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地铁之父”受审,边翻供边忏悔

2018-10-29 00:00 来源:人民法院报 作者:周瑞平 王 鹏

  时间:2018年10月15日

  地点:安徽省合肥市庐阳区人民法院

  案由:涉嫌受贿罪

  案情:公诉机关指控,2010年至2016年1月,被告人张思源在担任合肥轨道交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合肥轨道公司”)副总工程师兼总工办主任、建设事业部部长、总工程师、副总经理期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非法收受有关单位项目负责人所送的款物共计价值人民币363.18万元,以及美元5.3万元和50克的金条2根,为有关单位谋取利益。

  庭审现场

  否认巨额指控

  合肥轨道交通1号线作为安徽省首条地铁,于2016年12月26日正式开通,标志着合肥市正式迈入“地铁时代”。

  2017年4月,合肥轨道公司引进的第一位专业技术人才、自称“合肥地铁之父”的张思源接受纪委调查,爆出了地铁工程建设中的贪贿黑幕。

  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张思源收受贿赂12起,涉及合肥地铁1号线、2号线、3号线等多个项目。

  张思源对3起指控提出异议,对2起指控有部分异议,对其余7起指控认罪。

  公诉机关指控,2014年底,中铁十一局城市轨道有限公司承建的合肥地铁2号线3标段土建项目因渣土外运困难,该项目部常务副经理冉某请时任合肥轨道公司副总经理的张思源出面帮忙协调倾倒渣土场地。经张思源协调后,合肥市瑶海区龙岗村将一块土地租赁给该项目部作为渣土倾倒场使用。作为感谢及为在以后施工中继续取得张思源关照,2015年8月的一天,冉某送给张思源人民币100万元。

  张思源对此指控当庭翻供。他说:“指控我收受冉某送的100万元是不真实的。”张思源的辩护人提出,对100万元款项的来源缺少证据;起诉书指控行贿人是冉某,但本起指控涉嫌行贿人实际应是单位行贿。

  公诉人出示了冉某的询问笔录、银行交易记录等证据证实,张思源收受冉某100万元现金的事实;出示其他证人证言,证明张思源出面协调倾倒渣土场地。

  审判长当即让法警将相关的书证出示给被告人和被告人的辩护人,便于质证。

  张思源看了书证,却说:“字太小,我看不见。”其辩护人说,对银行交易的真实性无异议,但对证明目的有异议。

  公诉人强调,冉某的银行交易明细在行贿前已达到100万元,而交易明细与冉某有关行贿的供述相一致。张思源的四次供述能够证明他收受了冉某100万元。被告人及其辩护人一致认为这是单位行贿,不合事实和逻辑。

  收轿车还赚租金

  公诉机关指控,2010年初,中铁十一局城轨公司以中铁十一局名义中标合肥地铁1号线高铁南站主体项目2标项目,为感谢张思源在招投标方面的帮助以及为以后继续取得其在施工中的关照,该项目部经理张某于2010年6月送给张思源1辆价值人民币18.28万元的尼桑牌轿车,并以每月4000元的价格租用该车,共计支付给张思源租金16.4万元。2011年底至2013年初,合肥轨道交通1号线高铁南站南、北广场基坑项目对外招标,在张思源帮助下,中铁十一局城轨公司通过单一来源谈判方式承接到了该项目。为感谢张思源的帮助,张某还送给张思源现金23万元和2万元购物卡。

  张思源提出,对指控收受尼桑轿车无异议,这辆车的购置发票挂在其嫂子戴某名下,但租车协议是她签的,租金也是其嫂子拿的。这16.4万元租金算他受贿,他有异议。

  公诉人认为,张某送车给张思源,又租赁车,是变相向张思源行贿。涉案车辆和租金虽都在戴某名下,但这都是张某和张思源商量好后决定的,所以这笔租金应属张思源受贿。

  指导同学公司制标书

  公诉机关指控,2015年8月,中铁五局四公司以中铁五局集团名义投标合肥地铁2号线龙岗停车场项目。投标前,张思源的同学,中铁五局四公司总经理钟某找到张思源,希望其在招投标过程中提供帮助。张思源为钟某介绍认识评标专家,后在编制标书时,张思源又将其他标段中标单位的标书给钟某公司参考,同时还指导其分析报价、提高中标率,最终中铁五局四公司中标该项目。2016年初,张思源以同样方式帮助钟某所在的中铁五局四公司顺利中标合肥地铁3号线土建12标项目。为感谢张思源在上述两个项目招投标过程中提供的帮助及以后在施工中继续取得其关照,钟某安排公司员工战某先后分3次送给张思源现金65万元。

  张思源说,这65万元是我向钟某借的,准备用来装修房子。张思源的辩护人提出,张思源和钟某关系较好,双方之间发生借贷关系没有出具借条属于正常现象,这65万元是张思源向钟某的借款,不应计入受贿数额。

  公诉人指出,张思源收受这65万元,就是直接受贿。这笔钱是以公司的名义支出,如果是钟某自己的钱,还需要先跟公司领导汇报,还需要安排公司员工战某去送吗?

  当庭认罪悔罪

  公诉人发表公诉意见时说,被告人张思源1997年毕业于上海铁道大学土建工程专业,1999年担任中铁四局某工程指挥部总工程师,其后一直担任中层管理人员直至合肥轨道公司副总经理,并被选举为区人大代表。在组织的培养下,张思源从一名专业技术人员成长为一名企业高管。但张思源为金钱利益所驱动,大肆收受管理对象以感谢帮助、指导招投标、更换现场项目经理等各种理由所送的“心意”,最终走上了犯罪的道路。

  公诉人指出,被告人张思源收受贿赂的行为,具有严重的社会危害性。他受贿款物共计人民币400万余元,依法应认定数额特别巨大,应以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当我推杯换盏,接收着礼品礼金之时,我忘记了我的人生方向,忘记了修身,忘记了崇廉拒腐,清白做人,干净做事,逐渐由推辞到忐忑变为习惯。”此前,张思源曾有份忏悔书在网上流传。向法庭作最后陈述时,张思源表示认罪、悔罪,因为法律意识淡薄,他没有守住底线。希望法庭对他进行公平的审判,让他好好改造,争取早日回归社会。

  因案情复杂,审判长宣布择日宣判。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任国凤)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