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选今日落定 韩将走出困境?

2017-05-09 10:23 来源:人民日报 作者:张永恒 张小丁

  5月9日,第19届韩国总统选举正式举行。通过今天的最终投票,韩国将选举出新一任的总统。在当前朝鲜半岛局势持续紧张的形势下,此次韩国大选受到了全球的关注。最终谁将入主青瓦台;新的韩国政府将采取什么样的对朝政策;美韩关系又将因为这次大选出现何种变化:这些都成为各界对这次韩国大选的重要关注点。

  投票率高 一强领跑

  此次韩国大选比规定的时间提前了大半年,但这次的高投票率或创下历届总统大选的纪录。

  据韩联社报道,第19届韩国总统选举提前投票截至5日下午6时结束,共有1107万多人参与,占4247万多选民总数的26.06%,远超2016年国会选举12.2%、2014年地方选举11.5%的最终投票率,创下历史最高纪录。

  路透社近日分析称,今天的投票率或许会是30年来历届总统大选中最高的一次。接受选举委员会调查的1500名受访者中,有近83%的人都表示一定会投票。盖洛普韩国近日公布的另一项民调也显示,1015名受访者中有91%的人表示肯定会投票。

  从目前的选情来看,这次韩国大选呈现出“一强二中二弱”的局面。从最新的民调结果看,“单独领跑”的文在寅赢得选举几乎已成定局。

  韩联社3日报道称,大选之前可公开的最后一次舆论调查显示,呼声最高的共同民主党候选人文在寅“单独领跑”,并持续扩大领先优势。韩国民调机构Real Meter3日发布的结果显示:文在寅以42.4%的支持率领跑,洪准杓和安哲秀并列第二,为18.6%。

  民调机构“真实计量器”日前发布的民调结果也显示,在过去的4周内,不同于安哲秀支持率波动明显,文在寅的支持率稳定保持在40%以上,连续17周保持支持率第一。这一现象表明,文在寅拥有较为稳定的支持群体。“如果不发生什么突发事件的话,文在寅基本上就能够入主青瓦台。”中国政法大学国际政治系主任、朝韩问题研究专家李群英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

  民众思变 “基本盘”稳

  投票率高涨的背后是民众对此次大选的关注与期待的提升,而这又可以从韩国当前面临的内外形势中得到解释。

  这次大选前,韩国经历了长期的国内积弊和近数月的政局动荡。2016年是韩国的多事之年,企业破产、政治丑闻和经济衰退一起冲击着韩国。进入2017年,韩国先后经历了“闺蜜门事件”、总统弹劾,政局和社会均出现了较大的震荡。

  “朴槿惠是在民意比较汹涌的情况下被弹劾下台的,在关键时期民众的投票率会更高一些,而这次甚至是韩国1987年实行民主化以来最为紧要的时期。”中国社会科学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研究员董向荣接受本报采访时如是解释此次韩国大选的高投票率。

  不仅国内经受了动荡,韩国近期在对外关系上也面临诸多挑战:朝鲜半岛局势持续升温;新一任美国政府给韩美关系带来不确定性;中韩关系一度紧张,双边经贸出现大幅下滑。路透社4日称,在全球强权挤压下,韩国选民期待一位能够坚持“韩国优先”的新总统。

  “一强二中二弱”的选情背后也有其比较充分的原因。“早在2012年的总统选举中,文在寅就获得过48%的选票,作为进步派的代表,他在过去4年多的时间里巩固了进步派民众的支持。而在保守派犯下大错的情况下,他又获得了中间派,甚至一部分保守派的支持。”董向荣在分析文在寅支持率领先时称。

  支持率在文在寅之后的“二中”即洪准杓和安哲秀两位候选人则各自面临着比较突出的问题。“安哲秀和文在寅原本同属于进步派,后来因为从进步选民中获得的支持有限,于是转向了中间派。政策的动摇让安哲秀的支持者对他是否值得信任产生了质疑。”董向荣说道。安哲秀模糊不清的政治主张被批为“为了拉拢保守选民而采取的投机战术”,成为影响其支持率的软肋。自由韩国党候选人洪准杓是此次的保守派候选人,尽管该执政党想通过改名与朴槿惠划清界限,但他仍难免受负面影响。

  临危上任 前路坎坷

  不论最终是不是文在寅当选,韩国新任总统的执政之路都不会太平坦。

  面对内外交困的形势,新任总统不好当。“韩国民众对新政府寄予了厚望,但新政府又很难于短期内在解决国内经济低迷、青年失业率居高不下、贪污腐败层出不穷等问题上收获成效。”李群英分析道,“国际上,新上台的美国总统特朗普,使得韩国新政府将面临来自美国的不确定性。”这些问题如果处理不当,“反对新政府的呼声想必又会迅速高涨”。

  此外,“因为选票较为分散,造成的结果就是支持其他4位总统候选人的约60%的选民可能会联合反对当选的文在寅,导致他在施政上束手束脚。换成其他候选人当选,同样要面对这样的问题。”李群英分析道。对此,《首尔经济》也报道称,未来新总统必须要面对反对者可能超过支持者的局面。

  与以往不同,此次大选在前总统遭弹劾下台的情况下举行,因此,恢复国民对政府的信任是新一届政府必须面对的问题。专家认为,新任总统需要加强与国会、国民沟通,通过对话化解矛盾。

  此次大选,还将给美韩关系、朝鲜半岛局势等带来一定的变数。“韩国大选是近期影响美韩关系的一个很重要的变数。”董向荣分析称,“萨德部署问题、驻韩美军的费用问题、美韩自贸区协定谈判等,都是韩国新政府将与美国展开博弈的方面。”特别是,如果进步派代表文在寅不出意外地当选,韩国9年的保守派治国将告一段落,“美韩关系相比之下会有所疏远”。

  在对朝问题上,新任韩国政府的政策调整将有限。“它很可能采取接触和高压并行的政策。”董向荣说道,“目前朝鲜进行了5次核试验,这在很大程度上限定了韩国对朝政策调整的空间,进行多大程度上的调整有其‘天花板’。”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杨琦)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