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末滇缅界务交涉中的英属印度政府角色探析

2018-11-09 10:58 来源:《边界与海洋研究》2018年第2期 作者:方天建

  摘要:清末滇缅界务交涉,看似仅是中英两国之双边谈判事务,实则为三方力量之综合博弈过程。中国外交人员既要同英国外交部角力,还要面对作为“副王”角色的英属印度政府之前线干扰与制衡。英国外交部与英属印度政府间紧密配合之“双簧戏”谋略手段,致使中方交涉同时面临双向合力冲击。而英属印度政府在交涉过程中所扮演之反面角色,即拖延与干扰谈判、拒绝签约、武力强占和经营瓯脱地带等行为,更是让中国在交涉过程中被动不已,不利之交涉结局不言自明。

  关键词:清末;滇缅界务交涉;英属印度政府;角色

  编辑部推荐意见:作者根据清末中方参与中英滇缅界务交涉谈判人员向清政府汇报交涉情况之电文、奏疏、条约,以及参与交涉谈判人员之日记、著作等留下的零星文本记录痕迹,结合后来国内外相关学者对该议题的零散剖析,进而梳理分析出英属印度政府在清末滇缅界务交涉过程中所扮演反面“双簧”角色之基本脉络。文章论据丰富、论证具有说服力,使读者对清末中英滇缅界务交涉过程中,中方为何处处被动,最终交涉成果不尽如人意之结局有个清晰的认识

  文章3000字摘编:

  清末滇缅界务交涉,看似仅是中英两国之双边谈判事务,实则为三方力量之综合博弈过程。中国外交人员既要同英国外交部角力,还要面对作为“副王”角色的英属印度政府之前线干扰与制衡。英国外交部与英属印度政府间紧密配合之“双簧戏”谋略手段,致使中方交涉同时面临双向合力冲击。而英属印度政府在交涉过程中所扮演之反面角色,即拖延与干扰谈判、拒绝签约、武力强占和经营瓯脱地带等行为,更是让中国在交涉过程中被动不已,不利之交涉结局不言自明。

  一、清末中英滇缅界务交涉之三重特殊角色关系构成

  清末中英滇缅界务交涉,具体谈判方是清政府外派公使和英国外交部谈判人员,但在谈判交涉过程中,云南地方政府和英属印度政府,也不同程度地成为了滇缅界务交涉的助力方。作为地方政府,助力中央政府维护国家利益无可厚非,然而特殊的是,英属印度政府之于英国政府,具有独当一面之半国体属性,其对界务干涉的权利之大,非中央集权管辖下的云南地方政府所能比。因此,在清末滇缅界务交涉中,虽然中英两国看似都有与界务直接相关的地方政府在助力,但成效却是大为不同。所以,中英滇缅界务交涉,中方更多的只是中央政府作为,而英方却是代表大英帝国的外交部和英属印度政府同时作为,中方必然面临着“双向合力”之冲击。这就在中英滇缅界务交涉中形成了特殊的三重关系,或称之为三角关系。

  其一,作为缅甸传统宗主国的清政府。作为对缅甸事务有传统影响力的清政府,在缅甸被英国吞并后,必然要作出必要的反应。而反应的焦点是缅甸朝贡问题和界务谈判。其二,作为缅甸新殖民地宗主国的大英帝国。18世纪末,英国在全面征服印度后,开始以印度为跳板,进军缅甸和东南亚。通过三次英缅战争,最终实现了吞并缅甸的野心。而在缅甸事务问题上,英国既要考虑对缅甸具有传统影响力和保持着朝贡关系的清政府的态度,还要同印支半岛的法国势力角力。因此,中英间围绕缅甸事务进行的交涉不可避免。

  其三,作为实质管控缅甸事务的英属印度政府。1886年2月,英国决定对缅甸被吞并的领土实行直接管理,缅甸被合并为英属印度的一个省。英国殖民者侵占缅甸以后,在缅甸实行了严密的中央集权的官僚管理制度。省督行使最高权力,他隶属于殖民地印度的英国副王(总督)。同时,英属印度政府在英国未全面吞并缅甸之前,就已经对缅甸事务拥有了干涉权。而当英国决定全面吞并缅甸,借口缅甸国王罚款商人而对缅甸发动第三次英缅战争时,作为英国入侵缅甸跳板和先锋的英属印度政府,则理所当然地成为了英国出兵缅甸的直接参与者和兵源地。所以,英国吞并整个缅甸而把其设置成为英属印度政府的一个省,让英属印度政府对缅甸实行实质管控权,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在此背景下,英属印度政府直接参与和干涉中英滇缅界务谈判,也在所难免。所以,当中英在围绕朝贡和通商问题的谈判陷入困局时,英属印度政府也加入了谈判,致使中英滇缅界务交涉,又增加了英属印度政府这一扮演“双簧”反面角色的第三方干扰因素。

  总之,中英间的滇缅界务交涉,实质是台面上代表英国政府态度的外交部,以及荧幕后同样代表英国利益的英属印度政府,共同扮演正反面“双簧”角色而应对中方交涉的一出戏剧。

  二、英属印度政府参与中英滇缅界务交涉的具体表现

  清末中英间的滇缅界务交涉,其实质是一个综合性的交涉过程,涉及到商务和界务两大互为交织在一起的谈判议题。朝贡一事,表面上看是引发英属印度部对中英交涉不满的导火索。然而,从印度部对中英交涉过程中的“商务交涉”、“划界交涉”和“野人山交涉”三大关键议题的积极参与和助力举动来看,其表示不满后的积极干涉行为,则从侧面把大英帝国娴熟而狡猾的“两手”对外交涉计谋展露无遗。

  (一)英属印度政府在中英滇缅商务交涉中的表现

  滇缅商务交涉,主要涉及两个议题,一是中方在八幕设关;二是中国在大金沙江行船。而在两个议题中,英属印度政府均扮演着不同的角色助力英国外交部。

  一方面,关于中方在八幕设关议题。根据商务谈判预设,中方打算在八幕设关。然而,对于八幕在何地,中英之间存在明显分歧。另一方面,关于中国在大金沙江行船议题。薛福成根据商务条约,就中方可以在大金沙江行船一事同英国外交部交涉和谈判。由于印度部对和行船议题密切关联的八幕设关议题的干涉,以及八幕设关的最终作废,实际上中方在大金沙江行船议题上也没有得到多少“实利”,而到大金沙江行船,对当时清政府的国力而言,无疑也仅是一种“虚利”。

  (二)英属印度政府在滇缅划界交涉中的表现

  英属印度政府在滇缅划界交涉中主要扮演如下角色:一是为英国外交部谈判提供前线证据(如地图和勘察实地边界),进而辅助英国外交部谈判,助力英国外交部拖延谈判和划界签约;二是干扰谈判,力图迫使中方让步。

  其一,提供前线证据和助力英国外交部谈判方面。在中英滇缅划界交涉中,英国外交部不时以等待英属印度政府提供论证证据和地图为由,拖延和停摆交涉。这不仅对中方谈判不利,还增加了印度部随意干涉划界谈判的砝码。其二,干扰谈判方面。中英滇缅划界,中方以八关为基本依据,此亦得到英国外交部的认可。然而,在虎踞关和天马关问题上,印督又出来搅局,致使中国的八关划界依据亦出现变数。

  总之,英国外交部和英属印度政府间紧密配合,一方正面谈判,一方反面使力和干扰的双向角色扮演伎俩,致使中方谈判人员纵然力求最大化争取利益,但也只能发出“滇缅界务目下大有束手之势”和“欲令退让,势有所难”的无奈和感叹。

  (三)英属印度政府在野人山界务交涉中的表现

  清末中英滇缅界务交涉的核心是中缅划界议题,而野人山界务交涉议题又成为其的焦点。在野人山交涉议题上,英属印度政府主要扮演如下角色助力英国外交部谈判。

  首先,拒绝执行划江为界。全面助力英国外交部谈判,致使中国划江为界设想破灭。其次,武力占领野人山诸地,以既成事实助力英国外交部谈判。再次,对于中英围绕野人山谈判达成的既定交涉成果亦谋求阻挠。即在野人山界务谈判中,因印度部的搅局和武力介入等,造成“彼既重视野人山地,不愿分割,于是有就滇境东南让我稍展边界之说”的结局。

  三、英属印度政府扮演角色对滇缅界务交涉结局之影响

  清末,中英滇缅界务交涉,中方谈判代表经历了数任驻英公使,尤以曾纪泽、薛福成和龚照瑗等的交涉影响较大。而不论是曾纪泽初始的交涉,还是薛福成具体的交涉,抑或是龚照瑗执行阶段的交涉,其中英属印度政府的作用力均对滇缅界务交涉结局产生了重大影响。

  一方面,由于“印度诸员的异议”,不仅使曾纪泽时谈判的“朝贡”议题“虚名”不保,还让英国在没有签约的约束下,使得印度方面的军队得以继续向缅甸北部的中国土司境内挺进,甚至开进到中国传统管辖区内。另一方面,在印度部阻挠下,八幕设关谈判破产。又一方面,在印度部和英国外交部的紧密配合下,致使中方的八关划界依据也出现变数。再一方面,在英属印度政府柔性和刚性双重作用力下,致使中国在野人山界务交涉中几无斩获。最后,由于印度部在中英交涉中的一再使力,致使中方谈判人员不得不两头受力,力求早日签约,希望用签约来改变被动的交涉局面。最终,遗留下了对后来中国开展中缅划界大为不利的南北段未定界历史问题。

  总之,清末中英滇缅界务交涉,其实质暴露了作为弱国的中国传统外交的不足,再一次透视了近现代国际准则中,弱国被动应对外交的困境法则。再则,在清末滇缅界务交涉中,大英帝国一手导演了应对中方谈判的“唱双簧”戏剧,无论是拿上台面的外交部正面谈判,还是藏于幕后的英属印度政府台下使坏,其最终结局都是中方交涉结果的不尽如人意和失败,是英国的胜利。

  作者信息:西南民族大学博士研究生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任国凤)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