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成年被告人不适用速裁程序

刑事诉讼法(修正草案)提交三审 进一步完善刑事缺席审判制度

2018-10-24 00:00 来源:法制晚报 作者:法制晚报记者

  10月22日,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六次会议听取了全国人大宪法和法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沈春耀作的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修正草案)》审议结果的报告。在缺席审判程序方面,三审稿明确,人民检察院认为人民法院的判决确有错误的,应当向上一级人民法院提出抗诉。在速裁程序方面,三审稿新增规定,被告人是未成年人的,不适用速裁程序。

  增加检察院对缺席判决

  提出抗诉的规定

  三审稿拟在缺席审判程序一章增加规定:人民检察院认为人民法院的判决确有错误的,应当向上一级人民法院提出抗诉。

  全国人大宪法和法律委员会相关负责人在作关于刑诉法修正草案修改情况的汇报时介绍,此前的草案二审稿中对被告人及其近亲属、辩护人就缺席判决提出上诉作了规定。对此,有的常委会组成人员提出,根据刑事诉讼法的有关规定,人民检察院认为人民法院的判决确有错误的,应当向上一级人民法院提出抗诉,建议增加人民检察院对缺席判决提出抗诉的规定。据此,草案三审稿增加了相应规定。

  刑事诉讼法(修正草案)中还有一个亮点是为加强境外追逃工作力度和手段,除了审查起诉书是否具有明确的指控犯罪事实外,还应当对是否符合缺席审判程序适用条件进行审查。据此,草案三审稿在人民法院决定开庭缺席审判的条件中增加了相应规定。

  未成年被告人

  不适用速裁程序

  草案三审稿提出,未成年被告人不适用速裁程序,以充分体现教育感化挽救的方针;此外,草案三审稿增加缺席审判相关内容,提出人民法院应当对缺席审判案件入口严格把关等。

  三审稿中提到了六种不适用速裁程序的情形。其中,沈春耀作审议结果报告时表示,宪法和法律委员会经研究建议增加规定:被告人是未成年人的,不适用速裁程序。

  此外,三审稿提出,将“被告人的行为不构成犯罪或者不应当追究其刑事责任”的情形,增加到不宜适用速裁程序审理的情形。

  增加接受人民群众监督内容

  纠正意见、检察建议是检察机关行使法律监督权的有效方式,但有的单位对人民检察院提出的纠正意见、检察建议不够重视。为此,修正草案三审稿明确,“有关单位应当及时将采纳纠正意见、检察建议的情况书面回复人民检察院。”

  长期以来,检察机关主要通过派驻检察的方式,对监狱、看守所等场所的执法进行监督,为完善检察机关的监督方式,最高人民检察院正在试点开展巡回检察,增强了法律监督的实效。这一有益探索也被写进修正草案三审稿。三审稿第十七条第一款明确规定:“人民检察院根据检察工作需要,可以在监狱、看守所等场所设立检察室,行使派出它的人民检察院的部分职权,也可以对上述场所进行巡回检察。”

  修正草案三审稿还增加了检察机关接受人民群众监督的内容。修正草案三审稿第十一条规定:“人民检察院应当接受人民群众监督,保障人民群众对人民检察院工作依法享有知情权、参与权和监督权。”

  解读

  速裁程序无法承担教育感化工作

  缺席审判适用范围可适当扩大

  针对速裁程序,沈春耀说,有的常委会组成人员、部门和专家学者提出,审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实践中通常采用有利于关护帮教未成年人的审判方式,并对未成年人进行法庭教育。速裁程序不进行法庭调查、法庭辩论,且一般采取集中审理、集中宣判的形式,不利于开展关护帮教和法庭教育,难以充分体现教育感化挽救的方针,建议增加规定,被告人是未成年人的,不适用速裁程序。

  中国刑事诉讼法学研究会副会长、少年司法专业委员会主任宋英辉表示,在草案二审稿征求意见过程中,他就提出速裁程序不适用于未成年被告人,因为速裁程序并不能承担对未成年被告人进行教育感化挽救的工作。

  宋英辉认为,未成年人案件要进行社会调查,这是需要时间的,而速裁程序的期限太短。审理未成年人案件的时候,犯罪的原因、家庭监护、教育条件、成长经历等都要详细去了解、调查、核实。同时审理未成年人案件要进行法庭教育,这是未成年人案件审判中一个非常重要的环节。速裁程序没有这样的环节,所以对于贯彻教育感化挽救的方针,它很难承担这样的任务。

  针对人民检察院组织法的修改,沈春耀指出,1979年至今,常委会只对人民检察院组织法作过一些小的修改。这次修改,主要是适应司法体制改革的要求和司法实践发展的需要,对现行法律补充修改的内容较多,体例结构上需要有相应的安排,适宜采取修订的方式。同时,从人民检察院组织法修订草案的内容看,这次修法没有改变我国人民检察院的性质、地位、职权、基本组织体系、基本活动准则等,修改的内容都是属于补充、完善、调整、优化性质的,与人民检察院组织法的基本原则不存在相抵触的情形。

  彭勃委员认为,目前草案确定的缺席审判适用范围与全面依法治国,确保国家经济安全和社会安全的形势发展需求还是有差距的。“近些年来,经济犯罪和毒品犯罪猖獗,不少犯罪分子出逃或本身身处境外,这类毒品案件和经济犯罪案件,它的涉及面、破坏力和影响都很大,不能让这些相关的罪犯一跑了之,逍遥法外。”

  鉴于此,彭勃建议缺席审判的适用案件范围应该根据我国全面依法治国的司法形势需求,从国家经济和社会安全稳定的实际需求出发,适当地扩大,不要仅限定于现在明确的案件类型。

  全国人大监察和司法委员会委员谢勇指出,事实上,在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恐怖犯罪的案件中,可能没有“潜逃行为”,对方本来就身在境外,或者长期住在境外,“遇到这种情况时,现有规定就会成为障碍。”

  文/据新华社、央广等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任国凤)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