”,作为一种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实践,首要前提在于必须坚持党的领导,实现党内法规与刑事法律的有机协调。在这一前提下,将立体刑法学理论和思维方法运用于探索反腐败“中国方案”构建,具体而言:

  一是要前瞻后望,即前瞻犯罪学,后望行刑学。腐败刑事治理的根本目的就是预防和惩治腐败犯罪,通过有效的犯罪惩治来实现法益的有效保护,实现一般预防与特殊预防。而无论是惩罚的有效性还是预防的有效性,都需要搞清楚腐败犯罪的原因,方可有的放矢,并科学地设定刑罚。同时,通过行刑的效果来检验刑罚制度的科学性与可行性,只有建立科学有效的腐败犯罪行刑机制,才能从根本上杜绝贪腐的滋生与蔓延,筑牢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的思想防线,减少再犯,实现刑罚的功能。

  二是要左顾右盼,即左顾监察法、右盼刑事诉讼法等相关法律。监察法是国家基于积极的腐败治理主义立场,从打击腐败活动角度制定的反腐败基本法。因此,必须科学理解国家监察法与刑事法律的关系。正是在监察法的制度框架下,一套与刑法相结合的行之有效的反腐败违法案件审查机制才能够有效打击且预防贪污腐败犯罪行为的发生。就反腐败的刑事治理而言,刑法与刑事诉讼法本是互为表里、相辅相成的关系,刑法的诸多理论要以刑事诉讼法来实现,例如死刑、假释等,刑事诉讼法的诸多问题也要通过刑法来明确,如自首、自诉案件的范围等。因此,反腐败刑事法制完善依赖二者的通力合作,才能使反腐败工作不仅有了理论功底,同时也具有很强的可操作性。

  三是要上下兼顾,即上对宪法和国际公约,下对党内法规。党的十九大报告中强调,依法治国是党领导人民治理国家的基本方式,依法治国的前提即是依宪治国,国家监察机构在依据监察法和刑法对职务犯罪行为进行调查审理过程中,其权力运行均要受到宪法的制约,要践行宪法至上的社会主义法治理念;与此同时,我国是《联合国反腐败公约》签约国之一,公约在我国正式生效不仅意味着国内刑事立法在具体规定上不能与其相矛盾, 同时也意味着在刑事立法体系上要与公约规定相协调,但现行立法与公约中规定的罪名类型、贿赂范围、腐败犯罪主体扩大化以及新型互联网犯罪的规制还存在一定差距,需要自立法层面修改完善。2016年1月1日,新修订的《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以下简称《新条例》)正式施行,《新条例》的一个突出特点是强调“纪法分开”“纪在法前”,由此必然会带来现有的《新条例》与刑法等法律法规如何衔接的问题,即“纪法衔接”。应当充分认识到,党内法规和刑法在功能上相互区分、各有所长,但二者必须内在地统一起来,共同服务于实现国家腐败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目标。

  四是要内外结合,对内加强对刑法的解释,对外重视刑法的运作环境。贪污腐败犯罪属于多重复杂类型的犯罪,随着科技信息技术的深化利用,行为方式多样、隐蔽性强,难以规制,其刑法规范的适用要着眼于社会发展的时代性并兼顾其稳定性。内在立法上的漏洞成为腐败行为脱逃刑事处罚的重要依据,也是导致腐败犯罪屡禁不止并有扩大趋势的重要原因;而外在运行机制上的缺陷导致腐败犯罪不能及时得到惩处,难以起到反腐制度的社会警示作用。因此,在合理的范围内,应结合时代背景与司法的现实需求,对于刑法的缺陷与滞后部分作出合理解释,当解释学层面不足以满足社会需求时应及时出台修正案。刑法的适用与功能的发挥对外依赖于整个体制的运作,需要相应的配套措施,以往诸如审计机关、银行、海关等机构的腐败预防职能均由各自的部门立法加以规定,部门立法的狭隘性造成各机构职能之间缺乏衔接、协调和配合。因此,新时代反腐败刑事法制完善要重视审计、金融监管等不同机构的功能,做好信息对接工作,建立数据共享系统,使其成为反腐败刑事法制体系的前哨,盯紧关键节点,做好事前预防,切实将腐败控制于未然。

  (作者系北方工业大学法律系主任)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阮益嫘)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