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解家事纠纷 柳城祭出“四昧真火”

2018-08-13 00:00 来源:人民法院报 作者:骆丽丹 文/图

  ▲家事少年审判庭法官深入当事人家里进行调解。 ▲家事少年审判庭法官和妇联工作人员、家事调解员正在对一起离婚案进行调解。 

  古语有云“清官难断家务事”,“家长里短”中掺杂的伦理情感因素剪不断、理还乱,化解的难度重重。当前司法体制改革进入深水区,人民法院应如何更好地履行审判职能,维护家庭和谐和社会稳定?

  面对上述命题,作为广西壮族自治区家事少年审判改革试点法院,柳城县人民法院迎难而上,组建了一支专业的家事少年审判团队,祭出细致入微的关怀、认真贴心的倾听、刚柔并济的引导、为民务实的态度等“四昧真火”,尽心尽力化解婚姻家庭矛盾,帮助更多的家庭实现“家和万事兴”的愿望。

  体贴细致 做当事人的“知心姐姐”

  “探视小孩是我的权利,你凭什么不同意?”

  “离婚时,我们已经达成协议,孩子归我,我就是不想让你看他。”

  日前,在柳城法院家事调解室,一对离异夫妇潘某和覃某正在进行激烈的“唇枪舌剑”。

  “这样争吵也解决不了问题,都先冷静一下。”坐在一旁的家事调解员罗燕妮试图缓解这种剑拔弩张的局面。

  潘某和覃某协议离婚后,双方约定婚生子由覃某监护,潘某享有探视权。在协议履行过程中,潘某要求探视孩子,并将孩子带走,覃某不同意,遂引发纠纷。

  从事过多年调解工作的罗燕妮认真倾听着双方各自的“苦水”。在详细了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后,她细致分析了双方的家庭状况、父母子女情感因素等,从分析、情感判断、心理辅导等多角度缓解双方的对立情绪,改变他们的心理认知。

  最终,潘某和覃某就小孩探视权问题达成了一致意见,满意离去。

  “以前,法官审理离婚案件,通常是‘三部曲’:先问是否同意调解;调解不成,就问孩子如何抚养;最后再问财产如何分割。”据柳城法院家事审判庭庭长姚静云介绍,家事调解员对人的心灵了解得更为透彻,调解优势明显,让他们助力家事审判工作,更易于打开当事人的“心结”。

  近年来,柳城法院家事案件数量以年均6%的速度持续上升,案件类型也日趋多样化,除了传统的财产分割、继承、扶养、赡养等,婚约财产、探望权等新类型案件也不断涌现。

  “很多离婚案件,最后往往变成了财产分割案件。”姚静云解释,“但家事纠纷具有很强的伦理性、私密性和一定程度的非理性,‘定分’易‘止争’难,只重视财产处置,往往容易激化家庭矛盾,甚至会诱发恶性事件发生。”

  2016年至今,柳城法院调解员参与化解家事纠纷的成功率高达80.1%,为家事审判良性发展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认真倾听 化解当事人的心结

  2005年2月,温先生与杨女士登记结婚,婚后育有一子一女。2017年3月,双方以长期分居、性格不合为由协议离婚,杨女士自愿补偿温先生3000元,儿子由温先生抚养,女儿归杨女士抚养。

  然而,离婚后关于前妻的各种流言蜚语相继传到温先生耳朵里。通过调查后温先生发现,原来在他外出打工期间,耐不住寂寞的妻子早已与家住融水苗族自治县的吴某擦出爱情的火花,两人隔三岔五地约会并很快怀孕了。

  2016年11月,杨女士在融水某医院顺利产下一子,吴某在产妇家属一栏签下自己的名字并注明自己与新生儿为父子关系。2017年10月,温先生以杨女士在婚姻存续期间与他人非婚生子行为侵权为由向柳城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变更抚养关系,并请求法院判令杨女士赔偿精神损失费共计8万元。

  这样的案情,在旁人眼中或许是茶余饭后的八卦,但在本案承办法官张敏的眼中,却又是一桩必须下功夫化解的纠纷。

  张敏在第一时间联系了温先生,询问他的意见。几近崩溃的温先生对张敏说:“自己辛辛苦苦到外地挣钱养家,怎么也想不到她会做出这样的事。”而杨女士则认为,自己一个人在家又要干活又要照顾两个小孩,生病的时候身边都没有一个可以谈心的人。

  在张敏的疏导下,自觉理亏的杨女士向温先生道歉,并表示愿意赔偿其损失。然而,张敏认为,虽然法院可以通过判决直接给出结果,但这样的纠纷,或许是不适合通过开庭审理和判决的方式来化解的,事情本身的悲剧性让温先生对杨女士充满了仇恨,庄严的庭审无法承载一颗几近破碎的心随时可能爆发的情绪,更为适合的解决方式是庭前调解,倾听当事人埋藏在心底的故事,帮他们解开心结。

  她先约见了温先生。“女儿现在处于叛逆期,你有什么想法?”张敏想借这个问题试探温先生。

  “因为我们离婚的事,女儿现在都不愿意去上学,现在的结果,对我和两个孩子都太残忍了。”

  几天后,张敏在柳城法院的家事案件调解室接待了温先生和他的孩子。提到小孩,温先生泪流满面。张敏陪着温先生一家人聊了很久,陪他们回忆孩子成长的点滴,分享养育孩子的甜蜜与辛苦。最终,温先生与杨女士达成了调解协议。

  张敏说:“进入我们庭的案子,无形中已被贴上了‘需要格外用心处理’的标签,这在本案中就体现得很明显,比起把案情审清楚,想办法让当事人把内心的想法说出来,或许更为重要。温先生的心结不在于赔偿金额的大小,而在于没办法给父母交代,我们帮他解决了这个难题,纠纷就容易化解了。”

  刚柔并济 做遭遇家暴妇女的“定心丸”

  “实在受不了了,我一定要跟他离婚!”2018年5月24日,额头尚见伤痕的黄某,在柳城法院家事调解室哭着向法官讲述着自己的“锥心之痛”。

  “你先擦一擦眼泪。”一起参与调解的柳城县妇联副主席秦露莹递给黄某一张纸巾,像哄小孩似的,耐心安慰着她。

  黄某介绍,她与丈夫李某结婚10多年了,结婚初期关系还不错。后来因性格差异,矛盾凸显。李某有浓厚的大男子主义思想,稍不如意,就会对她大打出手。她先后去找过当地村委会、司法所、派出所协调解决,但李某恶习不改。

  “我听着也很难受。” 秦露莹立刻电话联系了李某,让他赶紧来法院一趟。

  “我打自己的老婆还犯法吗?”见面后,李某气势汹汹。

  秦露莹不动声色,给李某倒了一杯水。在唠嗑的过程中,秦露莹全方位了解了当事人双方的生活经历、性格差异、家庭状况等,然后,援引反家庭暴力法中的相关规定,结合自己之前调解的家暴纠纷案例,批评教育了李某,并告诫他要承担起家庭责任,做一个真正能为家庭保驾护航的“大男子”。

  或觉过错,或受感化,李某竟破天荒地向黄某认了错,并承诺以后善待家人,好好生活。

  像这样的案件,已经成功调解了近40例。秦露莹笑言,感谢柳城县妇联和柳城法院共同搭建了这样一个平台,让她有机会化解纠纷,回馈社会。

  “家事纠纷化解不仅依靠法院‘硬调硬判’,而是将消除对立、恢复感情、实现和解作为解决纠纷的最终目的和价值取向,用社会化大调解的柔性手段实现法律的刚性要求,尽最大限度将矛盾化解在‘家’的范围之内。”柳城县法院院长张华胜表示。

  为民实务 为老百姓送上“暖心羹”

  在梁某与魏某离婚一案中,双方矛盾尖锐,几乎到了不可调和的地步。法院在征得当事人同意后,首次引入心理咨询师帮助当事人进行心理疏导。歇斯底里的上诉人渐渐平静下来,道出扎在心底的那根刺——自己曾身患重病而致生命垂危,父母年迈,孩子年幼……在他眼中,要是离婚,所有家庭成员都活不了。随后,咨询师又分别和另外的当事人及相关亲属对话,了解每个人包括老人和孩子的想法。

  一次次谈话,像是慢慢扭开了气门芯,当事人的怨气怒气等负面情绪慢慢释放。最终,敌对的梁某与魏某竟然平静地相视而坐,听着法官和咨询师对亲情的阐释,离婚对老人和未成年人的影响,今后孩子该如何抚养、探视……

  “审理家庭纠纷,法、理、情,一样都不能少。”柳城县法院副院长何腾跃认为,以往单凭法官审案,可能只有法律这一个解决方案,而专家说理、百姓说情,更能化解因离婚、抚养、继承而引发的矛盾。

  “很多案件,当事人争的不是一个结果,而是充满了焦虑、自卑、对抗甚至厌世的情绪,不能化解这些负面情绪,即使判决合情合理,也无法实现案结事了。”何腾跃介绍,在家事案件调解时,法院会充分尊重当事人意愿,如发现需要对家庭关系现状进行修复、对当事人心理创伤进行治愈和弥合的情况,法院会邀请具备心理咨询专业知识的人士直接参与到诉讼活动过程中,协助法官对当事人进行心理疏导,尽可能稀释负面情绪,以后无论是判决还是调解,也更能让当事人信服。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任国凤)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