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漂”十多年呼唤农民工权益保护法

2018-08-27 00:00 来源:检察日报 作者:讲述人:胡春霞

 

  

  “十多年的‘西漂’,困扰广大农民工朋友的就业、住房、医疗、子女就学等问题,同样给我带来烦恼。因为深知千万进城务工人员的不易,所以我重点关注的是农民工的权益保障。”

  随着社会的进步,国家对广大农民工权益保障的不断加强,“打工仔”“打工妹”们和各行各业的劳动者一起,得到了越来越多认可和尊重。

  我也是一名进城务工者

  2004年,我离开了深爱的家乡——陕西省汉中市勉县的农村,成了一名“西漂”。

  在西安,我没有亲戚朋友可以投靠,虽然有大专文凭,但不知道适合做什么工作。第一年,我换了六七份工作,都是在餐厅当服务员。2005年5月,我来到西安德发长饺子馆工作,没想到因为我别扭的普通话得到不少差评。

  我不想认输。我知道必须要有一技之长才能真正“稳定”下来。我就跟着师傅学习普通话,利用员工培训英语的机会,学会了英语讲解、为顾客提供点餐服务。在工作中,我发现有的顾客不说英语,而是说德语、韩语、日语,就又自学了这些语言。工作十多年来,我从未被顾客投诉过,还常常被顾客点名提供服务。

  调研发现多方面权益亟待保护

  十多年的“西漂”,困扰广大农民工朋友的就业、住房、医疗、子女就学等问题,同样曾多次给我带来烦恼。从城中村到商住楼,再到经济适用房,我前后搬过七八次家。因为深知千万进城务工人员的不易,所以,六年来,我重点关注的是农民工的权益保障。

  在担任第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的五年间,我主动参加闭会期间的学习培训、视察调研,还经常利用休息时间,走访工地、蔬菜市场、劳务市场,了解不同行业农民工的困难和需求。

  我发现,农民工朋友遇到的“难题”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社保问题。这个问题在农民工身上普遍存在,尤其是工程项目建设领域的农民工,大部分用工单位没有给农民工缴纳工伤、医疗和养老保险,个别地方的农民工甚至遭受工伤还要自己掏腰包治疗。

  ——住房问题。这是农民工当前面临最迫切的问题,目前,各个城市的房屋租售价格都比较高,农民工租不起更买不起商品房,大部分还是租住在城中村,或者是临时住在建筑工地和集体宿舍。

  ——子女上学问题。目前,农民工随迁子女依然难以纳入城市义务教育体系,入学还是比较难。尽管近两年比以往好转了许多,但是依然会遇到这样那样的一些困难和阻力。

  ——拖欠工资问题。这主要发生在工程建设领域的农民工身上。他们往往拿最低的工资干最累的活,一年干到头,有的工资还被拖欠。

  ——留守儿童问题。从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开始,我国农村开始兴起外出打工,2000年以后全国更是引发了农村青壮年外出务工的热潮,一直持续至今。近20年来,农村留守儿童和老人越来越多,尤其是近10年,这已经成为我国的一大社会问题。

  只有“安居”,才能“乐业”。十年间,我努力为农民工当好“代言人”。先后提出“更加重视农民工权益”“关注留守儿童问题”“适当提高全国人大农民工代表比例”“加大基层人大代表履职培训的力度”等意见建议近30条。

  建议立法保护农民工权益

  在今年的全国两会上,我提交了关于制定“农民工权益保护法”的建议。

  2014年10月,国务院发布《关于进一步做好为农民工服务工作的意见》。党的十八大以来,各地各部门以扩大就业和维护农民工合法权益为重点,不断加强和改进农民工工作,取得明显成效。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说要“扩大农民工就业,全面治理拖欠工资问题”,“加大公租房保障力度,将符合条件的新就业无房职工和外来务工人员纳入保障范围”,同时“扩大跨省异地就医直接结算范围,把基层医院和外出农民工、外来就业创业人员全部纳入”。这些举措必将使近3亿农民工更安心、更踏实地在外务工。

  我在建议中提出,要加快建立健全农民工权益保障法律政策体系:

  ——规范工时制度,依法保障农民工的休息权和休假权,督促企业依法支付各种劳动报酬。

  ——建立符合农民工特点的社会保障制度,探索建立低费率、广覆盖、可自由转移续接并能与城乡养老保险和医疗保险制度相衔接的农民工养老、医疗保险制度。

  ——大力推进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统筹考虑农民工对各项公共服务的需要,解决好农民工居住条件、子女教育、医疗和社会保障等问题。

  让广大农民工朋友在为城市建设发展作贡献的同时,能够在城里面稳住脚、扎下根,真正让他们享受到改革发展的成果。

  面对未来的代表工作,我觉得踏实、坚持十分重要。对做好代表履职,未来我要“愿望放小、坚持放大”,更具体、更踏实地努力去做。

  (胡春霞,西安饮食股份有限公司德发长饺子馆职工)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任国凤)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