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见端:卡塔尔究竟做了什么?

2017-06-07 11:34 来源:文汇报 作者:唐见端

  沙特近日强硬出手对付邻国卡塔尔,不但与其断交,中断了与其空中和海上通道,并要求其他阿拉伯国家仿效。如今,由沙特掌控下的阿盟宣布开除卡塔尔。而上一个被阿盟开除的成员是叙利亚。

  卡塔尔与沙特同属逊尼派,彼此都是美国盟友,还与沙特共同参与旨在政权更迭的叙利亚战争,今日却落得和叙利亚一样的待遇,这再一次让人领略了中东政治的复杂程度。

  沙特这次行动,起因据说是因为卡塔尔埃米尔声称,“对伊朗怀抱敌意非明智之举”。其实,对比卡塔尔的一贯做法,它对伊朗的这一表态并不能算作意外。

  例如,卡塔尔公开支持哈马斯,支持穆斯林兄弟会,而这两个组织均被沙特视为恐怖组织。卡塔尔之所以这样做,与它“中东调解人”的自身地位有关,因为要当好调解人,所以九流三教都要接触。

  对于卡塔尔的这一特点,卡塔尔和沙特的共同盟主美国是了解并且接受的。美国重视卡塔尔,除了因为在该国有一万名驻军之外,卡塔尔为美国提供了一个传播西式民主的平台也是重要原因之一。

  例如,“半岛”电视台按照英国广播公司(BBC)模式运作,影响力巨大。又如,旨在讨论地区热点的“多哈论坛”每年召开一次,主讲人多为西方人士,且每年都有相当数量的阿拉伯青年人士应邀参加。

  沙特的自身定位是要当阿拉伯世界的最高领袖,而卡塔尔有时的行为会被沙特视为挑战,因为卡塔尔不安于“调解人”身份,还会培植“代理人”。例如,卡塔尔支持埃及穆兄会就被沙特视为政权威胁。沙特的国教是瓦哈比主义,该教义强调无条件服从;而埃及穆兄会政治纲领则吸收了部分西方政治理念,并借力“阿拉伯之春”于2012年通过选举掌握埃及政权。其间,“半岛”电视台等舆论工具为穆兄会竞选宣传不遗余力。卡塔尔的这番表现使沙特深为不安。

  所以,尽管沙特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为压制埃及民族主义政府而支持埃及穆兄会,却在其领导人穆尔西掌权后转而支持埃及军方,最终导致穆兄会政府被军方废黜。由于失权后的埃及穆兄会开始暴力反抗,沙特很快与埃及一起把其定为恐怖组织。

  在叙利亚战争期间,卡塔尔主要支持对象是叙利亚穆兄会。该组织比埃及穆兄会更为极端,但同时又熟悉西方话语体系,一度深得美国青睐,2013年叙反对派推出的首位美籍“总理”就是由卡塔尔内定。当时,沙特认为叙利亚政府倒台指日可待,担心战后主导权被卡塔尔夺走,因此从幕后走到台前,开始统领叙利亚武装反对派。美国默认沙特行动,卡塔尔在叙利亚的影响力由此被削弱。

  但卡塔尔的主业还是“调解”。就在两个月前,在卡塔尔和伊朗的调停下,叙利亚北部实施了部分什叶派居民和逊尼派居民的对等迁移。沙特对此虽然不满,但是也不好公开反对,而这回卡塔尔埃米尔关于伊朗的表态被沙特抓到了把柄。

  沙特这次行动有两方面因素。首先是刚与美国签订了军购大单,而特朗普又出席了沙特主持的伊斯兰国家反恐会议,这让近年来变得敏感易怒的沙特很有成就感。有千亿美元的美式武器垫底,加上美国把伊朗作为“反恐”首要目标,沙特的“恐伊”心病就此消除。可卡塔尔居然在此时唱出反调,沙特自然怒火中烧。

  但更主要的是沙特担心,卡塔尔在调解过程中可能会在沙、伊之间走出第三条道路。即在保持与沙特关系的同时,与伊朗、土耳其、埃及适度联手,由此构成中东政治的新版图。

  这并非无稽之谈。例如,埃及这回虽与卡塔尔断交,但主因是卡塔尔支持穆兄会,不过卡塔尔的行为往往会被沙特视为挑战,并非要与伊朗对立。又如,2015年土耳其表示有意在卡塔尔建立军事基地,而卡、土这些年来关系一直密切。再如,在被沙特视为势力范围的海合会,这回除了阿联酋和巴林追随沙特之外,科威特和阿曼都保持沉默。

  在沙特看来,第三条道路等于投敌之路,由此卡塔尔被归入叙利亚之列。 (作者唐见端系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智库理事)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杨琦)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