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撞哨兵嫌犯落网 法国军人沦为恐袭“靶子”?

2017-08-10 11:16 来源:中国新闻网 作者:

  中新网8月10日电 据欧洲时报网报道,8月9日清晨,一辆汽车在巴黎近郊勒瓦卢瓦(Levallois-Perret)冲撞执勤哨兵,导致6人受伤,其中3人重伤,汽车随后逃走。内政部长科隆谴责这是一起“预谋犯罪”,反恐检察官介入调查。

  当日下午三时许,法国总理菲利普在国民议会宣布,警方已在下加来省拘捕驾驶肇事汽车的男子。总理向军警人员的高效办案表示祝贺,并向受伤士兵致敬,称他们是战斗在反恐第一线的“中流砥柱”。

  当地时间8月9日上午法国巴黎近郊勒瓦卢瓦-佩雷市驾车冲撞军人的嫌疑人已被警方逮捕。

  嫌犯在巴黎往Boulogne-sur-mer方向的A16公路上逃出200公里,连撞数车。警方开火拦截,终将其击伤擒获。

  法国总统马克龙当日也通过推特向受伤军人表示慰问,并称伤者正受到最好的照料。他向治安部队表示祝贺,称赞他们擒获凶手。他表示,每一时刻都要保持高度警惕。

  《巴黎人报》称,嫌犯名叫HamouB,37岁,系巴黎郊区伊夫林省Sartrouville市居民。

  300名警察参与追捕行动,包括对大巴黎地区和下加来地区的搜索,以及高速公路监控。

  当日下午,警方进入嫌犯住宅搜查,并调查其关系人。

  袭击“早有预谋”

  报道称,这起袭击军人行为距离埃菲尔铁塔哨兵遭持刀男子袭击仅4天。国防部长帕尔利(Florence Parly)强调,坚信这起事件不会动摇军人保卫法国安全的决心。

  勒瓦卢瓦是巴黎西郊的富人区,同时也是反恐“敏感区域”,被视为法国“反恐神经中枢”的情报总局就设在该区,涉恐要犯都被押到那里受审。

  当天早上将近8点,巴黎近郊“富人区”Levallois市中心,凡尔登(Verdun)广场,一栋大型社会廉租楼门前,市府安排的哨兵正在巡逻,200米外就是市政厅,不远处是国内安全局(DGSI)下辖反恐重案组。正是在这里,袭警事件突如其来。

  “我听到很大的响声,一开始以为是楼房在搭脚手架”,居民Thierry Chappe说,他跑到阳台,看到“两名士兵躺在地上,好像已经死了”,十几个士兵在旁边围着。

  肇事的是一辆宝马车,“早就停在路边,看到一队哨兵过来就冲了上去”,Levallois市长Patrick Balkany对BFM电视台记者说,他谴责这起“卑鄙的攻击”。

  遇袭士兵属于Belfort第35步兵团,市长补充说,6名伤者中3位伤势严重,但无生命危险。他们目前在巴黎近郊的Begin军医院。

  国防部长称,案发后,警方立即全力追捕肇事者,检方将就其作案动机和犯罪情节做出调查界定。

  法新社当日中午发出报道时,警方已在事发地划出安全区。数十名市政警察、国家警察和“紧急状态”框架内的反恐部队赶到这栋12层居民楼下。

  Levallois袭击事件发生时,爱丽舍宫正在召开国防会议,总统马克龙、总理菲利普、内政部长科隆和国防部长帕尔利均出席了会议。

  军人连连遇袭

  法国司法警察总局(DCPJ)、国内安全总局(DGSI)以及司法警察地区办公室(DRPJ)称,对本案反恐方面的调查特别集中在“与恐怖主义组织串联,意图谋害公职人员”,以及“恐怖主义罪犯团伙”。

  当地时间5月3日,在法国巴黎埃菲尔铁塔附近,士兵持枪巡逻。法国将于5月7日举行总统选举第二轮投票。

  2015年1月以来,法国遭受的一系列“圣战”恐怖分子袭击已经导致239人死亡。最近发生的一系列袭击,表现出尤其针对军警人员、偏爱在著名地标作案的特征:4月20日香榭丽舍大街,警察Xavier Jugele被杀;6月6日巴黎圣母院广场,攻击警察巡逻队;6月19日还是香榭丽舍大街,宪兵专车遭蓄意撞击;上周六8月5日埃菲尔铁塔,一男子高喊口号持刀袭击保安。

  根据7月14日马克龙总统公布的数据,2015年系列恐袭以来,在全法紧急状态“哨兵行动”的框架内,7000名士兵专职保卫国民安全:“考虑到恐怖主义威胁的日益猖獗,法国需要在深层次具备实际有效的行动力”。

  安全卫士成恐袭“靶子”?

  当地时间1月4日,法国讽刺刊物《查理周刊》纪念枪击案一周年特刊制作完成。提前曝光的封面上的文字为“一周年。凶手仍逍遥法外。”

  2015年《查理周刊》遭恐袭后,法国启动“紧急状态”,站岗巡逻的警察、士兵散布在全国各地。法国国际关系研究所(Ifri)研究员、反恐报告《哨兵迷路了?》的作者Elie Tenenbaum认为,执勤军人从此成了恐怖分子的靶子。根据Tenenbaum的调查,“紧急状态”之后,法国平均每天发生5起针对军人的袭击,大部分是口头的,有时也有肢体袭击。

  法国高级军校前任校长、巴黎政治学院教授、退役将军Vincent Desportes说:“‘紧急状态’让每个人都不高兴,因为它对国民安全起的作用非常小。相反,它使得士兵成了恐怖分子更明显的靶子。要知道从一开始,士兵就是恐怖分子的主要打击对象。”他继续说:“‘紧急状态’实际上是心理和政治层面的决策,对保卫法国安全并无效果。然而同时,它给军队带来巨大压力,给军人的精神和招兵工作带来负面影响。”

  历史学家Bénédicte Chéron在接受《观点》杂志采访时,曾揭露“哨兵行动”使得士兵充当了“避雷针”角色:“(政府)没有必要继续长期以来的掩饰,‘哨兵行动’实际上是向全国输送供恐怖分子打击的目标。哨兵像避雷针一样,把危险吸引到自己身上。如果这是一种偏颇的政治选择,我们不应该对其视而不见。”

  Desportes将军认为,“哨兵行动”应该停止,让军队找回自己原有的工作规律,回归军人本职--预备真正战争的操练。“他们现在做的显然不是这些”。

  面对军界和学术界诸多指责,法国总理菲利普9日下午表态希望结束紧急状态:“紧急状态只是过渡阶段,政府已经准备了相关法案,目的是加强安全措施、与恐怖主义斗争。”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蔡毅强)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