规范性文件审查还需前置

2018-10-31 00:00 来源:法制晚报 作者:庞岚

  10月30日,最高人民法院举行行政诉讼附带审查规范性文件典型案例新闻发布会。公布一批行政诉讼附带审查规范性文件典型案例并答记者问。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审判庭庭长黄永维表示,在现实生活中,规范性文件损害公民合法权益,影响法制权威统一的现象并不少见。

  某些地方政府发布的“红头文件”出现违反上位法的情况,甚至颇为奇葩的情况的确并不少见。例如就在今年7月,贵州天柱县精神文明建设指导委员会发布该县规范城乡居民操办酒席行为的指导意见,竟然明确规定“复婚不准操办酒席;再婚除初婚方可操办酒席外,另一方不得操办”——事实上,只要不是公款吃喝,没有公职人员借办酒席之机敛财收红包,老百姓拿着自己的钱就算是操办“离婚酒席”,又关政府部门何事?

  更让人看不懂的是,2015年东方市林业局曾针对在该县违规施工的某公司,以“红头文件”的形式下发了行政处罚通知。这份红头文件援引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水土法”的规定,还援引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森林法》第64条的规定。然而,我国从未颁布过“中华人民共和国水土法”,而《中华人民共和国森林法》全文也只有49条……

  正如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审判庭庭长黄永维所说,一些部门、地方受利益驱动,通过制定规范性文件抢权力、争利益,乱发文件,违法规定审批、发证、罚款、收费,严重损害了公民的权利,群众反映强烈。根据相关数据统计,2016年1月到2018年10月,全国一审行政案件收案数共约651544件,其中规范性文件附带审查约为3880件。这组数据说明,当前规范性文件“任性”的情况还比较常见,对规范性文件的审查是司法监督需要重点关注的领域。

  除了统计数据,最高法还发布了一些相关的典型案例。例如,温岭市人民政府发布的《温岭市工业城二期用地范围房屋迁建补偿安置办法》中规定,“有下列情形不计入安置人口:已经出嫁的妇女及其子女(含粮户应迁未迁)只能在男方计算家庭人口”。显然,这一规定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妇女权益保障法》,所以法院不仅责令温岭市政府对涉案建房用地重新审批,还发送了司法建议,而温岭市政府也及时启动了相关规范性文件的修订工作。

  修改后的行政诉讼法赋予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在对行政行为提起诉讼时,认为所依据的规范性文件不合法时,可附带请求法院审查该文件合法性的权利。行政诉讼法当中这样的规定,对促进公民权益保护、推动行政执法的“源头治理”、监督规范性文件的制定以及促进法治政府“科学立法”显然具有重要的意义。

  不过不得不说的,公民通过民告官的“行政诉讼”去讨回公道,其维权成本不可小觑,而地方政府出台一些“任性”的规范性文件,最终又被法院认定为违法,这对政府部门的权威性也是以一种损害。

  所以,行政诉讼附带规范性文件审查制度虽好,毕竟是一种事后的救济。倘若各地基层政府部门请上一两位资深的“法律顾问”,出台规范性文件之前自己先做好违法性审查,别让违法文件甚至奇葩文件堂而皇之地公之于众,就可以让不少本应避免的矛盾和麻烦消于无形。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任国凤)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