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科研诚信建设中贯彻法治精神

2018-10-12 17:39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海明

  科研诚信建设如何贯彻中共中央办公厅和国务院办公厅联合发文《关于进一步加强科研诚信建设的若干意见》(以下简称《两办通知》),是推进科研诚信建设需要重点关注的问题。就当前科研诚信的实践和科研诚信建设的发展需要来看,应贯彻法治精神,加快推进科研诚信建设。

  明确科研诚信管理的行权主体

  推进科研诚信建设,无论是加强诚信管理还是强化诚信培育,首先要解决行权主体的问题。科研工作涉及面宽,归口管理部门多,涉及社科、科技、教育、新闻出版、卫生健康等主管部门。过去科研工作各个部门、各个行业都开展了科研诚信监管,但整体格局是“九龙治水”,各个部门信息封闭,缺乏相应的信息联通程序和机制,各个具体的管理部门适用的标准、程序和相关的失信责任都不统一,难以取得积极的社会效果,无法适应当前诚信建设的实际需要。因而,有必要在《两办通知》明确建立科研诚信协同管理体系的基础上,在省级层面明确赋权科研诚信协同管理平台。科研诚信协同管理平台作为行权主体,负责协调省域内的科研诚信建设工作,推动科研诚信管理规章制度的完善,统一科研失信的适用标准,划定科研失信行为的类型,明确严重科研失信行为的抗辩程序和救济程序,进一步明确科研失信行为的责任主体、责任形式和追责程序。行权主体通过科研诚信的法治建设,规范、引导、保障、推进科研工作的诚信建设。

  完善科研诚信管理的行权载体

  科研诚信“九龙治水”的管理格局,无法形成互联互通的科研诚信信息系统,导致信息封闭,使得大量的科研失信行为游离于责任之外、游离于法律之外,科研失信者的违约成本极低,科研失信行为无法得到有效的遏制。为有效扭转这一局面,在科研诚信管理的行权载体上,应建立一个专业化的科研诚信信息互通数字系统。有别于一般的社会信用系统,科研诚信信息互通数字系统将覆盖科研全过程的科研诚信信息,省一级、市、区县一级财政下的自然科学、哲学社会科学领域相关科研组织、各类科研主体、各类科研活动、各类科研成果的科研诚信信息统一纳入其中。通过对科研诚信信息要素的采集、存储、查询、警示,为各部门、各行业、各单位进行科研诚信管理提供信息互通、共享的便捷,进而打破过去科研诚信管理中存在的信息壁垒,形成管理合力,提高事前预防、事中监管和事后处置能力。

  划定科研诚信管理的监管重点

  加快科研诚信建设,当务之急要做好科研失信行为的分类管理,划定行权监管的重点,防治严重科研失信行为。严重科研失信行为与一般科研失信行为不同,也有别于科研失败、科研试错等科研风险,是指科研主体弄虚作假实施欺诈,不如实履行科研诚信义务,行为人主观上存在故意,客观上造成严重的社会后果,给科研活动相对人、社会带来严重损失或造成严重危害。这种行为的恶性在社会道义上应受到谴责,在法律上应予以追究。如抄袭、剽窃他人科研成果或者伪造、篡改研究数据、研究结论;弄虚作假骗取科研资质、科研项目、科研经费、科研奖励、科研荣誉;虚构重大科研项目、研究结论的评审意见或者同行评议。

  科研诚信管理的行权主体应尽快推出严重科研失信行为的负面清单,一方面通过列出明确禁止的严重失信行为,有助于科研管理部门集中力量有效防范严重科研失信行为发生,提升科研诚信建设的社会效果。另一方面,通过负面清单明确各类严重科研失信行为的责任,涉事主体面临的民事责任、行政责任以及可能涉及的刑事责任,警示相关失信主体,发挥预警作用。

  重视科研诚信管理的行权基础

  廓清科研诚信的法律性质是科研诚信管理行权的基础。在科研实践中,既有行政管理关系上的科研行为,也有通过项目招投标方式取得的民事关系上的科研行为。无论是行政关系还是民事关系上的科研行为,科研主体对科研活动、科研成果都应当承担诚实不欺的基本义务,用以担保科研活动、科研结果的真实性。总体来说,科研诚信来源于诚信原则这一“帝王条款”,诚实守信其本质是一项合同义务。

  从诚信的法律渊源来看,科研诚信法律性质上属于合同义务。因而,科研诚信建设,要特别重视在科研诚信管理流程中导入科研合同管理模块,在科研合同管理中强化诚信义务、责任和追责程序的设置。无论是科研活动的行政合同还是民事合同,都应明确规定诚信义务条款和责任条款。具体而言,可在对科研管理中设置科研诚信声明、科研诚信承诺、科研诚信担保等,并在合同内容上进一步细化科研失信的民事责任、行政责任和可能涉及的刑事责任,进而保障追责科研失信有章可循,于法有据,有法可依。

  夯实科研诚信管理行权程序的制度建构

  科研诚信不仅需要社会土壤,也需要制度基础。科研诚信建设既要重视精神培育,也要完善制度建构,尤其是诚信管理行权程序的制度建构。具体而言,应在贯彻《两办通知》中进一步明确规定抗辩制度、修复制度、追及制度和溯及制度。

  抗辩制度。对于严重科研失信行为,《两办通知》要求追究严格责任,但严重科研失信行为如何认定、涉事主体如何行使抗辩权等问题,《两办通知》中并未有明确规定。鉴于严重科研失信行为一旦被认定,将对其实施终生追责和严格追责,对涉事主体将产生重大影响。从谨慎原则和公平观念出发,为保障严重科研失信行为认定的真实性和严肃性,在认定程序上,应规定抗辩制度,允许涉事主体在认定前提出抗辩事由,严重科研失信行为的认定实行抗辩前置。

  修复制度。为推进科研诚信建设,《两办通知》拟实施预警名单,对科研失信涉事主体拟实施黑名单。对于列入预警名单或者黑名单的涉事主体,《两办通知》并没有明确预警情形、列入黑名单情形消失后当如何处理。从法治角度来看,科研诚信管理过程中,对于预警情形、列入黑名单情形消失的,以及因错误认定或者误判为科研失信而被列入黑名单的涉事主体,应允许其事后申请修复其科研诚信,即应明确规定科研诚信修复制度。

  追及制度。追及制度主要针对科研失信行为,它包含两个层面,一是失信责任的追及问题,二是失信记载的追及问题。失信责任的追及问题,主要看失信行为的严重与否,如果是严重科研失信,则实施终身追究失信责任;如果是一般失信行为,则实施非终身追究责任制,具体责任豁免的期间,可能需要结合各地的具体情况,在相应的规则中作出明确规定。关于失信记载的追及,主要有两种情况,一是已经追究责任的失信行为,其失信行为应纳入科研诚信信息互通数字系统;二是已过追责豁免期的失信行为,是否应纳入科研诚信信息互通数字系统。从科研诚信信息的全面性和参照性来考虑,这一类的科研失信也应纳入。

  溯及制度。科研诚信相关的管理规范和管理制度,其适用时间如何界定,是否具有溯及既往的效力,这是推进科研诚信建设必然面临的一个重要问题,需要通过溯及制度加以解决。按照法律的一般原则,如果科研诚信管理规章制度涉及的是科研信息收集和信息管理,溯及既往,有利于建立一个有效的科研诚信信息数据库。而对于科研失信行为的追责,则需要考虑规范文件生效的时间节点,一般遵循不溯及既往的原则,即科研诚信相关的管理规范只对规范生效后发生的失信行为予以追责。

  (作者单位:浙江省社会科学院科研处)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阮益嫘)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