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破传统”的访问 特朗普首次外访地选择中东

2017-05-06 17:17 来源:解放日报 作者:张全

  美国白宫4日宣布,总统特朗普将开启任内首次外访,于本月晚些时候出访中东地区和欧洲多个国家。相比于大多数美国总统将加拿大或墨西哥作为首个外访地,特朗普则相中沙特等中东国家。这是他特立独行的风格使然,还是另有深意?

  “打破传统”的访问

  白宫发言人斯派塞当天在一份声明中说,特朗普将首先到访沙特,与该国领导人讨论打击恐怖组织和极端意识形态等问题。其后,他将先后访问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与以巴领导人商讨如何推进以巴和平进程。白宫官员称,出访日期可能定在本月19日。

  声明说,在结束中东地区的访问后,特朗普将前往梵蒂冈。梵蒂冈已证实,教皇方济各将于24日与特朗普会面。随后,特朗普将在罗马与意大利总统马塔雷拉就多边合作和美意关系进行磋商。

  特朗普预计在25日前往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出席北约峰会,26日、27日他将出席在意大利西西里岛举行的七国集团峰会。

  特朗普强调,希望通过此访与穆斯林、基督徒及犹太人建立合作关系,共同对抗恐怖主义,为受战争蹂躏的中东地区带来安全、机遇及稳定。

  《华盛顿邮报》注意到,特朗普此访有两个不寻常。其一,特朗普首次外访时间要晚于大部分前任总统。奥巴马在上任百日期间已进行过3次外访,到访9个国家。其二,特朗普打破了许多美国总统首次外访地选择加拿大、墨西哥的传统,背后考量耐人寻味。

  在美国历史上,大部分美国总统都会在加、墨两国中选择一地开启外访处女秀,但也偶有例外。例如,杜鲁门在前往波茨坦开会时借道比利时,因此比利时就成为他的首次外访地;艾森豪威尔的首访地是韩国,因为当时美国企图构筑美日韩三角同盟体系来对付中苏等社会主义国家,故而这位前总统赴韩敦促李承晚政府改善对日关系。尼克松也把首次外访地放在比利时,当时他去该国参加了北约理事会会议,以整固盟友体系……

  中国社科院美国所助理研究员刁大明表示,在美国历史上,在进行常规的外交试水、不需要释放明确信号的情况下,总统的首次外访地会在距离很近的邻国加拿大、墨西哥中做出选择。反之,如果出现特殊的国际形势,考虑到需要展示外交重点和优先议题,一些“特殊国家”就会成为选项。

  特朗普的“不走寻常路”首先表明了自己对中东事务的持续重视。目前看来,中东政策、反恐议题是特朗普外交图谱中正在加速成形的一页。无论是打击叙利亚、还是最近会见巴勒斯坦总统,都体现了他把中东作为外交政策支点、回归中东的初步态势。这一动向既延续了共和党人关注该地区以及犹太利益集团的传统,也与特朗普身边熟稔中东事务的防务人士、外交团队对他的影响有关。

  至于首次外访时间较晚,刁大明认为,出访前特朗普已历经多轮“在家学习”——世界多国领导人已造访美国,让特朗普获得了外交认知和经验。这些互动一定意义上达到了外交沟通的目的和效果。

  “重塑主导”的访问

  美国媒体透露出特朗普的部分行程安排。特朗普在首站沙特将有三场大活动,分别是与沙特国王的会晤,与海合会代表们的会见,以及与穆斯林国家的广泛会议。在以色列,特朗普想在古老的马萨达沙漠要塞发表主旨演讲,并与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会面。特朗普还计划再次会晤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会议可能在西岸的伯利恒举行,距离耶路撒冷很近。

  《华盛顿邮报》评论道,在推动中东和平进程、打击“伊斯兰国”(IS)方面,特朗普在很大程度上依靠沙特。奥巴马对叙利亚问题的犹豫不决以及对伊朗的温和对待让沙特恼火。这也是沙特对特朗普上台热情高涨的原因。两个月前,沙特副王储萨勒曼对美国进行了访问。

  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研究员孙德刚表示,首访中东体现出特朗普有别于奥巴马政府抽身中东的超脱政策。由于奥巴马“重返亚太”战略,俄罗斯、伊朗、土耳其反而成为中东的主导力量,特朗普要通过首访中东刷存在感,重构美国在该地区的主导权。

  在外交上,特朗普上台后将伊朗视为一大挑战。他对伊朗施加制裁,将其纳入旅行禁令名单,还一度称要撕毁伊核协议。因此,沙特及其领导下的海合会是美国在海湾地区依靠的重要力量。而在东地中海地区,美国的最重要盟友和战略依托就是以色列。对两个中东外交支点国家的外访具有很强的象征意义。

  在安全上,特朗普将IS视作巨大挑战,希望扩大中东盟友,尤其需要沙特在打击IS上与之配合。

  在经济上,沙特副王储访美期间,特朗普与他讨论了一个共同开发的新项目,涉及领域将包括基建和能源,投资规模超过2000亿美元。

  刁大明表示,在中东事务上,目前看来美国在巴以问题上占据了一定的主导权,如果和平进程能有效推进,那么能为美国以此为抓手回归中东提供很好的路径。(记者 张全)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杨琦)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