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计学园丑闻:“安倍丸”的终极命门?

2017-08-11 09:43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作者:曹然 徐方清

  日本前首相、自民党元老福田康夫认为,

  “加计学园丑闻”不仅可能导致自民党在2018年的大选中落败,

  “政治家干预公务员履职”的做法还将使得日本现代政治体制面临危机,“这是自杀行为”

  文/曹然 本刊记者/徐方清

  8月3日下午,位于东京市中心的日本皇宫和日常一样平静。但在正殿的松之阁中,8位天皇侍从已经忙碌了一天。每当有国政活动在这里举行,侍从们都要将场地布置妥当,并跟随音乐进行彩排。

  15时27分,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抵达皇宫。忙碌了一天的他步入松之阁,向天皇上奏内阁改组名单。历时一个多小时的阁僚认证仪式由此开始,83岁的明仁天皇今年第一次履行《日本宪法》第七条规定的“认证国务大臣”的职责。仪式结束后,安倍晋三即刻回到位于永田町的首相官邸,召开记者会,向内阁成员们颁发任命书。

  这场内阁改组看似波澜不惊,背后却暗流涌动。当自民党的头头脑脑们在两天前的高层会议上作出内阁改组的决定时,日本政坛的第一大党正面临着安倍内阁过去数月里持续暴跌的支持率,并创下了自2012年安倍晋三再度就任首相以来的最低纪录。面对汹涌的民意,自民党在8月3日的改组中喊出了“绝不能失败”的口号。除了改组,安倍内阁已经没有退路。

  “该反省的地方要反省,我将以新的心态留下成果,赢得国民的信赖。”8月3日上午,安倍晋三在自民党临时总务会上表态。正谋求第三次连任首相的他意图通过人事革新,扫清因为“加计学园”等一系列丑闻笼罩在其政治前路的阴影,并为今年以来日本政坛的频繁 “地震”划上一个休止符。

  在这次内阁改组中,卷入“加计学园丑闻”的文部科学省大臣松野博一和地方创生担当大臣山本幸三都遭到撤换。然而,问题并没有从根本上得到解决,因为这一丑闻的核心人物,正是安倍本人。

李下不整冠?

  成立于1961年的加计学园是西日本地区最大的私立教育集团之一,其名下拥有一所初中、一所高中与三所大学:冈山理科大学、仓敷艺术科学大学和千叶科学大学。自2007年起,加计学园开始谋求在爱媛县今治市新设一所兽医学部,却一直未能如愿。十年后,这一项目终于获得了政府批准。但随之而来的是,安倍内阁就此陷入一桩几乎让他无路可退的丑闻中。

  “首相辅佐官和泉洋人对我说:首相不方便亲口说,因此我替他说。”5月25日,日本文部科学省前事务次官前川喜平在记者会上如是说。这位今年1月因政府丑闻辞职的资深公务员向媒体证实:首相安倍晋三曾通过幕僚向文部科学省施压,要求该部门支持加计学园新设兽医学部的项目。

  五十余年来,在日本新设兽医学部一直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因为担心人才过剩,文部科学省自1966年之后从未许可过新设兽医学部的申请。

  但2017年1月20日,加计学园新设兽医学部的项目获得政府批准。打破五十余年惯例的加计学园,其理事长正是安倍晋三在美国留学时结识的挚友加计孝太郎。媒体随即发现,安倍晋三曾在加计学园任职。在加计学园申请新设兽医学部的过程中,上述两位老朋友多次聚餐、打高尔夫球。

  自项目获得批准后,日本媒体就开始质疑该项目背后存在安倍首相的“特别关照”。而前川喜平的揭发,给出了一个对安倍具有足够杀伤力的证据。

  2015年6月,加计学园联合今治市政府以“国家战略特区项目”的名义提出在今治新设兽医学部。“国家战略特区项目”是安倍晋三2012年上台后提出的经济振兴计划之一,特区项目的审批由地方创生担当大臣主持的咨询会议负责。在新设兽医学部的讨论中,参与咨询会议的文部科学省以“没有新设学部所需的兽医师供需预测”为由,对项目持谨慎态度。在此背景下,2016年9月上旬到10月中旬,新上任的文部科学省次官前川喜平数次被叫到首相官邸的辅佐官室,与首相辅佐官和泉洋人单独会面。

  在2017年5月25日召开的记者会上,前川向媒体透露:“和泉对我谈话的大意是尽快进行规制改革,从而推动新设兽医学部的批准。虽然我记得并没有出现‘加计学园’的具体名字,但我将此理解为这是指加计学园的事。”

  “我清楚地记得和泉对我说过‘首相不方便亲口说,因此我替他说’这句话。” 前川同时指证,曾任安倍政府高级幕僚的加计学园理事木曾功也参与过游说,于去年8月拜访前川,称“加计学园的事就拜托你了”。

  但安倍晋三的阁僚们并不承认前川喜平的指控。5月22日,前川被《读卖新闻》爆出曾频繁出入新宿区歌舞伎町的夜店,这一性丑闻随后被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在记者会上引述。菅义伟由此质疑前川的人品,暗示这位丑闻缠身的前高官在揭发“加计学园事件”时存在诚信问题。

  和泉洋人也否认自己曾对前川说过“这么极端的话”。7月24日,他在众议院预算委员会审查中辩称,如果自己真说过这种话,应该会有印象,而他“一点记忆也没有”。面对和泉洋人的反击,前川喜平在一天后来到众议院作证,称2016年9月9日他第一次“被和泉叫到首相官邸,当听到‘首相不方便亲口说’时,就确信这是在指加计学园的事了。”

  前川喜平有可能私德有亏,但他在“加计学园丑闻”上的指证并非孤证。5月17日,朝日新闻社获得了一批首相府与文部科学省协商新设兽医学部的文件。这些资料载有具体时间和参与协商的人员,并记录了“这是官邸最高层说的”“没有‘办不到’这一选项”“据说是首相的意向”等话语。

  6月23日,在文部科学省大臣松野博一表示未能查证这些文件后,前川喜平再次接受媒体采访,表示文件的真实性没有问题。前川的证言和朝日新闻社公布的文件相互参证,使得首相府违规参与兽医学部项目的嫌疑并没有因为安倍阁僚的辩解而得以洗清。目前更为日本民众关心的问题是:安倍本人到底是否插手了这一事件?这也成为7月24日、25日众议院预算委员会审查中的焦点议题。

  “李下不整冠。”7月25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国会审查中多次引用这句来自中国的名言。他坚定地表示:虽然与加计学园理事长加计孝太郎私交甚笃、常有来往,且确有首相府的高级官员卷入丑闻,“这当然会引来国民怀疑的目光”,但自己并不知晓加计学园新设兽医学部的申请,自然也就从未参与其中。他同时澄清指出,其聚餐和打高尔夫球的费用都是自行承担。

  不过,安倍晋三的表态不仅未赢得议员们的赞同,反而被当时的民进党党魁莲舫抓住了破绽。这位华裔议员尖锐地指出:安倍3月13日曾表示“知道加计要申办兽医学部是2007年”,6月在国会答辩中改口称“我是到了上台(2012年),才知道今治市申请国家战略特区项目”,现在又说自己在2017年1月20日项目获批前“并不知晓”。

  莲舫向安倍质问:“你的答辩摇摆不定,就因为你没按照事实回答……这样的国会答辩,何以显示你有诚信?”而面对对方的逼问,站在台上的安倍晋三一度表情尴尬。短暂停顿后,这位以强势著称的首相不得不承认:“我之前梳理问题不够严密,所以搞混了,我必须做出道歉”,希望更正自己之前“不严密、不充分的”回答。

  当晚,在与来自家乡的议员聚餐时,安倍称自己在国会“诚心诚意、郑重且谦虚地进行了说明”,然而在野党议员们并不领情。莲舫在会后对媒体表示,首相在关键问题上一再反复,“完全无法信任”;另一位民进党议员则断言,“首相给国民留下了靠不住的印象。”

  安倍晋三的辩解显然未能取信于日本民众。国会审查前夕,朝日新闻社公布的民意调查数据显示,安倍内阁的支持率已经下跌至33%,这是他2012年上台以来的最低值;不支持率则飙升至41%,达到内阁成立以来的最高值。随着众议院预算委员会审查以首相的尴尬道歉收场,安倍政府的一位阁僚向媒体哀叹:“(内阁的)支持率下跌将没有止境。”

  自民党代理干事长、东京都支部联合会会长下村博文已经尝到了民意下滑的苦果。7月3日晚,这位从政三十余年的安倍得力助手在支部会议上面色阴郁,一再鞠躬致歉。当天,在对日本国政具有重要影响的东京都议会选举中,自民党遭遇滑铁卢,议席数从57席锐减至23席,甚至远低于之前38席的历史最低纪录。

  深陷“加计学园丑闻”的下村博文也因为选举失利被迫辞去会长职务。此前不久,他被媒体曝光在担任安倍内阁文部科学省大臣期间私下从加计学园收取了总计20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12万元)的政治献金。这一丑闻也被认为是导致自民党在本次选举中惨败的原因之一。

  对此,下村博文辩称这是来自11方的政治献金,每一笔都低于20万日元。根据日本《政治资金规正法》的规定,政客获得20万日元以上的聚会券必须记入《政治资金收支报告书》,并向社会公开。但下村没有公布11方的具体信息,《朝日新闻》对此评论称:“有关11方,今后能否给出令人信服的解释,将成为焦点。”

猫与老鼠的游戏

  长期以来,日本政坛和社会对政治人物的私德问题持零容忍态度。最近半个多世纪里,这种零容忍逐渐由腐败问题扩展到政治人物的一切个人道德问题;而触碰这一禁忌的日本政治家,不仅会受到舆论的谴责,还往往因为支持率暴跌或选战失利而不得不引咎辞职。

  日本对政治人物的严苛道德标准,源于日本社会对1955年后逐渐成形的“官商合一”特殊政治生态的不满。1955年,日本政坛革新派、保守派势力实现了内部统一,由保守派民主党和自由党合并成立的自由民主党开始了一段长达38年的执政历程,这一阶段的日本政治体制被称为“1955年体制”。有分析指出,该体制有三个最主要的特征:自民党长期执政、以经济增长为中心、政界商界统一。

  虽然“1955年体制”在1993年由于自民党的内部分裂而宣告终结,但政商一体、“金权政治”的特点并没有改变,之后上台的首相们依旧与利益集团有着非同寻常的关系。

  安倍晋三本人就是政商一体关系中的典型人物。这位自小泉纯一郎以来最受日本民众欢迎的首相,与日本经济团体联合会(经团联)前会长御手洗富士夫私交甚厚,在2012年大选中更得到了经团联的特殊支持。时任经团联主席的住友化学社长米仓弘昌在与执政的民主党野田佳彦内阁接触前,先与安倍晋三举行会谈,表示了对安倍的强力支持。

  这种政商一体的政治生态,让日本民众对政治人物与财团间的关系极为敏感。最初,这种敏感主要反映在反腐问题上。1974年到1983年间对第65任首相田中角荣经济问题的穷追猛打,是日本民众反击金权政治的第一次尝试。

  为避免重蹈田中角荣的覆辙,其继任者三木武夫成为第一位公开个人财产状况的日本首相。1984年,在田中角荣被判有罪后,时任首相中曾根康弘正式确立了内阁财产公开制度,规定所有大臣需公开个人财产。1989年执政的宇野宗佑首相为呼应社会对政府腐败的强烈不满,将内阁成员财产公开的对象扩大到其配偶及子女。

  1992年,日本两院一致通过《议员资产公开法》,财产公开成为国会法律。2001年颁布的《大臣规范》更将财产公开的范围扩大到日本内阁的所有家庭成员;并要求首相及大臣在职期间不能交易有价证券、不动产及高尔夫会员证,持有的股票要交信托银行,不能解约和变更股票。

  除了严格的财产公示和个人资产冻结制度,日本的《政治资金规正法》还对政治献金作出了细致的规范。1988年4月,《朝日新闻》曝光了里库路特公司利用股票向地方官员行贿以获取建设审批利益的丑闻。事件很快由地方政府扩大到中央政府和国会。次年4月11日,竹下登首相在众议院预算委员会审查中承认:曾接受里库路特公司2000万日元聚会券,且未记入《政治资金收支报告书》。随后,竹下登率领内阁总辞职。与此同时,曾推行财产公示制度的前首相中曾根康弘也因同样的原因,被迫辞去自民党顾问职务并退党。

  自1976年洛克希德公司贿赂案和1988年里库路特公司贿赂案以来,日本政治家已经很少做出公开违反《大臣规范》和《政治资金规正法》的行为。这不仅是因为细致的法律规定既约束了相关人员的言行,还有一个原因是后来者开始苦心钻研如何规避法律风险,玩起了猫与老鼠的游戏,导致许多“舆论审判”最终难以变成司法审判。

  安倍晋三上台前的三任日本首相鸠山由纪夫、菅直人和野田佳彦都曾被指控违法收受政治献金,但最终的调查结果均是:首相没有违反《政治资金规正法》。在“加计学园丑闻”中,如果下村博文能提供相关11方的信息,他私下收受加计学园200万日元政治献金的行为就会因每笔收入都低于20万日元而无须报备,不涉嫌违法。

  与下村博文一样,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近期的一系列丑闻中被追责的风险也很低。2017年7月31日,大阪地方检察厅特搜部以涉嫌诈骗中央政府补助金为由,逮捕了森友学园前理事长笼池泰典夫妇。此前,森友学园被媒体曝出以1亿日元的价格获得估价近10亿日元的国有土地用于小学建设,而首相夫人安倍昭惠曾担任该校名誉校长;但没有证据表明安倍昭惠曾从森友学园处获得不当报酬,以及指控她参与了笼池泰典夫妇的诈骗活动,更没有证据能将安倍晋三本人与森友学园丑闻相关联。

  笼池泰典曾经宣称安倍晋三支持了小学建设,但这份孤证很快得到了自民党“或以伪证罪起诉”的反击。7月31日被捕后,笼池夫妇就一直保持沉默。

  相比“森友学园丑闻”,加计学园新设兽医学部涉及价值36.75亿日元的政府土地无偿转让和最高达96亿日元的建设费政府赞助,涉案金额十倍于“森友学园丑闻”,其造成的政治影响也更恶劣。但前川喜平的证词、朝日新闻社公布的材料,均只能证明首相府官员曾经干预文部科学省的审批工作,没有证据能指向安倍本人。

  即使众议院预算委员会审查最终证明安倍在1月20日前已经知晓加计学园新设兽医学部的计划,但“知晓”也不意味着首相一定进行了干预。加上向文部科学省传递“首相的意思”的和泉洋人矢口否认这些言论的存在,安倍晋三被追究法律责任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法律之外的惩罚

  如果能玩好猫与老鼠的游戏,日本政治家的私德问题会很难在司法程序中得到确认。不过,这不意味着他们不需要为此付出代价。骤降的支持率和舆论持续不断的抨击,极有可能导致有丑闻的政客及政党在选举中落败。

  里库路特股票案后上台的宇野宗佑,成为第一位因法律之外的私德问题下野的日本首相。这位以清廉著称的政治家在上任第3天即曝出桃色丑闻。虽然他先后与多名女性保持不正当关系的事件发生在出任首相之前,但日本媒体和女权团体认为,性道德有亏的首相“如果以这种轻率态度处理国政,实在不能容忍”。最终,顶不住舆论压力的宇野在执政第68天即宣告下野,成为二战后在任时间最短的日本首相之一。

  除了桃色新闻,另一种常见的私德问题是言论或行事不当。最近一位因私德问题下台的在任日本首相森喜朗就触碰了这一“红线”。2001年2月,日本“爱媛”号渔业实习船在夏威夷海域被美国核潜艇撞沉,9人死亡。事发时,日本首相森喜朗正在打高尔夫球,接到报告后一个半小时才回官邸。虽然森喜朗在回到官邸前已经就沉船事件做出指示,履行了职责,但民愤难息,内阁支持率骤降至5%。“爱媛”号船难发生两个月后,森喜朗辞职。

  日本第95任首相野田佳彦被爆出政治献金丑闻后,虽然被证实没有违法,其支持率还是由29.9%降到了17.7%,此后一直在低位徘徊,直到野田和民主党在第二年的大选中败给安倍晋三领导的自民党。

  除了民选程序,政治家们还面临严酷的党内淘汰。日本众议院的475名议员中,有180名议员由在大选区比例选举中获胜的政党自行分配,这一制度使得日本的政党对政治家有较大的干预权力。考虑到私德问题对大选的影响,政党内部也会撤换存在丑闻的政客。

  自2012年上任以来,除2015年因强推“新安保法案”而一度使支持率下跌10个百分点外,安倍晋三内阁一直获得日本民众的支持,安倍本人也被美国媒体称为“二战后日本少见的强力政治人物”。除了强硬的对外政策、有效的经济振兴计划外,安倍政府在私德问题上的表现也为其支持率保驾护航。从2012年到2016年,安倍内阁只有四位大臣因私德问题辞职,创下近十年来日本政府阁员辞职的最低纪录。

  或许日渐老练的安倍已经吸取了2007年第一次执政时的教训:那一年中他的内阁有5名大臣因私德问题下台,农林水产大臣松冈利胜甚至因涉嫌贪污自杀身亡,安倍的第一个首相任期也因此早早结束。

  但十年前的噩梦似乎在2017年重现。8月3日改组前,安倍内阁已经有两位成员因言论、行事不当而触碰私德禁忌,黯然辞职。

  4月4日,复兴大臣今村雅弘在记者会上被问:“日本政府是否会为3·11大地震后自主撤离福岛周边地区的居民提供帮助?”这位69岁的政客先是回应“这是灾民自行承担的责任”,其后又以激烈言辞攻击追问的记者,引起舆论哗然。4月25日,刚刚为记者会失言事件道歉的今村雅弘又在公开场合宣称,“幸好灾难发生在东北地区,如果发生在首都圈附近,必将造成重大损失。”这句话被视为对3·11大地震灾民的人身攻击,首相安倍晋三不得不出面道歉,而今村雅弘在发出不当言论的次日即被迫辞职。

  在今村雅弘离职前一个月,日本陆上自卫队被媒体曝光涉嫌违规隐瞒驻南苏丹维和部队的工作日志,但时任防卫大臣稻田朋美在国会答辩中矢口否认存在隐瞒工作日志的情况。

  7月18日,日本共同社公布了能证明日志被隐瞒的文件,朝野一致谴责稻田在该问题上欺瞒国会和公众的行为。 富士电视台随后公布了一份防卫省隐瞒日志的会议记录,直接指控稻田朋美参与违法行动,防卫省监察总部不得不展开调查。

  7月28日,日本防卫大臣稻田朋美在记者会上公布了防卫监察的结果,认定稻田曾听取过防卫省干部关于隐瞒日志的说明。随后,稻田朋美宣布辞职,成为2017年以来第二位因私德问题下台的安倍内阁成员。

  2018年,安倍晋三将面临两场关键的选举。如果他想成为明治维新以来执政时间最长的日本首相,必须先在9月的自民党总裁选举中获胜,再带领全党赢得在2018年底举行的第48届众议院大选。日本前首相、自民党元老福田康夫认为,“加计学园丑闻”不仅可能导致自民党在2018年的大选中落败,“政治家干预公务员履职”的做法还将使得日本现代政治体制面临危机,“这是自杀行为”。

  福田康夫在“加计学园丑闻”上的看法,并非自民党内的少数派意见。在加计学园申请设立兽医学部时,自民党大佬麻生太郎和石破茂就表示过反对意见。如今,党内对安倍的不满声音逐渐增多。

  如果“加计学园丑闻”出现新的对安倍及其新内阁成员不利的证据,安倍晋三和自民党或将面临比7月更为严重的支持率下跌。此次安倍为挽回支持率上的颓势,已经祭出“内阁改组”的手段,一旦支持率再次走低,安倍就真的无路可退了。

  现在来看,虽然安倍新内阁的未来还是一个未知数,但如莲舫所言,目前可以肯定的是,“没有人会真的以为加计学园这件事到此结束了。”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蔡毅强)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