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法典中举证责任规范的体系化配置

2018-09-18 17:05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雷

  法律思维的核心特点是规范性和证据性,民法典应该充分重视对举证责任规范的体系化配置。“权利的胜利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其可证明性”。民事权利在诉讼和仲裁中能否得到实现,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是否有相应证据加以证明。实体法赋予当事人的民事权利若在诉讼或仲裁的过程中不能通过证据得以展现,对方又不自认、也不属于法院依职权审查的事项、更不是免证事实,那么这项民事权利就无法获得实效。举证责任(又称“证明责任”)等民法证据规范有助于将民事权利落到实处。离开民法证据规范的民事权利有可能只是“水中月、镜中花”。

  民法证据规范丰富了民法规范论的类型体系,提升了民事权利规范的可操作性和价值连贯性。借鉴民事诉讼法中案件事实举证责任的“法律要件分类说”,可将民事权利规范类型化为:民事权利的发生规范、民事权利的妨碍规范、民事权利的消灭规范和民事权利的受制规范。民法证据规范还有助于提升民事权利规范的价值连贯性。

  民法学方法论的核心论题是民事法律适用过程中法律解释方法的运用。民法解释学及其体系化构成大陆法系国家和地区民法教义学的核心范畴。民法解释学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法学理论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近年来,我国民法学方法论更多关注以请求权规范基础分析方法和法律解释方法为主对作为大前提的法律规范进行寻找和解释完善,对如何结合民事证据实体规范形成案件事实则关注较少。对案件事实形成过程中举证责任配置等证据规范的发现、归类和解释适用是对传统法学方法论体系的有益扩充,也丰富了民法规范论的类型配置。民事案件事实形成环节蕴含了法学方法论的丰富命题,亟须归纳提炼。对有法律上重要性的案件事实的陈述需要通过证据的方式加以展开,不得脱离证据规范而对案件事实做无中生有、人云亦云或指鹿为马之认定,这个过程就要根据举证责任规范、法官对证据形成和证明力的自由裁量等进行。从民事司法实务来看,举证责任分配是困扰民事法官和律师的最大问题之一,就大多数诉讼案件而言,当事人发生的争执主要是事实问题。

  民法典如何有意识地、体系化地配置以举证责任规范为中心的民法证据规范呢?《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要求“健全事实认定符合客观真相……的法律制度”。民法中的证据规范是民事证据思维的重要内涵,有助于我们确定案件事实这一小前提的真实性,提高法官公正司法的能力。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解决案件纠纷,就要做到“坚持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民事证据思维是法治思维的重要组成部分,有利于将民事权利落到实处和保障“事实认定符合客观真相”。加强法律人的民事证据思维是深化司法体制改革的当然要求。“作为陈述的案件事实”与法律规范的抽象构成要件之间是评价对象和评价标准的关系,能够为法律规范构成要件所涵摄的具体生活事实就对应要件事实,要件事实即评价结果。

  举证责任的分配主要解决实体要件事实由谁来承担举证责任的问题。举证责任则是指在诉讼过程中要件事实真伪不明导致其所对应的法律后果得不到认可而产生的不利益,也是要件事实真伪不明时法官裁判的方法论。案件事实形成过程本身就存在一个司法三段论的适用,举证责任规范贯穿于司法三段论的始终。一方面,哪些生活事实需要被陈述以及应该由谁来陈述,这须结合行为意义上的举证责任加以廓清。另一方面,当作为陈述的案件事实无法涵摄到抽象的构成要件事实之下时,还须结合结果意义上的举证责任规范进行裁判。要件事实作为评价结果仅仅是司法三段论小前提案件事实形成阶段的评价结果,法律规范中的法律后果结合个案中的要件事实会形成具体的个案裁断结果,这属于司法三段论终局意义上的评价结果。

  举证责任在民事诉讼中居于枢纽地位,是民事实体法与程序法交汇的主战场,也是法院裁判中法律表达与法律实践碰撞最激烈的领域。应该从民法角度出发对证据实体规范做民事一体化研究,略过举证责任问题的民法是不完整的。从对我国现行民事法律解释的角度看,民法中的证据规范是一个广义的概念,不仅限于举证责任一般标准和法定特别标准,还包括少量证据方法规范等本属于证据程序事项的规定。从证据规范条文的数量、类型和在相应部门法条文中所占比例等角度看,我国民事立法及其司法解释中表现出对举证责任等证据规范越来越重视的趋势。如我国《物权法》中规定了大量的物权推定规范,这是《物权法》中证据规范的鲜明特色。《合同法》中证据规范的特色在于合同请求权及对之为抗辩的证据规范,《侵权责任法》中证据规范的特色在于侵权举证责任倒置规范。在我国其他民法部门法如《婚姻法》中,其推定规范多为法律事实推定规范,而非权利推定规范。《继承法》中的证据规范则以遗嘱对应的证据方法规范为特色。

  民法典中妥当配置证据规范是“健全事实认定符合客观真相”法律制度的应有之义,有助于法律适用者坚持证据裁判原则以排除社会舆论对司法裁判的不当干扰。在我国大多数民法规范的配置过程中,立法者并无明显的举证责任等证据意识。体系化是民法典的生命,如何有意识地、体系化地配置以举证责任规范为中心的民法证据规范,成为我国民法典编纂中的重点和难点。举证责任制度属于证据实体规范,证据能力和证明力规范则应由民事诉讼法规定,我国民法典中的证据规范应该以举证责任规范为主,以证据方法规范为辅。民法典中的证据规范主要包括举证责任一般规范、举证责任倒置规范、民事权利推定规范、民事法律事实推定规范等,这些都是对民法规范论的新发展。

  民法典中证据规范配置应该采取抽象原则规范和具体例外规范相结合的立法技术,前者对应举证责任一般规范,后者则具体化法定化为举证责任倒置规范、民事权利推定规范和民事法律事实推定规范,对这些例外情形均须一对一地加以明确规定。在具体民法规范配置的过程中,应当增强结合举证责任一般规范进行条文表述的意识,民事权利规范在条文结构和用语表述上需要兼顾举证责任分配,这便于法律适用者准确发现和转述立法者体现在民事权利规范中的举证责任配置规则。

  (本文受到中国人民大学“中央高校建设世界一流大学(学科)和特色发展引导专项资金”(15XNLG06)支持)

  (作者单位:中国政法大学民商经济法学院)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阮益嫘)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